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意外

    “你怎么总是不知疲倦呢?”

    “嘿嘿......这叫天赋异禀,宝贝!”

    “且!”

    自称天赋异禀的男人穿着一双高帮靴子的两脚岔开徒劳地蹬着地,嘴巴张开无声地轻吸着冷气。一副失神享受的样子。好半晌,才倚在粗壮的松木树干上,粗喘着歇了下来。

    海伦清理了一下,矮身坐在他的怀里,拧了他一下不满道:“回家之前别想有下次!”

    “好说、好说......亲爱的、饿不饿?来、我来给你烤条鱼。”

    两人面前是一个一米来长的火堆,火焰熊熊对抗着淅沥沥的小雨。

    工兵铲很好用,傍晚雨水渐渐小下来的时候,唐文出去砍了四五颗树。足够日夜不息地烧两天了。

    南半球的冬夜,伴随着渗人骨髓的湿冷。

    唐文披着一条防风毯子,背后是金属衣,把海伦搂在怀里。靠着树干半躺着,过了第一夜。

    这天夜里,海伦睡得倒是很好,唐文老实被后背传来的寒冷冻醒。然后不得不靠喝酒来对付过去。

    早晨醒来,雨不但没停,反而看天空云层似乎仍在变厚,于是他第一件事就是给吕鹏发了个坐标。顺便打电话告诉他,给我弄几条厚毯子送过来。

    吕鹏忍着笑答应,不到两个小时就出现在了唐文面前。直升飞机在盘旋着降落在河边。不止他一个人来了,还有另外两个拎着斧子长得人高马大的保镖。

    三个人都是行伍出身,不用唐文发话。下来之后,就提着斧子砍树造屋,依旧是背靠河边那块巨石,给两人弄了个木头松枝搭建的宽敞住处来。

    海伦还算满意,所以兴致不减。看到新住处弄好,挥挥手作别直升机。跟着唐文把火堆搬了进去。

    “还不错。”

    几根沉重的柱子是吕鹏几个挖坑深埋在下方的,很牢固。

    头顶除了厚厚的松枝还有一层防雨布。

    没办法,雨一直下的话,只有松枝是不成的。

    “你都让他们带了什么来?”海伦兴致勃勃地翻着三个大号木箱子。这箱子似乎是游艇上用来装酒的。被吕鹏临时弄了过来。

    里面东西自然不少,吕鹏不是死板的老外,老板要几条毯子,不会真的只给老板拿几条毯子过来。

    两个人翻出来几瓶白兰地、威士忌之外,唐文还看到了两瓶酱香茅台。食物也很丰富,真空包装的熟食、生牛肉、盒装豆腐......差不多有个二三十公斤。另外除了五六条厚毯子,最后一个箱子里是一个气垫床。

    海伦看了笑道:“这下真的像是出来野餐的了。”

    唐文把气垫床铺好,气筒弄出来拿脚踩了十几分钟。军绿色的双人气垫床立刻变得鼓囊囊的。

    铺了两个毛茸茸的毯子往上一趟,柔软舒服,比昨天靠着树干睡觉果然强多了:“亲爱的、你来试试。很不错哦!”

    海伦笑着丢给他一包酸奶,摇头道:“这太矮了,我不习惯睡那么矮的床。我们还是把它垫高些......”

    气垫床充满气不过二十公分高。坐下来跟坐在地上差不多。唐文从善如流,眼下连食物都不用准备了,弄一下床睡得更舒服。

    海伦打着黑伞给唐文遮雨。跟着他一趟趟往住处拖过去木头和苍翠的松枝。直到把床高高地提到半米高的位置。两人才罢手吃饭。

    “接下里几天我们干嘛?”唐文啃完牛排,裹着两层毯子把海伦抱在怀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海伦眼睛半眯,红艳艳的火光映照在她白皙的脸蛋儿上。摇摇头,一副很享受,哪里都不愿意去的样子。

    “陪我在这里看雨吧。”她按住唐文不老实的手,嗔怪地打了他一下。

    在野外没事做,唐文最爱的某种活动又不能开展。外面天空还下着冰冷的冬雨,实在有些无聊。

    香水一场小午觉,中间却被海伦晃醒了。

    只好拎着酒瓶,吃着零食烤火聊天。

    半瓶酒下肚,海伦娇艳的模样,又被唐文抱在了怀里大逞手足之欲。

    “早知道应该弄一副扑克牌的。”

    “呵呵......你还打算长住啊!”

    “不行吗?只要你在,我愿意一直待在这里。”唐文乘机给海伦灌迷魂汤。

    海伦听了,笑着伸出两根手指捏起一片熟牛肉喂给唐文。末了,含着自己的纤细白皙的手指轻声道:“你这话要是第一次来的时候说还差不多。”

    “嘿嘿......”唐文不说话,把头埋在她外套里面,胡乱地嗅来嗅去。

    俩人第一次来的时候,缺衣少食,夜里抱在一起取暖还会被冻醒,却住了足足十天。走前还意犹未尽的。

    这一次,食物充足,万事不用操心。俩人却觉得越来越乏味。海伦吃了唐文做的水煮豆腐,还想吃麻婆豆腐。吃了牛排,还想吃炖牛肉、番茄牛腩......

    第三天晚上,海伦睡前说:“我们明天回去吧!好没意思啊,一直下雨。”

    “听你的。”唐文一样觉得无聊。

    海伦把头埋进他胸口,闷声说道:“嗯、明天我们去吃中餐,我要是蕃茄牛腩、水煮牛肉、麻婆豆腐、铁板豆腐......”

    这一晚上,唐文没怎么睡好。一晚上尽做吃饭的梦了。梦里面不知道怎么那么饿,一道一道吃个没完。

    早晨,海伦伸着自己白嫩的小手杵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上面一排小牙印清晰可见,她粉面寒霜地问:“你昨天夜里咬我手了!”

    唐文当然立刻否认:“不可能,是你自己咬的。如果是我,你早受伤了。”他说的很笃定,海伦疑惑地收回手,仔细看了看。忽然冷笑道:“不用你抵赖。”说完,立刻抓住唐文的手,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唐文怕伤了她,只能忍着,好在她也下口不狠。只留了一行牙印。

    然后,把俩人的手放在一块。唐文这才知道,她什么目的。

    可是,一对比就发现,大约是海伦牙齿很整齐的缘故。两排牙印居然一模一样。

    她眼珠一转,立刻跳起来:“我去看看飞机快来了没。”

    唐文没好气儿地把她抓回来:“早着呢!刚刚才打过电话,至少要一个多小时,嘿嘿......这段时间我们是不是刚好可以做些什么呀?”

    ......

    中午之前,两人便回到了游艇,吕鹏在路上告诉了唐文一件令他很意外的事:瑞秋和艾米莉两姐妹,在昨天惊慌地打电话来求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