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弦月古城

    弦月城,距离宏伟的鬼界死城三千余里,此城自古长存,至今已经存世不知道多少个年头,以弦月为名是因为每月当月亮为弦月之时,这座城市会出现一些奇异的变化。

    古城城墙以黑曜石搭建而成,散发出黝黑光彩,某些城砖上还铭刻着上古的守护法阵,虽然在岁月的摧残下已经残缺,但是依然足够守护这座古城。

    城墙的基石上还留有上古时期大战的些微痕迹,刀砍斧劈箭穿,隐约间还能感受到一丝丝隐晦的道之波动,以前甚至有运气好的修士因此而悟道。

    此时,弦月城外的虚空撑开,吴笛五人自通道中走出。

    不得不说,干胖道士这一行的,身上的宝物绝对不会少。原本三千里的距离,吴笛是准备以全速跑过来的,不过胖道士仅仅是拿出了一张兽皮便是使得问题简化。

    自主开启域门,穿梭虚空,这是修为达到一方宗师级别之后才能勉强做到,而且即便是一方宗师强者,一次穿梭一千里也到顶了,无法实现长距离的跃迁。

    但是依照胖道士自己的说法,他这张兽皮随随便便就能穿万里。这个说法,即便是一向与胖道士不对付,抓住机会就损的壮和尚也不得不承认,并且眼神热切,几次想要杀熟夺宝。

    不过,胖道士对这件可随意穿行虚空的宝物也并非一定不能放手,比如胖道士就曾经诱惑过吴笛,示意吴笛可以拿阴阳生死石的‘仿品’来与他交换。

    对此,吴笛当然是华丽丽的拒绝,且不说他就算拿到这兽皮也用不了,就是现在揣在兜里的石头,吴笛也还尚有疑问未曾解决,比如那一瞬的奇异感觉。

    在从虚空通道出来之后,闪雷族的紫御并没有跟着吴笛一同进城,而是冷酷的道了声别便是独自离开。

    步远现在自然不会离开吴笛这尊神人,对如今的处境,步远也是门儿清,要是自己落了单的话,绝对会被那些大势力打晕抓走,‘切片研究’。如今,只有跟着吴笛这尊神人才有活命的机会。

    况且,就凭借吴笛所展现出的一拳瞬杀宗师境界强者的恐怖实力,步远也心甘情愿追随在旁。

    对于这弦月城,胖道士和壮和尚只能说是一个过客,是因为鬼界死城的消息才赶来的,但是步远可以说是这座城中土著。

    无人区中遍布天地压制,不适合修士长期存在,但是那也是有例外区域的,比如无人区中的一些神土,此外就是本来就存在于无人区的空旷古代城市,有秘纹守护之力隔绝无人区的气息。

    也因此,有些修士直接便是在这些城市定居,久而久之,他们的后代一生下来就归属于这些古城,步远正是如此。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近古时期建造的城市,通过阵纹大师之手,近乎完美的复刻最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秘纹守护,作为各大势力在无人区的根据点。

    东沧国在无人区自然也有着数座城市基地,其中距离现在最近的一座正是由徐三通亲自加持。

    此外,由于此次上古神界的开启,各大势力现在正在加紧时间围绕神界入口构筑自己的主城,无界钟连开七日,运送不知道多少的天材地宝也正是为了筑城。

    通过狭长的城门洞,弦月城的主街道出现在吴笛眼前,即便是在晚间,街上依旧热闹非凡,吴笛目光堪堪一扫,便是看到了不知道多少种不同的‘食材’,令他眼睛微微发直。

    能够在无人区的古城中生存的没有一个普通人,全部都是修士,在城中叫卖的东西自然也都是修士才能用到的各种法兵、灵药、奇珍等等。

    此外,古城之中各个种族混杂,人族、妖兽一族亦或是其他的一些奇异种族并没有一上来便是生死相向,与吴笛在东沧时候所了解、经历的不太一样。

    这一刻,吴笛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实在太少,这片大陆还有一些未知的隐秘,吴笛觉得自己或许有必要去了解,只当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请问,你是吴有笛,吴前辈?”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简单的老管事从城门旁窜出,对着吴笛作揖,礼貌的询问。

    “我是吴有笛,你有什么事吗?”吴笛回道。

    “是吴前辈一行那就太好了,我等已经为吴前辈四人准备好了上好的晚宴与居所作为道谢还有赔罪。”老管事说道。

    “等等,你属于哪方势力,是不是九黎的。”胖道士跳出来质问道。

    “是。”老管事微笑点头应是。

    “九黎那个丫头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都这时候了还想跟道爷争石头。”胖道士嘀咕,再然后后脑勺便是挨了吴笛一巴掌,把他彻底的打懵掉,久久无法回过神。

    先前虽然有过些许不快,但是九黎一方至少没有派人来围杀,吴笛也不是那种拘泥一件事不放的人。

    此刻,人家既然已经都这么低姿态,吴笛顺势也就应下。

    在老管事的带领之下,吴笛等人并未去到九黎在弦月城中的宅邸,显然对方也是考虑到不让吴笛过多担心,因而安排了弦月城用于租借的最豪华福地小院。

    “雅风苑,真是个好地方啊,道爷我都舍不得住,这回占了兄弟的光。”胖道士双眼发光,视线不断扫视,想着应当在离去前挖上几块布置在地下的宝贝,反正要赔钱的话店家只能找九黎的人去。

    看到胖道士这副模样,老管事面皮抖了三抖,但是想到黎峰的嘱托,却也不好单独把胖道士轰出去,只得暂时忍下。

    在命下人将豪华的酒席送上之后,老管事没有再久留,鞠了一个躬之后便是就此告辞。

    吴笛自然不会客气,傍晚时候的麒麟宴还没吃几口就被那几只小兽搅和了,之后辗转到了一个‘鬼’地方,耗费了不少气力,吴笛早就已经饿到不能自已,此时风卷残云,开始大快朵颐。

    胖道士和步远吃的满嘴流油吴笛倒不怎么在意,令吴笛惊奇的是壮和尚,一个和尚居然也吃的满嘴流油,老管事给他准备的素斋他看都没看一眼,上来便是抓起一整只的烤鸡。

    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活脱脱一个酒肉和尚。

    宴席过半,胖道士和壮和尚这对上天指定的欢喜冤家又是开始了互掐,从口水战开始升级到肉搏战,而后两人都是喝多了,开始在地上满地打滚,互相扒拉对方身上的宝物。

    吴笛在一旁吃的开心,看的热闹,不过在胖道士和壮和尚企图将他也拖入战圈之时,欲图不轨,吴笛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们两后脑勺一巴掌,疼得他们直龇牙。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