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怒

    旁门左道,这是一个不比太玄派弱多少的大陆一流势力,门中弟子所学驳杂、繁多,收录有从古至今一切的偏门之道。

    虽然不能专一而精,但是这一门派的种种诡异术法令人防不胜防,不容人小觑。而且据传旁门左道这个门派之中还收录有一些为天地所不容的阴毒之术,弥补了他们战力不足的缺点。

    在吴笛尚未到达之时,浩仁胖道士与斗战神猿还有莫凡与白展飞已经先一步潜入旁门左道所扎根的主城,打探消息,准备以莫凡的大虚空之术秘密的将吴月半救出来,万一行踪暴露,则是由胖道士持八卦神炉盖防御,斗战神猿主攻。

    三人一猿的组合在斗战神猿天赋变化神术的作用下改变形体,秘密来到这座主城当中富有盛名的茶楼。

    刚好今日在这座茶楼当中还有一场小型的修士聚会。胖道士四人不动声色的坐在一个角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开始搜集情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浩仁胖道士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四人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就在四人准备离去,秘密部署行动之时,茶楼那座演武台上的切磋顿时吸引了四人的注意。

    对战的双方是两名少年,其中一个浑身臃肿的少年正是旁门左道的门派子弟,而且看情况,其人在这个门派中的地位并不低。

    两个封王境界修士的对决在无人区并不算什么,但是就在那另一人即将获胜之际,那个身形臃肿的少年右手臂上突然绽放万千道剑气,构筑成一片杀阵,将另一人打的吐血倒飞,瞬间逆转。

    周围的围观群众哗然声一片,而莫凡与浩仁胖道士则是满脸阴霾,尤其是莫凡,眼睛赤红,宛若要滴出血来一般,强烈的杀意在凝聚。

    “怎么了?”斗战神猿扯了扯莫凡的衣角。

    “那个人,那个招式是月半的人体杀阵。”莫凡沉凝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白展飞只觉浑身发寒,内心萌生退意。

    “旁门左道,这个门派比道爷我还要缺德,恐怕他们是用了人体移植这一禁断的毒术,我们可能来晚了。”浩仁胖道士声音低沉。

    “已经没有时间给我们磨蹭了。”莫凡冷声道,下一刻身形骤然穿梭虚空而行,在演武台上那个臃肿少年尚且处于得意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制住。

    紧接着,浩仁胖道士取出八卦神炉盖,与斗战神猿一攻一防上前。

    “大胆,你们是谁,竟然敢在我旁门左道的地盘生事,若是自缚手脚还能有一线生机。”被莫凡制住的臃肿少年并不慌乱,依然镇定自若。

    “混蛋,我问你,我兄弟在哪里?你这杀阵究竟是怎么来的?”莫凡红着眼,虚空手刀切落,径直斩下其右手臂。

    “啊”臃肿少年再不能保持镇定,身体因为剧痛而不断痉挛,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你们……你们是东沧的人,快放开我,不然要你们不得好死。”臃肿少年大叫。

    几乎是同时,铺天盖地的威压从天而降,主城的镇守者,国主境界的强者降临。

    胖道士以八卦神炉盖护体,抵挡住国主的威势,将几人守护在其中。

    “小贼,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旁门左道的国主左鑫喝吼道,声音如雷,震动人心。

    “老贼,你也真是好大的胆子,快将我月半兄弟放出来,不然若是等我吴有笛兄弟到了,你就等死吧。”浩仁胖道士毫不示弱的叫嚣道,搬出吴笛的名号。

    左鑫初听闻吴笛之名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直,人的名树的影,吴笛的强大,是不断的征战出来的,没有半点水分,足够受到世人的敬畏。

    “哼哼,吴有笛,真是笑话,吴有笛早就已经死在仙药小界当中。”左鑫冷笑道。

    “不过,我倒是可以满足你们见一见那个仙藏的愿望。”言罢,左鑫向城中某处招了招手,顿时地牢炸开,一个浑身血肉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茶楼上方。

    “月半。”莫凡瞪大了双眼,眼角都快要撕裂开来。

    此时的吴月半实在是太惨、太惨。原本的吴月半虽然算不上帅,但是看着总给人一种喜感,很舒服。然而现在,那个被定在半空中的真的还是一个人吗?

    浩仁胖道士等人看到的简直就是一个被剥皮抽筋待宰的牲畜,身上皮与身早已分离,裸露出大片狰狞可怖的血肉,一些部位更像是被猛兽啃噬过一般,只剩下白骨。

    “呵呵,这个小子嘴巴倒是紧得很,白白废了我们这么多功夫。”左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知道吗?这个小子的皮,是被我们扒下来,我们还放出噬人蚁让他受尽噬心之苦,让他生不如死,那惨叫声真是悦耳至极。”左鑫不无回味的说道。

    “当然,搜魂我们也早就已经搜过,只是这小子居然想要借机自行了断,所以我们才不能不采取一些其他措施。”

    “哇呀呀呀。”斗战神猿化出本体,浑身金色毛发倒竖。

    莫凡与胖道士更是早已双眼通红,从看到人体移植之时,他们便是已经设想到吴月半的状况必然不会好,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门派的人竟然如此的残忍。可以想见,左鑫所说的折磨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咚’

    突然,天地之间宛若响起一声沉闷的鼓声,紧接着,有形的气浪风暴自街道上席卷而开,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吴笛到了,并且看到了中央茶楼的情景,认出了那个完全不成人样的凄惨身影正是当初始终跟在他身后喊着恩人恩人的小胖子;那个始终挨他的揍,却始终如同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嘿嘿傻笑的小胖子;那个有着赤子之心,虽然胆小怕事,一旦遇上危险便是怕的要死,但是关键时刻却是能够挺身而出的小胖子;那个……

    一股无名的火焰从吴笛心底燃起,瞬间烧过全身,那是愤怒的火焰,前所未有的强烈。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