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了,杀人了……”

    被牛头附身了的单文尸体,一出去后就被夏侯杀了,不幸的是周围有个邻居刚好被夏侯这间屋里的打斗声吵醒,他本想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出来一看,就看到了一个人被夏侯杀了,然后就大喊了起来。

    随着他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很快吵醒了全村人,一听到村里出了命案,全村老少都拿着自家里的武器或劳动工具朝夏侯这边赶来。

    反正牛头鬼已经死了,现在是晚上,外面也出不去,所以夏侯也没想跑,也没打算杀掉看到这个场面的全村人。

    很快夏侯身边围了一群虎视眈眈的村民,当他们看清楚这个凶手后,老村长出来问道:“你们是今天来村里借宿的外地人,你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同伴?”

    夏侯解释道:“村里闹鬼了,他被鬼附身了,我这才忍痛把他杀了。”

    听了夏侯的解释,老村长半信半疑,走上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单文的尸体一边,然后对着身后的村民说道:“这人的尸体有被鬼伤害过的痕迹,也有被人用武器砍过的痕迹,看来这人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向身后的村民述说完自己发现的情况,安抚完他们,老村长转头对夏侯说道:“不敢你说得是不是真的,天一亮,你就带着这尸体离开这里,本村不欢迎你,你以后永远不要出现在这里。”

    对夏侯下达驱赶通知后,老村长回头对着村民里几个强壮的小伙子说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你们几个在这里牢牢看住这个人和这具尸体,不要让他离开这间房子,不要让他到村里乱走动。还有天一亮,就把他们押出村子,不要让他们在这里逗留。”

    挑选出村里几个强壮小伙子对夏侯限制行动并全程监视后,老村长对其他村民说道:“之前村子里来了两个外地人,没想到到晚上就闹鬼了,大家一起去土地庙祈福,乞求这灾星不要连累到我们。”

    说完,老村长又向夏侯警告了几句,然后带着一大帮村民去土地庙祈福了。

    夏侯大人有大量,不和这一帮子愚民见识,而且忙了两天两夜,身心疲惫,于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回屋换了一件衣服,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起来。

    很快,平静的后半夜过去了,天刚一亮,村民们自发的组织起来,过来赶夏侯出村,被他们夹道理送出村,夏侯还是第一次。

    本来夏侯是不想带着单文的尸体的,但抵不住村民们的热情啊,看到夏侯不肯把这尸体背走,于是他们找来了一辆木板车让夏侯拉走。

    看到夏侯不肯拉走木板车,村民们只好出点血,找了一头老毛驴,让它拉着单文的尸体,把他们一起押送出去。

    出了村,不放心夏侯,害怕他随便找个地方就把尸体埋到村子边上了,于是老村长特意找了两个小伙子跟着夏侯,只要他敢把这不祥的尸体丢在这里,他们就要与夏侯拼命。

    带着单文的尸体回去也是个麻烦,再说他身上还有人为的伤口,虽然他确实是死于牛头鬼之手,但清风观观主看自己不顺眼,难保他不会借题发挥啊。

    再说这次和自己一起下山的四个人,除了自己,他们都死了,为什么自己能逃脱牛头鬼之手,这也不好解释啊。

    一路上,夏侯心事重重的想着回去怎么说,是实话实说呢,还是编造一个合理的借口?

    不管以后怎么办,还是先把这两个跟着自己的村民打发了再说吧。

    打发走他们,自己就可以把单文的尸体处理了,到时说一声自己和单文跑散了,自己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也许会容易一点。

    现在里那个小山村也很远了,夏侯想他们已经没必要跟着自己了,现在赶他们走,估计他们也不会继续跟着了。

    刚想和这两个村民这么说,夏侯看到前面迎面走来一个规模庞大的商队,于是他把刚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先让到一边,等他们过去了再说。

    还没等夏侯开口,那跟着他一路走到这里的两个村民开口了:“喂,外地来的灾星,我们走了,你不准把尸体拉回到我们村子附近,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你带着这个不祥之人走的越远越好。”

    被他们说了这么久的不祥之人,现在出了村子,还是这样被他们宣传,万一被认识的人听到就不好了。

    于是夏侯反驳道:“你们怎么说话呢?对我说话客气一点,我们进你们村之前还好端端的。一进你们村,还没过夜就出事了,我同伴被你们村的鬼怪袭击了。我看是你们村有鬼,是个不祥之地,要想活得长命,我劝你们趁早离开的好。”

    看到夏侯反咬一口,两个村民顿时生气了,和夏侯吵吵嚷嚷的理论起来,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满身晦气,一看就是个闹鬼的地方或者是容易被鬼跟上的体质。

    “夏侯,你怎么会在这里?单文呢,其他人呢?”正当夏侯和两个村民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从路过他们身边的商队里,出来一个人,看到夏侯后,吃惊的问道。

    听到有人喊自己,夏侯回头一看,发现叫自己的正是大师兄费公服,他现在打扮成一个商队护卫的样子,混在这队商队中。

    往他边上看了一看,夏侯还发现了好几个清风观里的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他们都是一副商队护卫的打扮,不知他们混在商队中有什么目的。

    听到费公服的喊声,其他清风观的弟子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了,发现路边站着夏侯,一个机灵点的弟子后退了几步,消失在商队中。

    看清楚真是夏侯后,费公服高兴的走上来,给了夏侯胸口一拳,说道:“夏侯还真是你啊,你不是跟着单文他们一起下山的吗?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他们几个呢?”

    被他们撞上了,单文的尸体还在木板车上没有处理呢,夏侯苦着瞥了一眼木板车上用草席包裹着的东西,看来这次要老实交代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