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百花谷

    清幽的山林间,鸟鸣声阵阵,一只只林间小兽在茂密的树丛中穿行,传出阵阵沙沙之声。间或,有小松鼠好奇的停下脚步,看着林间那个青年的身影,看着他一拳将一株需要数人合抱的大树砸断,哧溜一声便是逃开。

    这个青年自然是吴笛,事实证明,吴笛真的不适合在虚空中穿行,他再一次迷路,不知道身在何方。

    “该死的两个老鬼,这次算你们跑得快,下次再遇到可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吴笛低声的喃喃自语。

    “话说我这又是到了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吴笛抬头望天。

    正当时,一个小黑点在吴笛瞳孔间极速放大,眼看着就要落在吴笛脸上。

    ‘唰’间不容发之际,吴笛从容的向左移步,小黑点落地,赫然是一坨鸟屎。

    “靠”即便是吴笛都是不由骂出这个已经两年左右没有冒出过的字眼,再抬手看着那只渐行渐远的‘小鸟’,折下一根树枝,抖手投掷而出。

    一刻钟后,一只看起来香喷喷的烤小鸟出炉,虽然还是那个奇妙的味道,但是有油腥总比没有来的好,吴笛勉勉强强吃了个半饱,拍拍屁股再度上路。

    ‘唰’山林间好似有一道闪电在奔驰,令草木纷飞,沙石肆虐。

    突然,吴笛停下脚步,鼻翼微微煽动,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好奇特的酒香啊。”吴笛情不自禁的说道,咽了口口水,看向上风口方向,双眼微微发亮,毫不犹豫的向着酒香传来的方向奔驰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吴笛停下脚步,分明感觉酒香浓郁,应当就在这个方位,但是却始终不得门而入。

    吴笛微微眯起双眼,连眨三下,再睁开眼,眼前的一切顿时变得不一样了。四周的景物变得迷蒙,一缕缕凝聚成形的雾霭飘荡。

    再细看,在这片区域存在着一根根晶莹的丝线,蕴含着空间的法则,将此地化为一座天然的迷宫,一着不慎,将永远盘桓在此地,不得寸进。

    “有些门道。”吴笛微微一笑,依然在迈步,但是却不像方才那般无形中被空间法则引导着转圈圈。

    吴笛右手成掌刀,缓缓劈下,破灭一切法则,空间被破开,一条康庄大道出现在吴笛面前,直通那之后的美妙世界。

    一步迈出,吴笛来到谷中的小道上,深呼吸一口气,醉人的酒香伴随着浓郁的花香令他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有种飘飘欲仙之感。

    这是一片花之谷,放眼望去,四方皆是一片花的海洋,各种各样的花朵闪耀着醉人的光彩,在阳光的朝霞下熠熠生辉,这一幕美不胜收。

    而且这一片片花田中的花株没有一件是凡品,全部都是各种品阶的灵药级别,其中甚至还有吴笛以前曾经见到过的珍惜品种。

    那花朵如同纸张一般绽放,在微风的拂动下发出哗哗的翻页声,有时光碎片在飞舞仿佛翻过了时光岁月,此花也因此得名岁月,虽然现在还在九品范畴,但是可以不断成长,将来可以进化为真正的不世圣药乃至是无上神药也不无可能。

    还有的奇花,花朵中心有小型的彩蝶在翩翩起舞,那不是真实的蝴蝶,而是花朵自然伴生的异象。

    ……

    若不是想到‘银子’还放在徐三通那里没有拿回来,自己身上没有可以装这些灵花的容器,吴笛早就要将这些赏心悦目的花田收入囊中。

    “嗯,内里还有乾坤。”突然,吴笛眼睛一亮,视线穿过氤氲灵气的阻隔,望向花田下方,那里尘封着十余个酒坛子,散发出阵阵迷人的酒香,令人欲罢不能。

    不只是吴笛身旁的这片药田,放眼望去,那成千上百片的药田中都埋藏着数坛至数十坛不等的美酒。

    “唔,不错,真不错,人生当如此,我自浮一大白先。”吴笛自语着,大手一扬,身旁的花田裂开一道口子,一个古朴的酒坛子破土而出。

    吴笛接过酒坛子,拍开上面的泥盖,咕咚咕咚便是大口大口的向嘴里灌酒,酒香醇厚,唇齿留香,令人回味无穷。

    “真是好酒,就是不知道这是谁的,要是被抓住了,岂不是有点尴尬。”吴笛坐在田垄上,一边这般自语着,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左一坛右一坛,左边一口右边一口,间或两边一起,而在他的身前还放着十余个从不同花田取出的酒坛子。

    不同花田中出产的美酒滋味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味道,而当这些滋味混合在一起之后则又是会产生全新的酒香,滋味无穷无尽。

    就在吴笛肆意的享受着醉人的美酒之时,吴笛没有发现的是在这片百花谷的深处,一座二层小屋之上,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女子依靠着窗栏,遥望着吴笛的方向,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女子身着一件浅色的素衣,秀发包裹在同样浅色的头巾之中;浅色衣裙下,脚趾圆润,脚腕细腻,小腿完美;衣袖挽起,露出雪白的皓腕,素手纤白而又散发着点点晶莹;酥胸饱满,包裹在素衣之间,仿佛呼之欲出;修长的颈项如同天鹅般,雪白细腻;再往上则是一张迷人的俏脸,虽然已过而立之年,但是姿容样貌却是丝毫不输双十年华的少女,微微上翘的眼角抹着浅淡的眼影,更增添了几分魅惑之气;一对秋水般的眸子微微闪烁,散发着少女般的俏皮,其后却又隐藏着少女所无法具备的沧桑之意,仿佛历经了沧海化桑田。

    这是一个醉人的女子,美酒越久越醇,美人亦是如此,在她身上有着区别于年轻少女的别样的醇厚之美。

    “这就是那个卖肉的让我接引的小鬼头,果然是人小鬼大,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擅自偷老娘的酒。”女子朱唇轻启,吐气如兰,唇角微微掀起,露出一抹荡漾众生的笑容。

    “不过”女子话锋一转,接着说道:“能够通过老娘布下的空间法则,来到这百花谷,倒也算你有几分本事,但还是要再试上一试。”

    艳丽女子唇角扬起,双眼微微眯起,随手挥动纤白的素手,霎时间,整片百花谷产生莫测的变化,变化的中心正是吴笛坐着的田间地垄。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