周晓雨坐在床上,盘着修长双腿,把电脑放在膝前,指尖连点,小声抱怨:“家里竟然没有平板,嗯、明天让娜娜寄过来几块......”

    唐文从她身后揽着她香肩看了几眼,轻笑道:“你不是也想去露营吧?”大雪未停,这天出去钻山林还真有几分风险。

    周美人轻松靠在他怀里:“我都没去野营过。现在想想我大学几年都没怎么玩儿过,尽被你压榨了。”作为一个23岁还不满的女孩,喜欢出去玩儿实在是天性。哪怕在公司里历练了好几年,也不能磨灭,只不过她学会了取舍和控制而已。

    因为她的年龄,南唐公司也多了一份话题。很多人都想知道她们十九岁的年龄就出来创业,并且获得了巨大成功。当时是怎么想的。

    十九岁不应该去玩儿嘛?不应该去挥霍青春吗?怎么那么漂亮还创业了!不应该长成马阿里那样才去创业嘛?

    心里泛酸的人很多。

    不过,一码归一码,周晓雨做了两年总裁,可本质上还是个妙龄女郎。玩儿心和一些畅想终归消磨不去。之前没表现出来不过是做管理层时候的那种感觉也是一种新奇。加上责任感的趋势和唐文本身的因素在,让她变成一个冷艳女总裁。

    眼下有机会,某些对于雪山、森林的幻想。一下被勾引出来了。

    唐文咬住她的耳垂,声音带着几分含混:“瞎说,明明是你每天压榨我。”

    “要死了你......”

    “嘿嘿”

    寒冬深夜,窗外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

    唐文搬过她的香肩,双手上下游走:“这么好的天气,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呀?”

    “这才几点、不行,我妹她们还在隔......唔......”

    第二天一早,大雪已停,不过没有出太阳。

    周晓雨带着几个女孩跑到外面骑着摩托艇玩雪。

    唐文一个在别墅里准备要冬天去野营用的行头。

    ‘枪,不用说......’地下室里,知道唐文喜欢玩儿枪,前两个月生日的时候。海伦送了小型枪械库给他。

    宿营帐篷、防潮垫、工兵铲呀这些户外东西,都没用唐文操心,钟楚红和鲁飞根据老泰勒的指点,很快就准备齐了。

    牛仔的传统,都是冬天进山去打猎,冬天大雪覆盖山林草地,牛群都躲在树林里避寒。工作和轻松,每天抛洒些草料就是了。

    牛仔们闲下来,爱好钻山林打猎的人多的是。

    有这种风气在,唐文他们大雪天要出去打猎露营一个劝的人都没有。

    鲁飞数了数人数,在老泰勒的建议下把牧场里十只轻碳钢制的雪橇全都带上了。这种长两米出头,宽一米的黑色雪橇轻且坚固,很实用。

    “我们下午就出发!”周晓雨开车带着三个小姑娘跑到镇子上的枪店里买了一些户外用品。比如登山靴、睡袋、护目镜什么的。

    下午早早吃过午餐。几个女孩十分兴奋,周晓雨眉宇间也带着喜悦。哼着一首熟悉的旋律,和大家一起忙来忙去地往雪橇上搬着东西。什么毛毯呀、睡袋呀、无烟炉、咖啡壶、能想到的她都往箱子里装。连暖手袋都带了两个。

    “大黄、这里!”唐文挥挥手。

    “汪汪......”

    大黄带着小弟们发出憨厚的叫声,跑到近前它忽地一跃,从容地翻了个滚,越过了雪橇。扑进了蹲下身子的唐文怀里,让他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你小子!劲儿又大了啊!”

    “汪、汪......”

    “最近有搞大了几个女、呃、女狗的肚子?”唐文本来打算说女人来着,周美人十分不善地眼神瞪过来,他意识到错误立刻改了口。

    “汪、汪、汪。”

    “三个?加油啊!小伙子!”

    “汪汪......”

    “你们呢!汇报一下成绩......”唐文感觉自己想阅兵的总司令。带着皮手套插着腰听着一片雄浑的‘汪汪’声,可惜帅不过三秒。周晓雨冷着脸一个雪球砸了过来。啪一下,砸在了他的皮帽上。满脸碎玉。

    吕楠几个洒下银铃般的笑。他摸了摸鼻子,蹲下拍拍大黄的脑袋。

    一共来了七只大狗。

    除了大黄,就是唐文最早买的那一批和中亚牧羊犬混血的藏獒和它们的后代,全是公犬。

    如今已经一个个长得‘牛高马大、毛光油亮的’,十分有威慑力。吕楠几个看着足有一米高的大狗,根本不敢往前凑。

    十个大雪撬上带着十个大箱子。木质的箱子很结实,铺好了垫子,大家直接坐在上面。一批批高大的挽马拉着雪橇,向着林地行去。

    周晓雨笑着拍了好些照片,然后坏笑着发到了朋友圈里:“雪山、松林、忠犬、雪橇......天地澄清,再也不用理家里那几个狐狸精了!”

    她笑眯眯地把唐文搂过来,拍了几张秀恩爱的张片。末了还跟了一句:雪山之上,信号不佳,有事儿留言。然后不只是发了朋友圈,连带着给他们几个小群里也发了一遍。

    很快,南宫采薇、许娜、白晴、海伦回复:“......”

    周晓雨把唐文赶回他的雪橇,又拉仇恨似地回了个大笑的表情。

    几女彻底不淡定了。开启了斗图模式。

    “对方拒绝很您说话,并睡了您男朋友。”这是许娜。

    周晓雨银牙一咬、眼睛一眯,脑子里琢磨起了三十六计。随手回了个喷火的龙。

    南宫采薇看到这招好用,立刻跟上“对方拒绝很您说话,并睡了您的男朋友......”

    周晓雨忍了!

    白晴跟上。

    她再忍。

    海伦又来。

    她忍不了了,哇哇叫着跑下了行进速度不快的雪橇。扑倒后面唐文的怀里,隔着厚厚的大衣咬了他一口。

    “怎么了?”

    “怎么了?哼!你看你养的这些狐狸精。”周晓雨低喝道。

    唐文瞅了两眼她的手机,看着她恶狠狠的小模样。只好给她支招:“你就说刚刚信号不好,没看到。问她们发的什么?”

    “不行!太假了!我要怼回去!”

    “姐?你怎么了?”吕楠歪着头远远地看着姐姐,心想这俩人真是会秀恩爱,一会也不能分开。

    “没事儿!老实坐好。”

    “唔。”小姑娘一缩头。

    周晓雨把手套脱掉,伸手唐文胸膛里暖了一会儿,顺手拍了个照。配着文字发了回去:“你们的男人暖手很好用,他现在是我的奴隶!奴隶......”

    唐文轻抽了一口冷气,忽然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