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暂时的平静

    从都城正大门笔直前行,过凯旋门,经全场八百八十八米长的凯旋大街便是东沧人族眼中的圣地战神学院的所在。

    近七天起来,这座凯旋门与凯旋大街先后迎来了数次英雄的回归。

    青山城、嘉裕城、北凉关……捷报频传,尤其是万妖兽族猛攻的嘉裕城,随着人族强者的支援到来,迅速稳定局面,抵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兽潮袭击。

    直至七日前,万妖兽族退兵,不仅仅是嘉裕城,而是东沧边境的全线退兵。这并不是万妖兽族所设下的障眼法,欲要麻痹东沧诸强,而是万妖兽族的高层感受到了危机的降临。

    原因无他,唯那一夜自沧海上空弥漫而出的恐怖气息。不只是万妖兽族,就连中州各大古老的门派全都在思索查证。

    万妖兽族退兵,东沧也终于迎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得到了暂时的平静,或者也可以说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咔’都城外虚空忽的浮现一道亮线,如同被尖刀划过的纸张,而后裂口扩张,向两边拉伸而开,一支壮阔的飞舟舰队从中缓缓飞出,最前方的一艘飞舟,徐三通几人傲立船头,身上的衣衫在狂风的吹动下猎猎作响。

    “夫子,是夫子回来啦。”

    “院长,楚院长他们回来了。”

    “夫子和院长他们回来了。”

    “吴笛呢?吴前辈在哪里?”

    ……

    高亢的传令声不约而同的响起,都城城头顿时化为一片欢呼的海洋。

    沧海关一役的详细战果早就已经通过加急快讯传回了都城。

    屹立无尽岁月而不倒的沧海关竟然被海族攻破,这一消息着实让的不少人心里捏了一把汗。不只是海族各君主,就连海族的昆布半圣携戮神剑加入战场更是让人绝望,不过吴笛最后的大发神威却是令每一个闻听此消息的人热血沸腾,神情亢奋到了极点。

    东沧需要一个真正的英雄,一个百战不败的战神。

    嘉裕城的战况激烈,或许论危急程度不比沧海关要小多少,但是那里有人族的重军驻守,也有人族的绝顶强者赶去,在前期的战争中能够抵住并不是多么的出人意料。

    但是沧海关就不同了,作为东沧第一雄关,它的存在始终是东沧抵御海族的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沧海关破,城墙崩塌甚至能够引起东沧人心中信念的崩塌。

    然而就在那时,吴笛出现了,毅然站在了城墙之外,代替倒塌的城墙担起了守卫沧海关的重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吴笛心中,当时或许只是顺心意之举,没有多想什么,但是当吴笛站出去的那一刻,他就是城墙,就是人们心中的信仰。

    而吴笛也没有让他们失望,虽然过程有些坎坷的,但是毫无疑问,吴笛最后的爆发绝对的惊艳,当得起战神之名。

    飞舟降落,一道道流光从飞舟上跃下,组成一个个整齐的方队,在徐三通、楚凌远等人的带领之下浩浩荡荡的向都城正门走去。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在那短短的一瞬间,有数人提前一步撕开虚空穿行而去,更有十七人身形飘忽,于无声无息间从队伍之中消失而去。

    撕开虚空离开的当然是吴笛,而那无声无息消失者自然非唐家的商队莫属。

    “老头子,快放开我,我也不要在这里被人围观,我要去找吴笛。”楚沧雪挣扎,小脸气鼓鼓。

    “阿雪小宝贝乖一点。”楚凌远轻声道,并不松手。

    另一边狐女小九对于这样的处境亦是一万个不适应,但是却也在拼命的忍耐着,幸而现在她已经可以控制身后狐尾的出现与否,从外表上看上去与普通的人类小女孩并无两样,不会再受到多么严苛的鄙视。

    “啊,终于回来了。”无敌小店二层楼,吴笛打开窗户,迎着艳阳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

    此时就连本就在小店中当值的项成等人都是没有察觉到吴笛的到来,他们皆是挤在门口向着大街上张望着,准备迎接吴笛的归来,殊不知吴笛早已经先一步回归。

    “臭小子,不错嘛?你倒是挺会享受的。”就在这时,一道好听的女声从吴笛身后响起。

    吴笛转头,看到的是身着淡绿色衣裙的酒娘正慵懒的靠着他的大床,露出一截雪白的藕臂。

    “真是奢靡啊,堕落啊,我看不起你。”另外一个低沉的男中音从一旁的装饰架上响起。

    来人背对着吴笛,身前系着一块油光发亮的皮围裙,正是屠夫。

    “你们两个不声不响的,想要吓人啊。”吴笛无奈的看着两人。

    “好久不见来看看你不行吗。”屠夫反问。

    “臭小子你可真行,我现在越来越好奇你究竟是什么修为?方便透露点给姐姐吗?有奖励的哦。”酒娘摆出了一个妩媚的姿势,眨了眨右眼。

    “奖励?什么奖励,难道……”吴笛淡然的在酒娘置于嘴边的纤手上扫了一眼。

    酒娘顿时神色一滞,想到了当初的经历,内心无法平静。

    “我说你们两个想要打情骂俏,能不能换个时间,这我在这里看着很尴尬啊。”屠夫摇摇头,插嘴道。

    “卖肉的,今后一年你都别想再喝我的酒了。”酒娘淡淡的说道。

    “唉,开玩笑开玩笑,你们随意,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哈。”屠夫顿时满脸堆笑。

    “好了,到此为止,现在来谈谈正事,吴笛,你杀了那昆布,那把戮神剑呢?”酒娘问道。

    “不知道,好像也碎了吧。”吴笛不确定的说道,已经有些记不大清楚,对于吴笛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记忆的事情。

    酒娘与屠夫面面相觑,旋即不再这里问题上多做纠结,紧接着问出了现如今整个大陆都想知道的那个问题,那一晚在沧海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你们真的想知道?”吴笛问道。

    “废话。”酒娘没好气的道。

    “小沧请我喝了口茶,让我帮忙揍一个鬼东西。”吴笛言简意赅的说道。

    酒娘与屠夫两人表示一脸懵逼,头顶仿佛有三个大写的问号。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