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永无止境

    “您好,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柜台后面的中年女人正在擦玻璃柜台。精品眼镜店一楼是商铺,二楼居住,开了很多年了。每天都开门很早,只要起床,女主人便会开门。

    唐文恍惚了一下,他看到了有人在和自己对话。感觉奇特。

    “挺早啊、您需要点什么?”女店主看了唐文一眼。

    ‘这只齿龄在38—41岁之间的雌性生物在跟我交流......’

    女店主又说了两句,看到唐文没反应,奇怪地摇摇头,一边擦玻璃一边观察他。

    唐文看电影如同听到画外音。

    他选了一副茶色眼睛,丢给店主几张钞票走出门,在街上游荡起来。

    ‘这一行树,有三棵是后来补种的......’

    ‘这辆车有83.7%的可能是套牌......’

    ‘他刚刚跟老婆吵过架,没吃早餐,没带钱包......’

    ‘这人睡眠不足......’

    ‘这人是复读生......’

    ......

    一路走过,入眼的人和物,唐文得出无数结论。

    这并不是驭兽技能直观的体现,这是副作用。

    他在街上游荡,路径没有重复。

    如果找一个数学家来计算一下,便可以明白如果要逛遍整个阳城的所有大街小巷,从这家精品眼镜店出发的话。唐文走过的路,是最优解。

    无数的信息汇总在他脑海里。

    广告牌、通话声、行人的步伐、公交的路线等等等等。

    从白天到黑夜。

    唐文眼睛里的光芒越发璀璨,浅色的眼镜快要遮不住了。

    ‘哦滴老嘎,就组则这个屯......土生土长地羊......’

    他站在商场门口,停下脚步。从兜里掏出手机:专属铃声——晓雨宝宝来电。

    ‘晓雨宝宝?晓雨?周晓雨......’

    脑中‘轰隆’一声。

    犹如雷鸣雪崩、晴空炸雷。往日里的一切浮现。

    “你在哪儿?晴姐说你回来了?你又跑去哪儿了!”周美人愤愤地声音响起。

    唐文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她盘着一双大长腿坐在床上一边打电话,一边锤着身边的皮卡丘玩偶的娇俏模样!

    “我、还在老家。”

    “啊?”她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失望:“那算了,姐姐没工夫跟你聊了。回来记得先来我屋里伺候......”

    ‘滴滴滴......’忙音响起。

    唐文拿掉眼镜,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深邃的夜空,眼中的光芒尽数隐去。

    “妈、干妈,你们回来的正好。快,帮我剪剪指甲!”

    晴宝宝挺着大肚子坐在沙发上,看到两位妈妈回来眼睛一亮,准备开始新一轮的作威作福。要知道,还有两个月就要生宝宝了呢!再不抓紧最后的时间,以后都没机会‘欺负’她们了。

    唐母、白母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不爽、愤怒等负面情绪,然而只能异口同声地问一句:“小刘呢?”

    “嘿嘿......人家一周一休,今天周末。放假回家了。”白晴笑眯眯地把手里吃了一半的香蕉丢开,欣赏着两位母亲的苦瓜脸。

    “那让你妈/你妈帮你!”两位妈妈异口同声地说道。

    白晴哈哈大笑。她俩对视一愣。

    “我女儿都嫁到你家了,当然是你帮她剪!”白母愤怒极了,觉得唐母太无耻了。儿子就是跟她学坏的。

    唐母轻轻一笑,看着白晴温柔地说:“乖女儿,妈妈去帮你做你想吃的酸汤肥牛好不好?”

    白晴乖巧地点点头:“好啊!妈妈,不过,还是先帮我剪完脚趾甲再去吧......”

    唐母一个趔趄险些没摔倒,回头没好气儿地瞪了白晴一眼:“死丫头白疼你了!”

    白母得意地大笑,可还没笑两声。又听见女儿十分可恶的声音:“妈你也来。帮我剪指甲而已,不用那么开心吧?”

    “死丫头、你等着!”白母的笑声,卡在了喉咙里,回头威胁道。

    “哼!”白晴大眼睛咕噜咕噜地转,心想:等宝宝满月前一天,姐姐我就跑了,你们两个愚蠢的妈妈就在家给我老老实实的带孩子吧!

    这种‘作死’的场景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这是晴宝宝肚子鼓起来,行动彻底不方便之后。她自己为数不多的乐趣。

    两位母亲大人年纪不大,而且身体好,每天锻炼,很有活力。白晴折腾她俩满足自己的坏心思,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大不了让自己的儿子换喽?有什么打紧。

    唐文在这个时候走进家门。

    “咦、你怎么回来了?”白晴把白生生的脚丫敲在两位母亲膝盖的毛巾上,正作威作福呢!诧异地看到唐文进门。

    两位生怕把女儿弄痛的母亲大人,也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同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养个儿子还不如养条狗......”虽然没说出来,她们心里大约是这么想的。

    唐文这段时间在家里做帮凶,帮白晴欺负她们,已经十分不招待见。

    两位母亲已经决定,一定找机会狠狠把这小子吊起来抽一顿。

    “想你了。”一句淡淡的情话。

    两位母亲齐齐打了个哆嗦,她们直接罢工了:“滚过来给你姐/老婆剪指甲!”白母还是觉得女儿是唐文的姐姐,唐母坚持认为晴晴是儿媳妇。

    晴宝宝脸色酡红,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一下,语气带着淡淡的欣喜:“不是说去纽约么?”

    “过两天吧。”

    两人旁若无人,两位母亲直接站起来冷着脸走掉。

    ......

    “怎么想起来去参加拍卖会了?”海伦枕着唐文大腿,感觉有些奇怪。她觉得唐文这趟回来,有点不同了。可具体好像又没什么变化。

    “体验一下嘛。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东西。”

    “那有没有?”

    “嗯,看到一枚戒指。银色的......”

    两人说着话,周晓雨进了家门,只见她利落地甩掉脚上的两只高跟鞋,吧嗒两声,鞋子整整齐齐地跳进鞋柜的第二层。她满意地点点头,回房间换衣服去了。对这一切,唐文尽收眼底,伸手把玩着海伦的长发,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果然,晓雨么......

    陪着两个孕妇的日子里,他进场把手覆盖在她们肚子上,感受着小生命的呼吸和成长。

    三个小家伙都是男孩儿,已经渐渐具有意识。

    除此之外的时间,他开始出现于纽约的所谓上流社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