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要回去找我爹

    一夜的喧闹似乎并没有打破舒县第二天的宁静。

    无论是世家还是百姓,大概都已经熟悉了这个新上任太守的行事风格,大晚上放火烧人老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多也是见怪不怪,心想着哪个站错队的倒霉世家又遭了殃。

    太守府上还是热闹,因为昨夜的先发制人,高云已经先一步的去休息。但是对于周泰这样的武人并不需要,此时的他来回的在院子里走动,显得十分急躁。

    蒋钦破天荒的也出现在了太守府的,若是按照高云的安排,这一阵子他都是不会露面的,可是眼前的宅子里却有一个特殊的人物,所以他也是不得不来到了太守府中。

    “幼平消停会儿。”

    看着周泰不停的转悠,蒋钦却是一脸黑线,无法忍受之下才说了这么一句。

    其实也不怪蒋钦,周泰永远都是这么个急性子,以前做江贼的时候蒋钦就抱怨过不少,如今更是如此。

    “公奕,你不知道,这个甘兴霸武艺恐怕都是超越我们的意料之外了,以前总以为他只是胜过我一筹,但是昨晚看来哪里还只有一筹这么一点。这小子以前要是发全力,估计我都撑不过三十回合。”

    蒋钦毕竟没有参与昨晚的行动,对这些细节也只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被周泰这么一讲也来了一丝兴趣,便是问道。

    “听说是子义击败他的,那你这么说子义武艺是强于甘宁了?”

    “子义强是子义强,甘宁强是甘宁强,他们强在不同的方面,天下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事情,他们那种高手直接对决更是不好说。”

    “什么意思?”蒋钦的武艺还没有突破九十大关,他只是一个善于统率的将才,再加上周泰说话还有些咋呼,总显得有些听不明白。

    “哎,说了你也不懂。”周泰双手叉腰摇头,“甘兴霸的速度在江里是出了名的快,他的优势肯定是速度了。但是子义看起来似乎速度,技巧,力量,身法都是兼顾,却是每项都很突出,甚至战场之上还知道随机应变,这才是子义真正的可怕之处!”

    每个人有优势蒋钦知道,比如说武艺方面,他的击技就是最为出色的。按照周泰的说法,太史慈是十项全能他也能够理解,毕竟中原之大,奇人异士辈出,太史慈的武艺他毕竟是见识过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高手之间在搏斗之时的临阵变招,先不说他还达不到这个层次,就说他没有参与昨夜的计划,也根本不知道太史慈使出了一招四两拨千斤将甘宁的穷追猛打一一化解。

    看到一向粗线天的周泰还指了指脑袋,他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一向扮演猛将角色的好友居然会怀疑到自己的智商。

    蒋钦尴尬的笑了一会儿,耳中便是传来了咯吱一声,抬头一看才发现房门慢慢打开,吉平已经探着身子走了出来。

    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任务,蒋钦明白高云想要招揽甘宁的决心,就像当初招纳自己与周泰一样不容出现一点闪失,今天要自己过来,很大程度上就是做了说客。

    吉平看了看两人,脸上划过一丝笑容,“进去吧,已经苏醒,只是战斗时候脱力虚脱了,已无大碍。”

    当甘宁看到了周泰蒋钦的时候,脸色还是有些惊讶的,可是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他此行的目的虽然是为了维护江贼业内的尊严,打着为周泰蒋钦报仇的旗号,但是昨夜战局太乱,陷阵营又是管亥发号施令,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见到周泰。

    现在看到了两人,刚才通过吉平已经知道了这是太守府,甘宁是机智的,想想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们这两个家伙,我还以为你们死了,来了舒县一点消息也没有,不然我也不会着了高子叹的道了。”

    甘宁说的已经有些释然,周泰只是在一旁赔笑,而蒋钦却是说道:“我听你手下说过了,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对手,但是你有为我们报仇之心,我与幼平还是要感谢一二的。”

    “去去去,我可不是关心你们。我说你们怎么说也是这长江上有名有姓的江贼,就这么死在一个太守身上也太憋屈了,我甘宁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护我们江贼的尊严。”

    甘宁说完,周泰已经笑了,他拍了拍甘宁的肩膀,三人也沉默了一阵子。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子叹手下做事?”

    “恩?”

    周泰起身,“你肯定要问我们在子叹手下能得到什么,老实说吧,我已经是陷阵营的总统帅。至于公奕,你去问他。”

    “幼平说的不错,我虽然现在还是赋闲在身,但是太守说过会让我继续在我擅长的领域上发展,应该还是操练水军这方面吧。”

    陷阵营,操练水军?听起来都是个很不错的归宿。他甘宁自认不弱于周泰蒋钦二人,而且现在周泰蒋钦联袂出现来劝自己,他有理由相信这一切都是高云安排的结果。

    所以说高云十分看重自己?

    甘宁咽了一口口水,他欣赏高云不假,但是他也要考虑清楚高云身后的势力。

    寿春袁家,江南第一诸侯,大有割据中原之势,势力也绝对是当世翘楚。他和他老爹是想远离巴蜀那个是非之地,他也曾经考虑过袁术,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还是放弃了。

    而现在高云却是主动邀请,被人看重总比自荐要好上很多,更何况他还听说高云是袁耀的绝对心腹,袁耀又是袁术的独子,他有理由相信高云会有个美好的前程。

    可是这些事情还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他挑了挑眉,便是抬头问道:“高子叹能给我什么?”

    “太守说过,兴霸若是原意投纳袁世子门下,便是会以上将军待之,不久的将来还会让兴霸扬帆起航,远渡海外。”

    上将军之礼是甘宁想过的待遇,但是这远渡海外是否说的有些过了?他自己是江贼,现在的造出来的船,哪里能承受海上的大风大浪?

    “什么意思?”

    “兴霸是不是忘了当日我等在江中打捞出来的锦盒?其中图纸我们一人一半,而那个经过子叹研究已经发现是能人留下的造船图,只要图纸齐全,凭借陆家的造船技术,扬帆出海绝对不是难事!”

    原来如此。

    甘宁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明白了那个看似没有任何用的图纸会有这么大的能耐。他向来都是喜欢自由,如果有机会能够远渡海外,开阔疆土,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这种机会。

    要知道如果能够开辟海外,那绝对就是一个民族的壮举,他甘宁必将名流青史!

    可是他仔细一想,才发现了一个事实。那个装有图纸的锦盒在自己元日回巴蜀老家省亲的时候一把放在了包袱之中。回来的时候又没带上,现在那个锦盒应该是安安静静的躺在蜀地。

    所以无论是为了这个图纸,还是为了回去与自己父亲商量出仕袁家的事情,他都决定自己必须再短时间内在回一趟老家。

    “哎。”甘宁叹了口了气,“你们是不知道,那个一般图纸被我落在了巴蜀老家之中。如今想要我必须亲自取回,再说出仕的事情,我正好也要回家与家父商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