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二十章

    叹了口气,士却道:“李术却是位人才,可惜此人城府太深,野心太大,做事又太过急功近利。”

    这时,一员看似校尉的家伙从前方策马来到四人身前,指着前方那座有些“低矮”的山,恭敬道:“主公,翻过这座山就是江东建安郡地界了,大军是否加快前行?”

    眼睛一亮,黄有拉开嗓子,大声道:“废话,当然是加快前行,到了地面好安营扎寨。”接着拍了拍肚子,嚷道:“吾这肚子实在是饿的慌。”士家虽然是曾今是大族,但长期生活在交州,除了士以外都或多或少的染上了些毛病,这黄有长的不仅像蛮族,平时也是大块喝酒大块吃肉,没半点大族的贵气。

    绵延不绝的八万大军,有的是精锐,有的是零时抽调当地山越族的族兵,但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善于爬山,上面下了命令,这速度自然是大大的加快,不过一个时辰,就到翻过了前面这座山,顿时,一片开阔的地带尽收眼里,有流水,有树林,亦有杂草丛生的平地。

    一股股清脆的水流声传入耳中,显示着江东到了,“大哥,我去打点野味,填填肚子。”话音未落,黄有的坐骑迅速的消失,随着他的主人踏入了一片树林之中。

    虽然他弟弟没什么头脑,但一身蛮力冠绝交州,是交州唯一哪的出手的战将,不然也不会身居太守之职。

    苦笑一声,士亲自指挥陆续到底的大军清理草丛,安营扎寨,期间又是一个时辰,能够容纳数万大军的营地已经初具规模,而黄有猎到的一只鹿科动物已经安然的躺在了大帐中的火炭之上,黄黄的表皮散发着一股馋人的香味,偶尔滴落的一滴油脂,在火炭上冒起一股香烟,怎么看就怎么想吃下它。

    拿出一个小型的弯刀,薄薄的刀刃,显得锋利无比,黄有先是割下条后腿递给大哥,自己则大大咧咧的割下另一条后腿,撒开腮帮,猛啃,弄的整座大帐都是那啃咬的声音。

    把那条大腿切成小块小块吃的士眉头一皱,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让黄有收敛一点,转头对程秉问道:“到达的大军有多少人?”

    “由于山道狭长,到达的不过一万余,最后面的恐怕还没走一半,要全部集结恐怕得三天。”程秉面露苦笑,交州的情况跟益州差不多,也算是易守难攻,但不管是人口,还是兵力等综合实力却大大的逊色,而且岭南山脉更是绵长,气候湿润,说白了就是难走。

    “不等了。”面色一变,这地方可不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偶尔有民众进山打猎,迟了恐怕建安方面就有了防备,“拿地图出来。”

    程秉迅速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份简陋的山上图,放到士的案上,看了眼地图,把手指放到最近的南安。断喝道:“黄有。”

    “末将在。”黄有吐出一根骨头,起身拜道。

    “领三千精兵取南安。”

    “本将与长史率八千精兵随后赶到。”

    “诺。”黄有、程秉应道。

    “士壹。”

    “末将在。”士起身拜道。

    “留守大营。”“诺。”

    南安城,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四周有数座小山,亦流淌而过,典型的江东地形。

    城墙看起来年久失修,而且有的地方像是刚补的缺口,过道上,一排排的细缝里还残留着些许苔藓,护城河是从附近的一条小溪里的水引过来的,小而窄,街上到处都是贩卖兽皮和一些深山里特产的药材,偶尔还有身穿“古怪”衣服,面貌粗犷,身配大刀的蛮族人出现。

    东方露出一丝丝光亮,随着这丝光亮,城南的吊桥缓缓的降下,巨大而有些腐朽的城门从当中裂开一丝缝隙,几个小卒,提着长矛例行公事的打算在此守到中午。

    其中一个年岁较小的卒子,抬头看了眼城楼上皮甲鲜明,长矛闪着寒芒的士卒,再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行头,苦着连问旁边一个年纪最大的家伙道:“伍长,咱们什么时候穿的能像他们一样啊?”

