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分赃’(求支持!)

    老人灰白的胡须有些冗长,他自己别出心裁地辫成了两只小辫子。

    唐文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有人这副扮相。

    这位老鉴定师穿着雪白的衬衫,条纹的西装吊带裤,高耸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色镜框的半月型眼睛。

    典型的欧洲老派绅士。

    他正拿着放大镜查看唐文他们带来的珠宝,期间不住的摇头,最后看着眼前沙发上端坐的一行人。忍不住冲着瑞秋和艾米莉说道:“恕我直言,两位小姐,你们实在需要学习一下怎么养护珠宝!难倒你们购买的时候,那些店员没有告诉过你们一些注意事项嘛?比如说决不能带着这件金手镯进洗衣房?”

    老鉴定师很有原则,很有气场。看得出他发自内心地珍视每一件珠宝,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

    对付这种固执的老头,决不能硬顶,不然,以瑞士这里的风气。他很有可能会拒绝为你继续服务,并把你赶出他的店铺。

    瑞秋和艾米莉有些尴尬,又不愿意多说。只好对视一眼,然后双双沉默地摇头。

    老鉴定师失望地看了两人一眼,垫着一块棕色的锦布,又拿起了桌上微微发黄的白珍珠项链。无奈地开口道:“那么也一定没人告诉你们佩戴它的时候要小心喷香水喽?”

    “确实没有。”瑞秋耸了下肩。

    “好吧!嗯、我想我明白了,你们要卖掉它们对吧!那么我告诉你们,如果它们这幅样子上到拍卖场。一定会流拍的!你们需要立刻帮它们恢复应有的光泽!请相信一个专业鉴宝师的建议......”老头面沉如水,看着两女的眼神有些锐利。

    瑞秋和艾米莉无奈中觉得有几分莫名其妙。

    南宫采薇倒是能理解,小声在唐文耳边说:“这种对别人要求严格,对自己更严格的行为。大概就是欧洲的工匠精神。”

    “......天然的珍珠,表面上布满了小孔,它们需要新鲜空气。不要把它们一直放在保险箱里。清洁的时候,先用天然矿泉水浸泡......”

    显然,这位鉴定师不单单会耍脾气,干货也有很多。瑞秋认真地听着,艾米莉左看右看则是直接拿出来一个牛皮小本开始记笔记。老鉴定师扫了她一眼,语气顿时和蔼了很多:“至于这枚红宝石胸针。可以直接用肥皂水来清洁......”

    “一切天然珠宝饰品的最佳清洁剂都来自与生活。”

    老人家滔滔不休地讲了一大段,然后似乎是觉得不过瘾,居然真的上手操作起来。

    短短半个小时的功夫,黄金手镯、宝石胸针和珍珠项链在他手上,恢复了原本的光泽。

    看着老头微微自得的样子,唐文暗笑一声,赶忙带头鼓掌......看得出来,老鉴定师对于恰到好处的掌声很是受用。

    这三样东西,老人家没给出估价。

    唐文一行换了个场所。来到了大名鼎鼎的佳士得拍卖行。

    他是运通黑卡客户,显然是有插队权利的。

    一杯苏门答腊特级曼特宁咖啡还没有喝完。珠宝的价格就已经估算完成了。

    红宝石胸针31万美金。

    白珍珠项链3万美金。

    黄金手镯4900美金。

    拿着价格单唐文歪了歪头,南宫采薇则对咖啡更有兴趣,小声地询问着旁边的侍者。

    而瑞秋和艾米莉,脸上已经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红,显然、是过于兴奋导致的。

    这三件东西便直接卖给了拍卖行,价格有所下跌。两个女人倒也能接受。拿着新到手的支票,在去银行的路上,艾米莉一直小声地嘀咕:“不会是假支票吧...他们账户上会不会没有钱啊......”

    两女仿若过冬松鼠小心翼翼储存食物的表现,让唐文有些感慨,他仿佛看了之前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如果有这样一笔横财,应该和这两个女人的表现差不多吧?或者还不如她们......

    佳士得拍卖行的支票自然不用担心账面会不会没钱。

    成功划账之后,两姐妹抱在一起,开心地又蹦又跳。

    唐文赶在她们被围观之前把俩人拉上了车!

    “谢谢你!唐、谢谢你......没有你,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没什么,我也有一份。”

    “哦,当然,我们有一半就足够用了,足够了!”瑞秋眼睛放光,艾米莉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唐文笑了笑,不置可否。无论如何她们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节省了,也未必会懂得珍惜财富。不过,只要不给唐文惹麻烦,那就无所谓。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保险起见,找了几位鉴宝师,把珠宝分开估值过后。两方按价值分配,五五分。

    这是之前早就说好的,两女也没什么异议。她们俩还沉浸在珠宝总价值两千一百万七十万左右,她们能分到一千多万美元的喜悦里。

    分东西的场景,让唐文想起来小时候分糖果的时刻。

    你一颗、我一颗,你一颗软糖,我两颗硬糖......啦啦啦......好像和现在也差不多。

    一箱珠宝,分到最后,恰好多出来那个黄金小箱子。

    瑞秋把它捧起来,目露真诚地说道:“一直还没有谢谢您在雪山上救了我们,这个我们就不分了。全是你的。”

    唐文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接过盒子说道:“如果人骤富,喜欢挥霍是天性。希望你们能抑制住这种冲动,这箱子我留下,但是里面的三公斤黄金,我为你们保存着。这是个口头承诺,永远对两位有效,但我不希望你们有用到它们的一天......”

    “谢谢、唐、你是个好人!”

    分别和唐文拥抱了下,两女提着属于自己的一份儿,拉开车门下车走进了苏黎世州银行。

    剩下南宫采薇在车里取笑唐文,被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发了好人卡。

    瑞秋两个万万不敢带着价值上千万的珠宝走在街上,而苏黎世州银行,之前给了她们无限的好感。她们又去租了一个保险柜。大概是觉得珠宝卖掉一小部分就足够用很久了。

    在这一天中午,吃过了当地出名的cheese火锅之后。大家正式作别。

    瑞秋姐妹准备去意大利看看,看看自己祖父出生的地方。

    至于唐文,他一没有打算租保险箱,二没有打算卖珠宝。

    但是他看中了苏黎世美好的风景和宜居的环境,加上这里还是有武力保证的永久中立国。所以,他打算买套房子。当然,这是谦虚的说法,实际上,应该说买套别墅才对。

    这晚,唐文两个带着保镖住进了苏黎世维德酒店。

    坐在沙发上,南宫采薇颇有兴趣地摆弄着那只小小的黄金宝箱。金条被一下子叮叮当当地倒出来。她好奇地问:“你为什么看中这个箱子了呢?它好像没什么特别呀?”她带着白色的丝绒手套,在小箱子里摸索,忽然,面色古怪了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