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依然无敌

    “诛魔”

    屠夫四人脚下,一张阵图弹射出数十重神灵法阵,将四人重重守护在其中,隔绝了来自第二魔神的神之威压。

    阵图的最前方,通体碧绿的量天尺沉浮其上,在第二魔神气息的刺激压迫下,量天尺自主复苏,与第二魔神对峙。

    同时,在阵图的另外三角,爆发出璀璨的混沌之光,在这片被封禁的沧海之上强行打开了三道空间之门。

    以夏沧的神器量天尺神力为牵引,阵图的西方位,混沌光芒中有灿烂的佛光普照,一杆属于佛门的降魔杵神兵从中缓缓浮现。

    降魔杵是佛门之中的至高法器,可消除自身一切罪障,使三昧耶过悉皆清净,使胜共悉地皆得成就,一切违缘障碍悉消除无余,一切顺缘所愿善根悉皆增长,一切男女怨敌债主皆令满足欢喜……

    阵图的南方位,一株生有七个树杈,每株树杈上长有一片叶子的奇异小树镇守一方。小树通体绚烂,主树干上七种不同的颜色相互交织,演化出无限中色彩,而在另外的七根树杈上则是显现单一色彩,每一根树杈代表了一种仙金。

    这是南山国的镇国神兵七宝妙树,相比起那株先天而成的传世圣兵不死妙树,七宝妙树是真正的神兵,存世古老到无可追溯。

    最后在阵图的北方位,出现的是来自北原的器物——一柄剑,有所残缺。

    阵图与四件无上神兵完美的契合,在屠夫四人的催发下,连结成一个整体,释放出不朽的神力波动

    第二魔神仙金面具下的魔瞳中闪过一丝不屑与轻蔑。

    “,区区几件死物,就算是夏沧亲至,吾亦无所惧。”第二魔神冷冷的开口,抬手间,六根锋利的指爪在空间上划出六道漆黑的线条,如同小孩涂鸦一般随意。

    这是第二魔神对吴笛的第一击,被吴笛挡住,这一次它与屠夫四人结成的神灵法阵碰撞在一起,声势更为的浩大、无边。

    最终待得一切平息,第二魔神依旧一步未退,而屠夫四人却是足足飞出了数十万里,量天尺上的光芒略微黯淡,降魔杵上佛光与魔气纠缠在一起,七宝妙树之上有数片叶子闪烁不缀,相比之下,却是唯有那柄看着有些残缺的神剑依然如故。

    ‘叮叮咚咚’

    清脆的铮铮琴音在天地间响起,洛水界的老圣人盘膝于虚空之中,在他的身前横陈着一张古琴。

    伴随着他的每一次落指,都有一口圣人精血随之喷吐而出,与琴音混合在一起,向着第二魔神发动无上攻伐。

    这是洛水界古世家的自古传承的神器伏羲琴,来头大到无边。

    配合着洛水界老圣人的弹奏,英才府的两大圣人化作两道纠缠的圣光,最终与高空中那包裹在无尽光明中的某样物事融为一体,化身一条黄金神龙,翻云覆雨。

    一张浩大的图卷横空而起,其中有山川大地更有无尽虚空,带着空间与时间的力量,这是九黎古世家的十界图。

    ……

    各方势力底蕴齐出,纷纷动用了最强手段,为的就是将第二魔神扼杀在‘摇篮’之中。毫无疑问,被封印了两百万年,如今堪堪出世的第二魔神是他最虚弱的时候,若是待得他恢复巅峰,而大陆上却没有巅峰至神出世镇压祸乱,那么一切终结。

    “杀杀杀”

    神龙腾空,十界图席卷,风雷神锤舞罡风……第二魔神身周,诈开一片片绚烂到极致的光雨,无穷无尽的恐怖攻击将第二魔神淹没在其中。

    然而令的众人绝望的是经受了如此爆发性的冲击之后,第二魔神依旧毫发无损,所有的攻击尽数被第二魔神身上的那一件仙金战甲所挡。

    ……

    与此同时,沧海关唯一没有倒塌的一小段城墙,幽海魔枪死死的将吴笛钉在城墙之上,从魔枪上扩散出一片凝而不散的雾霭,护持住这一小段城墙。

    鲜血从吴笛周身各处淌落,不只是心脏位置,如今的吴笛如同即将破碎的瓷娃娃,周身上下密布着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条裂口,流淌而出的鲜血将吴笛浸染成一个血人。

    城墙上,酒娘身上扩散出道道微光,守护着她,此时酒娘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嘴角有圣血淌落,在幽海魔枪与第二魔神的术法空间之中坚持至今,酒娘已然是极限。

    在她原本光洁雪白的皮肤上,时而闪过一道道黑色的线条,那是魔气入体所致,若是不及时排除的话,酒娘的圣人根基将受到致命的侵蚀。

    “臭小子,听到的话就快点起来,看看你现在的惨样,实在是太丢人了。”酒娘不顾形象的怒吼道。

    然而吴笛依旧保持着一手握枪的姿势,眼睑垂落,一动不动。

    就在酒娘准备不顾一切的挺进之时,忽然,一只黑色两色蝴蝶突兀出现在酒娘身旁,蝴蝶阵图一闪,将酒娘及时传送了出去。

    黑白小蝴蝶无视周围的不祥雾霭,自由的在其中展翅穿行着,围绕着吴笛转了几圈,最终什么都没做便是离开,向着第二魔神本体所在的方向振翅,原本的小蝴蝶在这一刻迎风暴涨。

    而也就在这只黑白小蝴蝶离去之后不久,被钉在城墙上吴笛久未曾动弹过的身躯忽的起了变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逐渐在吴笛体内凝聚。

    吴笛的眼睑依旧深深的盖着,垂着的左手却是缓缓抬起,与右手一起将那幽海魔枪握在一起。

    ‘咚’幽海魔枪被拔出一寸。

    接着是第二声‘咚’,依旧从吴笛体内传出,只剩下最后的枪头还插在吴笛的胸口。

    随着第三声心跳声,幽海魔枪被吴笛完全的拔出胸口。

    遥远的沧海上空,第二魔神不再沉寂,抬手间将英才府的两大圣人化身的黄金神龙撕裂,黄金血液飘洒,紧接着第二魔神的身周出现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拉扯着所有圣人不由自主的靠近,最后于一瞬间爆发,将所有的圣人神器掀飞出去,只有那只黑白蝴蝶,虽然伤痕累累,但是依旧挺立。

    第二魔神伸手向黑白蝴蝶抓去,不等那只魔手来临,黑白蝴蝶翅膀忽的收拢,旋即自主分解开来。

    正当第二魔神因此而皱眉之际,就连他也没察觉到的是,一道浑身是血、原本应该被他钉杀在城墙之上的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后,右手板砖脱手而出,拍在第二魔神的后脑上,同时左手那柄属于第二魔神的幽海魔枪刺出,径直将之洞穿。

    同样的画面但是双方的立场在这一刻完全对调。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