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火魔城外遇故知

    空旷而贫瘠的平原,赤地千里,大地的颜色呈现褐红色,寸草不生。

    此时,在这片广袤的平原上,两拨人马一前一后正在追逐当中。奔逃在前的五人为两男四女共六名青年男女。此刻这六名青年男女浑身染血,面容憔悴,其中那名手持铁剑,面容冷酷的青年更是缺失了一条手臂,但是他的神色依旧坚毅,不曾因为断臂而有所动容。

    而在他们后方的追击者无论是人数还是修为上都要远远的超过这六人。人数超过五十人,其中修为最低者都已然达到皇境,更有数十名帝境的修士,其中甚至还有两名宗师境的强者跟随。

    眼下的局面说是追逐倒不如说是猫戏老鼠。后方的追击者可以在第一时间追上前方的六人,但是他们始终只是这么不紧不慢的吊在后方,面带轻松的笑容,享受‘捕猎’的乐趣。

    “你们先走吧,我留下。”王长空停下脚步,平静的说道,手持一把普通的铁剑,全身透出一股凌厉的剑意。

    “长空兄,虽然我是很想活下去,活下去看看这帮人的下场,不过现在还是女士优先。”身穿白色羽衣的俊美青年白羽微微一笑,与王长空并肩而立。

    “曦姐,你把我放下吧,我这个样子看来是活不下去了,与其拖累你们,还不如战死算了。”身材火爆的南宫芸此时的模样最为凄惨,周身皮肤裸露大半,血迹斑斑,一张娇媚的容颜毫无血色,双目中神采黯淡,那是伤魂所致。

    南宫曦不答,与慕青荷一左一右搀扶着南宫芸,没有放手。

    “好了,你们都别说了,这里我最厉害,你们先走,我来殿后好了。”最后一名身材娇小,看着甚至有些童颜的少女开口,在其雪白的颈项上吊着一块洁白的美玉,浑然天成,正是前逍遥榜第十的拓跋玉儿。

    来到无人区的这一年,在上古神界的历练,逍遥榜上的众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相继突破到皇境,但是在各方势力的环伺下,这点修为却还远远不够。

    当日,三国一寺联军主城被破,他们随着战神学院的宗师境强者突围而出,同行的除了他们六人还有其他几名逍遥榜中人以及一些帝境的学长。

    然而现在剩下的只有他们六个,有人死了,更多的人被俘虏。

    “呦呦呦,看看这几人,还在生死离别,抢着送死,真是可笑?他们以为今天真的还能溜走吗?”一道刻薄的讥讽笑声传来,一名散发着帝境波动的阴柔青年戏谑的笑道。

    “呵呵,盛弦兄,希望总是要给他们一点的,不然我们怎么会感受到乐趣呢?”另一名留着火红色长发的帝境青年摩升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森寒的白牙。

    “那倒也是,摩升兄,我对那个先天灵体颇为感兴趣,还望摩升兄能够抬爱。”盛弦指了指拓跋玉儿说道,如同在点指一件货物。

    “听闻阴宗的双修阴奴鼎炉之法颇为的玄奥,我倒是觉得我们两家可以共同探讨探讨。”摩升说道。

    “呵呵,那是自然。”盛弦说道。

    “好了,盛弦、摩升,不要磨蹭,先将这六人抓捕,以免夜长梦多,那些事以后再论不迟。”阴宗的宗师境长老发话。

    “没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那个得到仙曲的女人都还没有出现,是时候先收网了。”火魔宫的宗师境长老开口。

    “那就依长老所言。”火魔宫摩升挥了挥手,顿时有一队人马从侧翼包抄,形成包围网。

    剑光煌煌,以剑入道的王长空双目如炬,看穿其包围网的一个薄弱点,起手便是他现在所习得的最强剑道杀式。

    十万八千道剑气肆虐开来,将那一点的包围着瞬间斩杀,打出一道缺口。

    “十万八千剑,有意思,就让我阴宗的千柔缠丝手领教一番。”盛弦毫无压力的微笑道,一双手白的甚至有些渗人。

    即便是面对帝境的盛弦,王长空亦是无惧,铁剑横空,十万八千剑汇而为一,力劈而下。

    盛弦伸出双手轻轻一抚,欲要以绝对的实力差距将铁剑扫飞出去,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便是变了,从王长空的铁剑上传来的霸道剑意令他心惊,而且在灵能的雄浑程度上也丝毫不弱于帝境的他。

    “先天灵体。”盛弦瞳孔骤缩,知晓了其中缘由,拓跋玉儿借助天生宝玉之力硬生生将王长空体内的灵力拔高一个大境界。

    “哼”阴宗的宗师境长老冷哼一声,同样是轻轻一挥手,但是所释放的威能却远非帝境修士所能够比拟。

    ‘咔嚓’铁剑断折,王长空与拓跋玉儿同时吐血倒退,另一边,白羽几人虽然竭力反抗却也无法对抗数量如此之多的强者。

    “结束了。”火魔宫的摩升咧嘴大笑,抬起一只大脚向吐血到底的白羽踩落而去。

    突然,就在这时,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方圆数里的大地剧烈震动、塌陷,土石翻滚,乱世纷飞,烟尘席卷而上,遮拢所有人的视线。

    “谁?”火魔宫的宗师境长老冷喝道,感受到了一丝心悸。

    “不知道是哪方道友,我们阴宗正在抓捕逃走的人犯,还望道友能够给我宗一个面子。”阴宗的长老抱拳说道。

    ‘嗒’‘嗒’‘嗒’

    烟尘笼罩下,吴笛从容的迈步,没有理会两大宗师的言语,弯腰将白羽从地上拉起,而后又将拓跋玉儿、南宫芸等人安置到一起。

    “你是吴笛?”拓跋玉儿小手不自觉的掩住樱桃小嘴,面带喜色,眼中泛着动人的光彩。

    “小男人,咳咳。”南宫芸距离的咳嗽两声,面色泛红,但是眼中的神采却是愈发的减弱。

    “吴兄,请多加小心,对方有两名宗师境强者,而且可能还带了九阶法兵。”白羽拖着伤体提醒道。

    上古神界与弦月古城相距遥远,虽然吴有笛之名已经在无人区传开,是真正的无上巨头,半圣级别的至强存在,但是关于吴笛的真名还是只有东沧的一小部分人知晓,并未大肆传扬开去,所以白羽等人对吴笛的印象犹自停留在当初的战神榜强人上。

    “吴笛?”初听闻这个名字,使得火魔宫的宗师境长老一阵胆颤心惊。因为名字实在太像了,仅仅只是一字之差,与传闻中的那个半圣吴有笛。

    “不会的,不可能,吴有笛已经死在仙药小界,这是那些巨头都确认的,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别人。”阴宗的宗师境长老亦是内心悸动,强自安慰自己,他曾经在银桃圣树的争夺之战中与吴笛有过一面之缘。

    “你们想要怎么死?”漫天的黄沙中传出吴笛淡漠的声音,随着一阵清风抚来,烟尘被吹散,露出其中吴笛修长的身影。

    ‘轰隆’两大宗师境强者脑海同时轰隆一声,如同被巨锤砸中,浑身冰凉,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