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95年9月,离孙策渡江南下江东仅仅不过六个月,孙策就由三千人马发展到拥兵七八万,坐拥豫章、丹阳、吴郡、会稽四郡的一方豪雄,短短六个月就平定江东,天下震惊。

    而后孙策招贤纳士,有吴郡朱家朱桓,会稽豪杰贺齐、留赞、全综,江东名士虞翻、阚泽、骆统,还有避难江东的潘璋、严畯、薛综、程秉等人尽皆慕名来投,一时间,孙策势力大涨,声势大振,隐隐有追赶刘备、曹操等人之势,虽然还没宣布脱离袁术,但明眼人都知道,孙策已经成为了一方诸侯了。

    长安城,大将军府中,皇甫坚寿看着“天眼”传来的战报,默然叹了口气,喃喃道“江东啊,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身边传来一声清丽的声音,正是在边上看书的蔡琰。

    “没什么,就是孙伯符这小子,不让人省心啊,区区六个月就拿下了江东,这是要不得了啊。”

    蔡琰眉头微蹙,不太确定地问道“是那个孙文台之子?”

    皇甫坚寿轻笑道“除了他还能有谁这般大胆,三千人就敢去打刘繇,当真是骁勇啊,再加上周瑜辅佐,袁术那小子,嘿,这次要悔青肠子了。”

    蔡琰摇了摇头,不再接话,这政事她并不愿参与进去,而且她知道,接下来,自家夫君只怕要为那孙伯符封官一事烦恼了。

    皇甫坚寿此刻确实很是烦恼,按理说,孙策得了江东四郡,已经算是当世实力强大的一路诸侯了,属于那种不可忽视的势力了,至不济也得封个重号将军,封侯了。

    可偏偏他名义上又是袁术部将,而且还是攻打了朝廷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之后才得的地盘,要是给他封侯拜将,只怕又有人会来说话了。

    更何况其父孙坚昔日与自己还是故交,这封高了,不妥,封低了,也不妥,确实让皇甫坚寿很是为难。

    经过仔细斟酌后,皇甫坚寿终于拿定主意了,开始写到委任:故豫州牧,长沙太守,乌程侯孙文台之子孙策,年少有为,骁勇善战,为国征战平定江东贼寇,本应……,但因其无故攻伐扬州刺史刘繇,故此……,今陛下圣恩,封其为讨逆将军,领吴侯,乌程侯爵位由其弟孙权继承。

    看着这封任命,皇甫坚寿满意的笑笑。旋即又想到如今河北战场上,公孙瓒死守易京,袁绍已经稳操胜劵,逐步蚕食幽州各郡的情况,心情又好不起来了。

    原本他联合张燕一起出兵威胁袁绍侧翼,可袁绍居然连接乌桓人阻击张燕,使其损兵不少,只得撤兵回山,而并州的杨秋和河内的李典都被袁绍部将张郃、高览给挡住去路,无法建功。

    想到这里,皇甫坚寿不禁暗自叹息:公孙伯珪啊,你自己都放弃了,叫我怎么救你,可惜了赵云和田豫啊。这两员大将不知道要便宜谁了。

    任现在关东诸侯打生打死都和自己没关系了,袁术、曹操、刘备三家大混战,自己只能看着干瞪眼,没办法,一连打了几场打仗,现在没有了粮草,今年好不容易休养生息一年,屯了点粮草,要是再打上那么一两仗,只怕又要粮尽了。

    只能等明年再看了。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练练兵,增强一下战斗力。

    不过好在之前将羌人和匈奴人打怕了,现在就连鲜卑人都离自己远远的,不敢随意招惹自己,除了益州的刘焉部将张任有事没事跟自己来场小规模的火拼,其余的荆州刘表、兖州曹操都没有招惹自己的心思。

    就这样,皇甫坚寿没事调戏调戏家里的两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逗逗自己的一双儿女,然后就是时不时还要处理一下政务,时间就来到年关了。

    这一日,皇甫坚寿正闲来无事,拿了本杂书在院子里消磨时间,忽然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他抬眼一看,原来是貂蝉和蔡琰二人联袂而来。

    看着皇甫坚寿那疑惑的眼神,蔡琰轻笑道“夫君,近日闲来无事,又将近年关了,许久未曾出门游玩一番,不如今日陪我们上街走走吧。”

    皇甫坚寿顿时额头流下三滴冷汗,看来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女人逛街的天性都是不会变的,他清楚得记得,前两个月,他陪着两位大小姐去逛街,那是大包小包买不停,足足从上午逛到天黑才回来,愣是把他这个沙场老将给累惨了,打一天的仗也没这么累来着。

    看着皇甫坚寿嘴唇微抖,蔡琰嘴巴一撅“怎么,不愿意啊?”

    皇甫坚寿连忙蹦了起来“怎么可能呢,当然愿意了,去,一定要去。”

    他能不愿意嘛,要敢不去,说不定今天晚上连床都不让他上了,那他哭都没地儿去。

    招呼了一众亲兵护卫,我们的皇甫大将军就可怜兮兮地跟在两个大美女身后出府,一路朝坊市走去。

    一行人男的俊朗,一身上位者的气势,女的绝美,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身后还跟着二十余名精悍的护卫。而且这些护卫一身凶悍地气息,一看就是那种历经血战的沙场老卒。

    明眼人都知道这定然是长安城中的大人物,不可招惹,所以即使有两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在,几人游玩半日,直到中午也没有不开眼的人来找麻烦。

    “走吧,逛这么久都饿了吧,去前边那酒楼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去。”皇甫坚寿见已经到了中午,便对二人说道。

    这座酒楼高三层,是全木制结构,在这汉代,有这么高的酒楼实属难得。

    而且看这酒楼所处的地段,楼内的装饰,只怕全天下都找不出几家这样的酒楼来,环境素雅,挺不错的。

    走进酒楼,立刻就有小二迎了上来“几位贵客,楼上请,楼上请。”

    小二在这市井厮混数年,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见一行人个个气质不凡,定然是某个豪门大少出来游玩,因此径直领着几人上了三楼雅座。

    三楼座位不多,不过十余张桌子。此刻已经将近一半位置有人坐了,看模样基本上都是长安城中的世家子弟或者是来长安游玩的外地士人。

    见到两个气质不同的绝世美人到来,那些正在用餐的男女都不禁将目光投向两女,待到见到三人身后的一群护卫,顿时眼神一缩,随即将目光收了回去,纷纷猜想,这三人到底是哪家的族人。

    皇甫坚寿扫了一眼,选了一张临窗的位置,随即对身边的护卫头领说道“你们都去二楼找个位置吃些东西吧。”

    那护卫头领点点头,随即对身后一众护卫道“一半人先下去吃饭,一般人留下来保护主人。”

    皇甫坚寿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他从凉州就带着的老兵,就算自己命令他们,他们也不会全部去的,他也就听之任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