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飞来拖鞋(求收藏求推荐!)

    作为东沧国唯一的圣地学院,战神学院云集了来自全国各处的少年天才,进行统一的修行教导,层层选拔,培养能够为国家、为人族而战的骁勇战士,保卫人族的领土。

    偌大的学院之中,争斗自然无可避免,为了维持学院内部的秩序,演武场应运而生。在战神学院的其他任何地方不允许任何形式的私斗,唯有在各处演武场,无论是切磋还是解决私人恩怨,都随你。只要不出现致死情况,学院方面不会有任何的干涉。

    战神学院外院一共设有三处演武场。

    地字演武场对地级以下的学员开放;天字演武场自然是属于地级、天级修士的战斗场所,而最后的青云演武场则是为每月一次的青云榜排位而开,是外院最顶尖学员们的战斗舞台。

    卫子阳与吴笛两人飞快的向天字演武场方向掠去,卫子阳则是将先前所发生的事情的始末都是详细的说了一遍,而在说着事情经过的同时,其拳头也是紧握着,显然内心十分的愤怒。

    “到了,那就是天字演武场。”卫子阳遥指着数百米开外的一个穹顶形建筑说道。

    “嗯”吴笛点了点头,下一刻,速度陡然暴增,越过卫子阳的同时,拎住其衣领,带着卫子阳一同极速前行。

    前后不过一秒钟时间,或者根本连一秒都不到,卫子阳只觉眼前一花,再出现已经是在演武场外,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宛若要爆开。

    卫子阳面带惊恐的看着身旁一脸淡然无所觉的吴笛,心中对吴笛的敬畏之心上升到了极点。

    我勒个擦,先前发生了什么?天知道刚才那一秒钟我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是卫子阳的此刻的心声,实在是被吓惨了。

    “那个,吴老板,跟你商量个事,下次带我之前,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我有点怕。”卫子阳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嗯”吴笛歪歪头,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索性也就没有回话,转身便是当先走进演武场。

    ……

    天字演武场东北角落的演武擂台今天格外的热闹,里里外外有着将近好几百的学员围在擂台边上看着台上的‘闹剧’。

    有人拍手叫好,也有人扼腕叹息,有些少女更是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说到底不过就是乡下来的乡巴佬,还敢与我宇文王族子弟争锋,真是不知死活。”擂台上,一个唇红齿白,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脚踩着一个浑身染血的少年,睥睨着脚下的少年,言语间满是不屑。

    “唔噢噢噢”满身鲜血的楚健发出一声宛若野兽般的怒吼,挣扎着站起身,不顾一切的扑杀过去。

    “够了,楚健,不要再打了。”擂台边,丁雪晴眼眶通红,看着台上楚健拼死战斗,急切的劝阻道。

    “晚了,敢挑衅我宇文王族的威严,今天还想站着出去吗?”台上,宇文士狞笑一声,大步迎上,一脚狠狠的踹在楚健的胸腹。

    咔嚓,只听得数声肋骨断裂的清脆声响起,楚健不自觉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意识在逐渐的模糊,但是他还没有放弃。

    有些事,哪怕是拼了这条命也不能放弃。

    “金玲,宇文浩,你们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小辣椒卫子涟脸色冰寒,秀拳握紧了又是松开,心中满是不甘。

    “呵呵呵呵”身着镶金衣裙的少女金玲掩嘴一笑,狭长的手指遥对着卫子涟俏脸上还未完全消退的红色指印比划了一下,说道:“卫子涟你最好注意自己的言行,千万不要为你们卫英侯府惹来祸端才是,我们,你惹不起。”

    “你……”卫子涟向前迈出一小步,秀拳死死的握紧,指甲都快要陷入肉里。

    外院小辣椒之名足以说明卫子涟的性子向来直来直往,如同随时可以点燃的炸药桶,但是现在小辣椒却是不得不忍住心中的愤怒。

    她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放手冲动一回,但是卫子涟不可以不顾卫英侯府,同时惹上两个王族,对于卫英侯府来说是灾难性的。

    卫子涟虽然冲动,但是却是能够在一些大事之上克制自己。

    纵然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但是现在卫子涟也只得忍,她现在心中唯一的期盼就是吴笛能够早一刻出现。

    “楚健”丁雪晴大眼中的眼泪夺眶而出,欲要上台阻止这场一边倒的虐战。

    金玲眼中寒光一闪,身形如同鬼魅般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是在丁雪晴面前,抬脚便是向丁雪晴面门踹去。

    避无可避,就在这时,原本瘫倒在地,浑身同样染血的苏云生咬了咬牙,眼中爆发凶光,纵身而起,挡在丁雪晴面前,任由金玲的一脚踹在他的下巴上,右手成爪,狠狠扣住金玲的脚腕,撕裂下一片裙角的同时,其身体也是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吐出一口粘稠的黑血。

    “贱民,谁允许你起来了。”金玲还算漂亮的脸上浮现寒意,凌空一跃,就要当头一脚踏在苏云生的胸膛,这一脚之后,苏云生就算不死恐怕也会被废。

    与此同时,擂台上,宇文士咧嘴大笑着向挣扎着起身的楚健走去,嘴里不加掩饰的说道:“擂台上,不小心打死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我只是一时手滑而已。”

    “唉,没救了。”

    “惹了王族的人,这就是下场啊。”

    “就算这少年死了,以宇文王族的威势,也能够压下来,不会有丝毫的处罚。”

    ……

    擂台有人纷纷叹息出声,为楚健与苏云生而感到可惜,好不容易从各自的城市脱颖而出,却是在人生刚刚起步之时便是无奈结束,这是何等的残酷,在场没有多少人出身在显赫之家,更多的是和楚健一样来自各座城市的底层,此刻不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结束了。”

    像是约好了一般,金玲与宇文士双双发动杀招,一脚一拳眼看着就要触到苏云生与楚健身上。

    丁雪晴甚至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卫子涟的双眼都仿佛要喷出火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演武场内响起了两道刺耳的音爆之声。

    ‘啪’‘啪’两声,擂台上的宇文士还有下方的金玲如遭重击,身形不自觉的扭曲,向着一旁倒飞出去十余米距离,取而代之出现在他们位置的是两只极为惹眼的人字拖鞋。

    一左一右,凑成一双。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