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宁静

    “嘎”

    燕倾城话音落下,那些先前抢着冒充小松主人的几人顿时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脸色涨得通红。

    而周围的其余宾客看着这几人,脸上皆是带着戏谑的笑容,在幸灾乐祸。虽然他们之中先前也曾经有人想要当冒充者,只是没来得及成型,所以当看到这些冒充者被无情的拆穿之后,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哈哈哈哈,冒牌货,快滚出这里吧。”

    “如此奇异的小家伙,岂是你们能够从市集上买的,说这谎话也不怕被笑掉大牙。”

    “出来招摇撞骗也得走点心啊,朋友。”

    “就你们这些货色还想着要蒙骗倾城姑娘,立马给我滚,不滚打死。”

    ……

    众人无情的嘲讽道,更加令的几人羞愧难当。

    “倾城姑娘,你说这小松鼠的主人另有其人,那可否将那人请出来一见,与我当面对峙?我倒要看看究竟有没有这个人。”一名青年实在拉不下这面子,决定死鸭子嘴硬到底,一口咬定小松是他的宠物而非燕倾城口中所说的他人,坚决不认输。

    “这位公子,你这是在质疑奴家吗?”燕倾城神色依旧恬淡。

    “非是质疑倾城姑娘,只是想要提醒姑娘人心险恶,莫要被一些别有居心的登徒子骗了罢了。”青年信誓旦旦的说道,内心愈发的沉着,不光是别人就是他自己都要相信自己的一番谎言。

    这才是说谎的最高境界,麻痹自己,让自己也相信这是真的,那别人自然而然的也就信了。

    看着这名青年如此信誓旦旦的做派,一些人面上露出狐疑之色,看看他再看看燕倾城,内心犯起了嘀咕。

    正当时,燕倾城怀中的小松抬起小爪子揉了揉迷蒙的睡眼,暂时苏醒过来。

    燕倾城微笑着将小松递向那名青年。

    “倾城姑娘客气了,这本就是在下准备送给倾城姑娘的礼物。”青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为自己的计谋得逞而兴奋不已,伸手接过小松。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就在青年接过小松之时,小松身上七彩缤纷的毛发顿时根根炸立,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对小爪子在青年脸上来了一记疯狂乱抓之后头也不回的跳回到燕倾城怀中。

    “我那位贵客说了,这小家伙特别怕生,而且能够感知人心底的恶意,所以还请这位公子小心些才是。”燕倾城看着满脸血痕的青年,笑吟吟的说道。

    见到此种展开,一切了然,真相也已经大白。

    与此同时,二层楼的雅间中,吴笛盯着燕倾城看了半晌,嘴唇微张道:“这话我没说过。”

    “哈哈哈哈”屠夫大笑。

    谎言被无情的拆穿,察觉到周围其他宾客投来的不善目光,原本内心沉着的青年顿时慌了神,面无血色,挥了挥衣袖就想要逃离。

    然而就在这时,暗地里不知是谁一掌拍出,将他打飞出正厅,跌倒在地,大口的吐着鲜血。

    “做错了事以为还能够一走了之吗?总得付出些代价。”宇文浩冷冷的说道。

    “不错,诓骗我等还不算,居然还对倾城姑娘有非分之想,该打。”立马有人附和,给吐血倒地的那名青年补上了一脚。

    下一秒,又是呼啦啦一圈人围了上去,对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目的就是为了在燕倾城面前表现一番,博得些许的好感。

    可怜先前退的不及时的几名冒充者也是因此遭受了池鱼之殃,最后几人被打的近乎面目全非,走着进来的最后却是被扛着出去。

    “诸位,时间尚早,倾城愿意再为大家舞上一曲。”燕倾城适时开口,重新登上大舞台,引导着昏昏沉沉的小松开始新一轮的舞曲。

    曲终舞止人散,众人虽然心有遗憾,但是却也不得不散去离开,有人径直回家,也有人约了几个好友商议着游玩,当然还有人退而求其次,以雄厚的身家想要在这镜花楼中饮酒作乐一番。

    众人虽然对于小松的主人,那位能够让燕倾城为其独舞的好运之人十分的好奇,但是最后还是没能见到吴笛的真身,否则又免不了一顿自怨自艾。

    与此同时,二层楼吴笛与屠夫所在的雅间,那位风韵妇人再至,这一次比之先前要明显的客气礼敬许多。

    “请两位移驾倾城小苑,我家小姐想与两位长谈一番。”风韵妇人说道。

    “我就算了,还是让这个年轻人去谈吧,老夫老了,找个温柔乡去睡一觉就行啦。”屠夫大笑着说道,伸了一个懒腰,只是一晃眼的功夫便是从两人眼前消失而去。

    见状,风韵妇人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对吴笛的隐藏身份愈发的重视。

    倾城小苑,地处镜花楼内庭,以倾城为名,足以见得这是独属于燕倾城的居所。

    倾城小苑,环境清幽,园内栽种有各种珍贵的奇花异木,更有小桥流水,泉水叮咚,一股独特的方向缭绕在小苑之中,闻之便令人心生宁静之感。

    “我家小姐已经在楼上等候多时。”一名婢女打扮的小少女好奇的盯着吴笛看个不停,似是在疑惑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平凡之人。

    旁边的风韵妇人见状,立马使了一个眼色,将小婢女拉向一旁。

    对此,吴笛倒并不怎么在意,沿着楼梯拾级上楼。

    精巧雅致,粉纱牙帐,温润如玉的房间不失大气,却又透露着专属于小女人的风情。

    吴笛走着看着,听着从里间传出的些微水声,并没有如一般男子入内一窥究竟的意思,而是径直躺在外间铺着粉色毛皮毯的藤椅上,闭目,养神而后于宁静中,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将吴笛惊醒的是一曲悠扬的笛声,一名绝代佳人站在窗边,轻纱随风而舞,长发及腰,随意披散在脑后,尚未完全风干,同样湿漉漉的还有她肩上的一只小家伙。

    “公子醒了?可是奴家这俗世笛声惊扰了公子的美梦?”燕倾城轻声细语道。

    “啊,不是,你继续,我挺喜欢的。”吴笛睁着朦胧的睡眼,含糊的应了一声,而后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燕倾城:“……”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