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五百年前

    “高人啊,你可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都四天没吃饭,人都瘦了一大圈了啊。”小胖子青年吴月半像个幽怨的小媳妇一样,喋喋个不休,吵得吴笛耳中像是有一只蜜蜂般一直嗡嗡嗡叫个不停,着实是烦人不已。

    吴笛强忍着往这张圆滚滚的,看着甚至有些滑稽的脸上揍一拳的冲动,没好气的问道:“你是谁啊?认错人了吧。”

    言罢,不等吴月半回答,吴笛便是先一步甩开这个小胖子,向自己的小店走去。开玩笑,他可不想和这个小胖子搭上任何的关系,这明显是麻烦之源。

    吴笛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唉唉唉”小胖子吴月半迈着轻盈的步伐跟着吴笛走进无敌小店,高声喊道:“慢些啊,高人,等等我啊,高人,我都知道了,您就是那个白衣高人。”

    “什么高人低人的,难听不难听,请叫我大厨。”吴笛认真的纠正道。

    “好的高人,没问题高人。”吴月半满口应下,却是一点改的意思都没有。

    吴笛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这个麻烦,正好今天得了不少新鲜的食材,所以吴笛打算去厨房试做一些新菜。

    作为一名有志厨神的大厨,不断的推陈出新是必须的。

    吴笛转身走进厨房,吴月半则是像个跟屁虫一样寸步不离。这也是吴月半的性子所致,认死理。

    四天前,徐三通只不过随便吩咐了他一句一定要等到吴笛。这之后的四天,吴月半就真的在小店边上等了四天四夜。

    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全神贯注的等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

    “高人你要干什么?”吴月半惊恐的看着拿着菜刀指着自己的吴笛。

    吴笛淡淡的说道:“我警告你不要再跟过来了,厨房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里只有我能进。”

    吴月半婴儿肥肥过头的脸上挤出一朵花儿般的笑容,忙摆手答应。

    “高人,您这是要下厨做饭?”

    “不然嘞。”

    “那您能够给我做点吗?我都四天没吃过饭了,你看看我这肚子都饿瘦了一圈。”吴月半拍拍自己浑圆的小肚子,可怜巴巴的说道。

    “你有钱吗?”吴笛打量了吴月半一圈,问道。

    “钱?”吴月半搔了搔头发,摇摇头,道:“没有带。”

    “没钱你吃个啥饭?怎么的,想在我这里吃霸王餐啊?问过我手上的菜刀了吗?”吴笛没好气的说道。

    “啊?”吴月半拖长了尾音,半晌才意识过来这是一家饭馆,猛地一拍肥嘟嘟的大腿,从怀中掏出一块菱形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晶状物,说道:“您看这个东西行吗?”

    吴笛接过妖晶,上下左右打量了几眼,疑惑道:“这东西我是见过的,不就是那些食材脑袋里的东西,我都懒得捡,你可别想蒙我。”

    “高人,绝对是高人。”吴月半现在算是回过味来了,听着吴笛这话,更加确定了吴笛的高人身份。

    因为渭城所流传的那个白衣高人也是这般,视珍贵的妖晶于无物,从来不曾取走哪怕一块妖晶。

    “高人,你看我现在就这东西?要不我先赊个账,我现在是真饿了。”说着话的同时,吴月半的大肚子也是配合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见吴笛还是不说话,于是吴月半接着说道:“高人,您看啊,您姓吴,我也姓吴,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啊,指不定你就是我的太太太爷爷的二大爷的三姑舅的九大伯的曾孙子的什么什么,我也算不来了,看在我是您失散多年的远房亲戚的份上,给我赊一顿呗。”吴月半希冀的看着吴笛说道。

    呵,别说五百年前,就算是五百百百年前,咱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的亲戚关系,因为根本是不同时空的好不啦,我可是穿越者,吴笛这样想着。

    不过好不容易来的客人,吴笛也不是真个想赶走他,而且蛋炒饭事件之后,吴笛估计自己以后就没试菜的小白鼠了,所以正好这次让这小胖子试试新菜。

    让吴月半在外面的大厅坐好等着,吴笛随意从大麻袋中一掏,摸出一根如同白玉一般的长条状肉,那是白象城主白象帝的象鼻,当然这只是最前端的一小段精华而已,吴笛选食材一向都是选最精华的部分。

    满汉全席中的山八珍分别为驼峰、熊掌、猴脑、猩唇、象拔、豹胎、犀尾、狮乳,其中象拔俗称就是大象的鼻子。

    既然取出了这白象鼻子,那吴笛就准备做做这传说中的八珍菜。

    将一米长的白象拔撕成两段,一段放回麻袋,一段拿在手上,准备下手之时,吴笛却又是皱了眉,因为无从下手,根本不知道怎么做。

    “不管了,煮吧。”吴笛摇摇头将脑中的杂念摇走,随意清洗了一番便是将白象拔的精华放入锅中,而后一股脑倒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调料、配菜,盖锅,大火开始闷煮。

    一个小时后,吴笛端着一大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料理走出厨房,肚子早就饿扁了的吴月半顿时双眼一亮,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高人,这是一道啥子菜来着。”吴月半搓了搓手,问道。

    吴笛瞥了一眼,淡定自然的说道:“象拔乱炖。”

    “多谢高人的招待,那我就开动了。”吴月半说着直接用十几根筷子将其中的白象拔架起来,张嘴就咬。

    “嗯,这肉弹性不错,嚼劲很足。”吴月半含糊的说了两句,囫囵将嘴里的大口象拔肉吞咽下肚。

    一口,两口,三口,看着吴月半一口接一口不停歇的吃着自己的菜,吴笛突然之间觉得这个小胖子可爱了不少,难得遇上一个欣赏自己菜肴的伯乐,吴笛正想奖励他再做几道的时候,小胖子吴月半却是毫无预兆的骤然之间栽倒在盆中。

    ‘难吃’的后遗症终于还是出现,而且冲击是如此的强烈,即便是以吴月半的修为都是扛不住。

    “又失败了。”吴笛黑着张脸,将小胖子吴月半送回到城中的显眼位置,而后忙不迭的回店,关门打烊。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