    回应他的是一个只有力的巴掌,这伍长显然不是什么善茬,骂道:“你小子做白日梦,那是郡兵,瞧你这单薄的样子,就算是守城门十年也提拔不上去。”

    这地方说起来算是郡的治所,但地处偏远,自然没什么油水,几个小卒身上穿的皮甲亦是东一个洞、西一个洞,看着向乞丐服,手上的长矛早就生锈,像烧火棍。

    吕布下令没个郡的兵马人数在三千,兵器、铠甲都是由刺史部,直接颁发的。比之这些看门地自然是比较高档。

    互相调笑打屁中,一阵马蹄声响起,众士卒皆是讶然,要知道建安这等偏远的地方很少能看到起码的人,而且听声音好像只有一个人,难道他不怕被山越人打劫

    伍长抬头远望,远处那骑士越来越近,他面上的却是越来越黑。“嘭。”那匹瘦小的马倒在他身前数米远的地方。上面那名身穿皮甲的骑士。甩在地上。

    疾步上前,伍长把这人抱在怀里,猛摇了数下,这人才晃晃悠悠的醒来,沙哑着嗓子,虚弱道:“南安城南突然出现一股一万到一万五左右地大军,将旗上书写着“士”字。县令推断是交州士家,吾来时,南安已经….已经被破,一个照面啊。”说完,脑袋一倒,又晕了过去。

    “把这人抬下去休息,关紧城门,吾去通报郡守大人。”伍长一把把这人丢给身后地士卒。跑步到郡守府。端是松弛了一下颇为老地骨头。

    也不跟守门的士卒废话,直接跑到建安郡守虞翻的书房,“两位小哥。麻烦进去通报大人,小人有紧急军情禀报。”伍长趴在房前,喘息道。

    “进来。”放下手中绣简,虞翻三十来岁的面庞白皙依旧,而且颇为红润,看起来气色不错,一身文士袍服,使得整个人显得秀气十足。

    除开孙氏覆灭时的那几日的沉痛之外,虞翻的心情也逐渐平淡,到被“发配”到这破地方为官后,亦是平平淡淡,偶尔修修破旧地城墙,管管芝麻大的小事,最大的莫过讲读学问,凭他在江东的名气,即使在这破地方,听讲的人数也在四、五百,让他还没有老的心大慰。

    刚起来读书,听见居然有紧急军情,到是颇为好奇,这地方最大的事情恐怕就是几千山越兵“路过”,但一般交给都尉处理的,难道平静了这么些天,自己还能一展才能?

    “大人,南安发现交州大军,南安城被破。”伍长来不及用什么敬语,焦急地把那个骑士地话说了一遍。

    眼神一凝,面上到是处变不惊,心下却想到,交州再怎么“破烂“也不可能只这么点兵马,士不出则已,出定当是倾立而为,加之此人在山越人的心目中威望之高,乃千古第一人,召集点兵马还是可以的,这恐怕只是前部,麻烦了。

    “来人。”虞翻朝外面断喝一声,门外两个守门地士卒,应声而至。

    “汝去把消息带给都尉,让他封闭城门。”虞翻对那伍长言道。

    “诺。”

    “汝去命令郡丞,让其召集城中精壮帮忙守城。”虞翻转头对一名小卒道。

    “诺。”

    “汝。”虞翻的眼神定睛在最后一个小卒身上,思虑了片

    四周看了看,最后定格在案上的几卷竹简上,时间紧心,拿起三卷竹简,微微的放平,以背面朝上一字排开。

    拿起毛笔奋笔疾书,手腕沉稳有力,片刻后,一行行漂亮的小字逾越于片片竹简之上,满意的一笑,抬头言道:“汝去找三个可*之人,分别把这些竹简交给安越将军步鹫、潘阳都尉凌操校尉,最后快马报于军师刘。”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拿起竹简,递给这小卒,嘱咐道:“完事后记得把这些竹简要回来。”

    “诺。”慎重的接过这三卷绣简,小卒恭身退下。

    三千兵马,只要坚持两天,步鹫所部八千人就会赶到,三天后,凌操的三千人亦会赶到,足矣坚持到刘做出反映,可惜啊,跟别的都尉都不太熟,不然可以套套交情。

    就是官职再高点也好啊,只要调集四周的兵马,我就能守上个把月,现在只能祈祷刘不是饭桶把。

    建安整座城池都了起来,四座城门紧闭,城墙上不断的闪现一队队神色肃穆,满带杀气的士卒。城内则到处都有报名参战的百姓,当然,是虞翻下令弄了个小小的假道消息,把攻破南安的交州兵改成了附近的山越大族,尧芒、循稀等族的联手。

    一丝肃杀而凌厉的杀气开始在这座民风彪悍的小城内形成,等待着暴风的飘来。

    慢慢的天上的太阳从东面漂到了正中,南面方向亦有一大批皮甲整齐的士卒,踱步而来,那杆血色的将旗亦变得飘飘欲起,一股血腥而妖艳到极点的杀气迎面扑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