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杀人

    “圣女,你也算是老婆子我从小看到大的,你是我太上宫同辈最杰出的人,在无情一道上走的最远,连当初父母亲人惨死在眼前都能够无动于衷的人,老婆子实在想不通你竟然会为了那个人去死,自己饮下地心神水。”

    身着麻布衣衫的老妪静立在床边,言语平静,但是却宛若万古不化的寒冰,在她身周,一个又一个小型黑洞生灭,只要随便扩散一点便足以将方圆数里化为平地。

    “现在因为圣女的缘故,任务失败了,失败的很彻底,我很生气,你可还有什么遗言?”老妪冷冷的说道。

    “咳咳”粉色牙帐内,燕倾城脸色如同白纸,强撑着坐起身,闭上双眸,片刻后,燕倾城重新睁开双眼,神色如同回光返照般恢复了些许。

    燕倾城嘴角微微掀起,看着老妪,露出揶揄的神色,道:“你们真的很悲哀。”

    “你说什么?”老妪神色阴沉。

    “太上非是无情只是忘情,你们所热衷的无情道本就是一条走不通的路,从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我所修习的早就是你们一直在追寻的太上忘情之道。”燕倾城闭上双眼,在死之前在这个死老太婆面前说出这番话令她很是愉悦。

    “你早就已经寻到了?该死的白眼狼。”老妪神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

    “交给我。”老妪厉声喝道。

    “我已是将死之人,你觉得我还会听你们这些屠戮我家族上下五百三十四口的刽子手吗?”燕倾城讥讽道。

    “好好好,那就如你所愿,去死吧。”老妪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私下里却是暗暗运转起一门恶毒的搜魂法术,想要趁着燕倾城虚弱之际对她施展最为残忍的搜魂之法。

    ‘唰’

    老妪单手成爪,刺破粉红牙帐,向燕倾城的头顶落去,然而就在这时,窗外拂过一阵风,床边的老妪忽的神色大变,不由自主的吐血倒飞,下一瞬头也不回的撕开虚空通道逃窜而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吴笛的身形出现在房间之中,非是空间之力,层次要更高,这是真正的咫尺天涯,触及到的是时间的领域。

    “你来了。”床上,燕倾城依旧闭着双眼,雪白的俏脸上却是掀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

    “我来了,所以你不会死。”吴笛坚决的说道。

    “呵呵,真是个霸道的小男人,这才是真正的你吧,吴笛,可惜我注定看不到你的面容了。”燕倾城浅笑道,现在她的世界早已一片漆黑,全身上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仅有的这几句话也是一直在积聚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才能说出口。

    “唰”

    吴笛大步走向床边,同时从银子中取出只剩下四分之一大小的蟠桃仙药,三两口将蟠桃咬碎成汁,嘴对嘴叫蕴含着无尽生命之能的汁液送入燕倾城体内。

    ‘咳咳’燕倾城咳嗽两声,微笑道:“你的吻技还需要多多练习才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圣人,这一项能力也不能差不是。”

    吴笛没有说话,紧皱着眉头,因为燕倾城的情况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蟠桃仙药中的海量生命之能与其中的长生之力只能起到暂缓的作用。

    “话说这是长生仙药吧,真好,死前还能够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燕倾城说道,在蟠桃仙药的滋养下恢复了一些气力。

    吴笛抬起燕倾城的一条藕臂挂在他的脖颈上,而后一把将她抱起。

    “咳”燕倾城紧蹙着眉头,似是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

    “呐,你能不能帮我杀一些人。”燕倾城说道。

    “好。”吴笛应道,径直在房间中开启了空间通道,直达屠夫的肉店。

    “地心神水的气息,吴老弟你怎么了?”屠夫的声音传来。

    吴笛随手一挥在店内的空地上释放出一张小床,小心的将燕倾城放下,转过身看着屠夫道:“救她。”

    “唉,你自己干嘛去?”屠夫问道。

    “杀人。”吴笛说道,言罢下一秒又是从肉店中凭空消失而去。

    中州边缘的一座深山道观之中,一名披头散发的老妪从一座繁复的传送大阵之中现出身形。

    先前在被吴笛发现之时,老妪毫不犹豫的施展遁术来到东沧的一角,而后借由早就布置好的传送大阵直达中州。

    “真是一个恐怖的男人,他真的只是圣人吗?”老妪心有余悸的说道,兀自盘膝打坐恢复元气。

    然而下一刻,老妪骤然间惊恐的睁眼,看向道观的门口,那里一道修长的男子人影缓缓踱步而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老妪惊恐的尖声惊叫。

    “做了坏事还想逃不成?”吴笛目光冰冷,看着老妪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不,不是我,我只是奉命行事。”老妪惊惧的后退。

    即便她修习的是太上宫的无情大道,并且一身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人道极巅,在面对生死之际,终归还是无法对自己无情,这也是她始终无法更近一步的缘由。

    “我管你奉谁的命,解药。”吴笛说道。

    “解药?你想救那个女人?”老妪内心顿时一喜,然而还未等她准备好说辞与吴笛谈判,下一秒一只硕大的拳头在她的眼底放大。

    ‘轰’汹涌的拳力波涛袭来,饶是她有着人道极巅的修为也无可匹敌,在惊恐中被撕成碎片,形神俱灭。

    “你这张脸,看着就烦。”吴笛收拳而立,转身走出道观。

    对于自身目前所处的位置,吴笛并不知道,也不知道东沧在什么位置,但是这一次他不会迷路。

    一截淡青色的布条出现在吴笛手中,其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圣威。

    吴笛手里握着这一截带着酒娘气息的布条,细细的感应了片刻,借着酒娘气息的牵引,吴笛确认了方向,下一瞬毫不犹豫的展开‘咫尺天涯’。

    待得再出现,吴笛已经回到了东沧境内,方向虽然稍稍有些偏差,但是总算没有太离谱,距离都城并不远。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