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盗墓的、算命的(护法诸葛兄加更六)

    古老的街道,寂静的街道,死寂的街道,阴森的街道,缭绕着带状黑雾的街道,这里是鬼界死城,一座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死亡之城。

    黑暗阴森是这座死城的主色调,月光如流水般洒落,在进入死城区域之后,原本的银白色化作惨白,更增添了几分幽深之感。

    这座在现如今被人们称之为鬼界的死城,比之如今的东沧都城还要大上百倍不止。

    城市的最中心,宽阔的街道两旁是一座又一座雄阔的宅邸,建筑物成片,即便过去万万年,依然可以感觉到它的气势。

    可以想见,在那万万年以前,这座城市中的每一个大宅邸都代表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势力。

    除此之外,城中自然还有许许多多的副街道,两边则是属于一般平民层级的民宿。

    怪异的是城中所有的建筑、楼房皆是房门紧闭,尘封了万万年没有开启过,但是一些繁荣的街道上却还存在着古老的摊位,包子铺、糖人摊、首饰胭脂铺等等,甚至一些大宅邸门前挂着的大红灯笼还在闪烁着火光。

    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若是换一个地方,这绝对会被人认作是一天前甚至是几分钟之前。

    在这里,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定格在万万年前异变发生的那一刻。

    鬼界死城的东南角,一队三十人小心翼翼的从城门缺口处走入死城,六人一个方阵,聚在一起,小心的防备着可能的危险。

    这一行人的组成也颇为怪异,有微胖丰满的道士、也有头上锃光瓦亮,脖子上挂着佛珠手里拿着龟甲的雄壮和尚;有丰神如玉的英俊青年,也有猥琐病态的男子;有容貌绝美的丽人,也有头角峥嵘,化形成人的妖兽;有七老八十的老者,也有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幼童……

    在这一行人当中,领头之人无疑是走在最前方的胖道士和壮和尚。

    “盗墓的,走这条路真的没问题,我怎么感觉浑身凉飕飕的,老不自在。”壮和尚皱着眉头道。

    “嘘,噤声”胖道士将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道:“你想找死啊,找死也别带上我,还有你居然敢质疑我的带路,好歹道爷我当初在这死城杀了个七进七出,这条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

    “切”壮和尚不屑的切了一声,接着又道:“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声音比我大也就算了,话还长,还有嘴上说的漂亮,有本事你真的闭着眼睛走走看。”

    “嘿,无量那个天尊,居然敢挑衅道爷。”

    “哈,阿弥陀佛他二大爷,佛爷今天还真就挑衅了,不服走一个。”

    “走一个就走一个。”说着胖道士闭上了眼,大摇大摆的走出三步,转了个身,得意的看着壮和尚,道:“怎么样?服了没有。”

    “服了,服了,我服,我服。”壮和尚神色怪异的往后退了几步。

    其余人也皆是一副见了鬼一样看着胖道士,有些胆小一些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

    “道道道道……道长,身后。”一个小青年哆嗦着指了指胖道士身后,颤抖道。

    “我擦,你们不要吓我啊。”胖道士的脸当即便是绿了。

    “应该不会这么背吧,我不就闭眼走了三步吗?怎的就中彩了呢?不会不会,你们这些人演技倒是挺好,说,什么时候窜通好赖耍我的。”

    说到最后,胖道士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脖子后边传来的阵阵凉气,宛如九幽地狱的寒风,凛冽刺骨。

    胖道士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冻住了,唯有脖子还能转动,但是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转,转了那是给身后的鬼东西送点心人脖。

    “算命的,你个没义气的,别跑啊。”胖道士喊道。

    “盗墓的,我也爱莫能助啊,你是不知道你身后那鬼东西有多渗人。”壮和尚边说还边做动作。

    “那个大家伙都别愣着,有招的都支个招啊。”胖道士看向其他人。

    “道长,是你说的自己曾经在死城杀了个七进七出,我们才交了费跟你走的,现在正是你表现证明自己的机会。”七老八十的老丈嘿嘿笑道,不少人带着看戏的表情点头应是。

    如果胖道士连这一关都是过不了的话,那就更别说接下来的路,趁着还没有走出多远,立刻退出去才是王道。

    “好,道爷我今天就豁出去给你们露一手。”盗墓的胖道士咽了口唾沫,深呼吸一口气,脚步猛地向前迈出一大步。

    “道长小心。”有人惊呼,瞪大了双眼,看到胖道士身后的鬼东西如影随形,一尺长的指甲、惨白的脸庞在惨白的月光下更显狰狞。

    “等得就是你。”胖道士身上的八卦道袍无风自起,如同一个麻袋般裹住身后的阴鬼,再之后,胖道士充分展现出了他的灵活,身体像是游鱼一般来了一个金蝉脱壳,脚步横移,拉着道袍就往阴鬼身上缠去,直至将之裹成一个粽子。

    “呀啊啊啊”八卦道袍中的阴鬼凄厉的大叫,声音尖锐,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

    “算命的,还愣着干什么啊,快上啊。”胖道士焦急的喊道。

    “哦哦哦”壮和尚反应过来,双手一晃,一杆两米多长的禅杖出现在其手中,形如怒目金刚,抡圆了对准道袍就是一仗,势大力沉。

    然而道袍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所有的力道仿佛都直接透过道袍传到里面的阴鬼身上。

    壮和尚一仗接着一仗,后来感觉还是不满意,直接舍弃禅杖,自身扑上前去,拳打脚踢。

    “阿弥陀佛他二大爷,这小娘皮的胸脯怎滴这么硬。”胖和尚不满道,全然没有出家人的自觉。

    “都别愣着了,早解决早上路。”胖道士不理和尚,冲着后面的人喊道。

    顿时,一道道绚烂的光芒打出,落在道袍上,而后尽数传递到里面的阴鬼身上。

    “谁啊,偷袭佛爷我后眼。”壮和尚捂着屁股一蹦三尺高,怒视后方的人群,却是找不到元凶。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道袍里的阴鬼终于没有了动作,胖道士长出了口气,抖手间抓起道袍,毫不避讳的重新披在自己身上,原地只留下一地的粉末飘散。

    没有人看到在胖道士穿上道袍的同时还隐秘的收起了一颗黑色的石头物事,众人更多的还是在关注胖道士的八卦道袍。

    能够经受这么多强者的同时攻击而丝毫无损,这必然不是寻常的宝贝,更不用说它先前还显现出了别的奇异能力,关注归关注,现在这个场合还真没人敢出手。

    “走啊。”胖道士被众人盯得发毛,不敢再嘚瑟,猫着腰当先向城内走去。

    后方众人亦是小心跟上。

    与此同时,鬼界死城最中央血祭坛,吴笛盯着一个巨大的新鲜猴脑,犹豫着该不该现做一份猴脑吃吃,毕竟刚才那麒麟宴他还没吃多少,现在还是饥饿状态。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