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就任州牧

    高顺制定的粮食价格被执行的非常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全国的粮食价格越来越高,效果逐渐显现出来,使得大量的百姓无以为继。

    徐州、豫州、荆州、司隶等地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他们都打着黄巾军的旗号,加上冀州的黑山军各部此伏彼起,声势复盛,在大汉逐渐形成燎原之势。

    他们攻略郡县,劫掠大族富户,造成极大的恐慌;官兵在镇压中遭遇接连失败,令皇帝刘宏大为恼火,让他庆幸的是北疆还算安稳,没有蛮夷来捣乱;现在只有青州、幽州以及高顺和周飞控制的并州部分郡县还算安宁。

    灾害天气接连不断,干旱连复一年,粮食逐年减产,粮价飞涨,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卖妻卖儿女者已不罕见,易子而食者时有发生。

    很多人都预料到天下大乱将至,都开始为未来做筹备。

    三月,太常刘焉刘焉目睹朝纲混乱、王室衰微,故向朝廷建议说:“刺史、太守行贿买官,盘剥百姓,招致众叛亲离,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

    州刺史本为朝廷派往地方的监察官,东汉以来,渐向地方行政官转化;皇帝刘宏为镇压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遂从刘焉之议,改州刺史为州牧,以重其职,镇压叛乱,平定四方。。

    于是,州牧成于居于郡太守之上的行政长官,握有一州军、政大权,职位甚重;从此州牧各据一方,形同割据政权,这种状况最终演化成为汉末诸侯割据分争的局面。

    刘焉本来想领交州牧,远离中原,躲避祸乱;因为他听侍中董扶说益州有天子之气,心中大喜,便改向朝廷请求为益州牧。

    当时,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

    于是朝廷便以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封其为阳城侯,命刘焉前往益州逮捕郗俭,整饬吏治、安抚百姓。

    因为道路不通,刘焉暂驻在荆州东界。

    此时郤俭已被黄巾贼马相等杀死,但是刚称帝几日的马相又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贾龙于是迎接刘焉入益州,治所定在绵竹。

    刘焉上任后,任命贾龙为校尉,将他迁到绵竹居住;刘焉安抚收容逃跑反叛的人,极力实行宽容恩惠的政策,但内心已别有图谋。

    与此同时,周飞被任命为并州牧兼任河东郡太守,驻地从太原郡晋城改为河东郡安邑,远离高顺的桃园堡;陛下意欲用周飞牵制高顺。

    房良被任命为青州牧,,继续兼任泰山郡和琅琊郡太守,驻地改为济南国东平陵城;武安国被任命为济南国相。

    冀州刺史刘虞被任命为冀州牧,也是为牵制高顺所设。

    第一批州牧共设了四位,皆为皇亲国戚或者宗室之人。

    让高顺震惊的是,周飞和房良被任命为州牧后,系统认可的地盘迅速增加了二十万平方公里,包含他们所有辖区的面积,此时,系统认可的面积已达到六十多万平方公里。

    高顺开动脑筋,若是他被任命为幽州牧,则有可能让系统再升一级,或者接近升级的标准,于是与马贵等人商量之后,派人给张让和大将军各送去千金,并让苏双要不惜代价的在京城活动,一定要谋取幽州牧之职。

    获得朝廷任命的幽州牧,可在未来军阀割据中占得先机。

    到六月,皇帝刘宏在张让和大将军等人的建议下,方任命高顺为幽州牧,继续兼任征北将军;雁门郡、定襄郡、云中郡和五原郡等依然归征北将军府管辖。

    刘宏认为,既然高顺忠心耿耿,且已经是征北将军,北疆已在他的实际控制之下,即便不任命他为州牧,也改变不了现状,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且方便以后周飞收回高顺对雁门郡、定襄郡、云中郡和五原郡等地的管辖权。

    为此,皇帝刘宏向高顺索取了三千金,高顺爽快的缴纳了三千金。

    高顺成为朝廷任命的第五位州牧,位高权重,极为荣耀。

    让高顺大为兴奋的是,被任命为州牧之后,系统认可的地盘迅速增加了三十万平方公里,立即打开系统地图查看,广阳郡、渔阳郡、右北平郡、辽西郡、辽西属国、辽东郡、乐浪郡等都成为他的地盘。

    加上周飞和房良所辖地盘,系统认可的地盘已有九十多万平方公里,离下次升级需要的一百万平方公里只差一点了。

    高顺决定,等稳定州内事务后,他便亲自出马,远征漠北的鲜卑人,占领更多的地盘,让系统尽快升级。

    原刺史府的官吏全部转为州牧府任职,职责范围变动不大。

    为了不引起陛下和朝廷官员的疑虑,高顺决定,一切地方官员照旧,只是派出大量的中级文官任督邮,加大对地方官员的监察力度,但有违法乱纪者,立即惩处。

    同时,加强对各郡官兵的管理,派人审查各郡县官兵,不合格者坚决淘汰,重新登记,薪俸照实发放,避免吃空饷的存在,并加强对官兵的训练力度。

    高顺雷厉风行的整顿军务,让各郡都尉和长吏的权限受到很大的约束,有人迅速投入高顺门下,有人则识趣的辞去公职,避免被高顺抓住把柄而自取其辱。

    其中辽东属国都尉宗员,成为第一位辞职的两千石高官;对于辞职者,高顺一概批准,并对其过往之事盖棺定论,一概不究;这使得更多的官员相继辞职,他们可不想被高顺抓为典型,能及时脱离这是非之地,对他们来说已是万幸;高顺此举也是做给全国官员看的,只要建立起他的信誉和口碑,此后统一中原的时候,将会减少很大的阻力。

    为了保持低调,程立继续在肥如县和青龙县练兵,田丰继续在宁城练兵。

    徐荣被加大了任务,接替宗员任职辽东属国都尉,并负责监管、整顿辽西郡、玄菟郡、辽东郡和乐浪郡的官兵。

    而广阳郡都尉程普、涿郡都尉褚燕和右北平郡都尉张郃以及所辖官兵直接归于征北将军府管辖,并派韩当接任渔阳郡都尉,一并归到征北将军府。

    现在高顺地盘扩大,只是每月获得的系统积分便有九十多万,更是财大气粗,所以命令加大征兵力度,田丰和程立所辖骑兵在一年内务必扩编到五万人,各郡骑兵和步兵皆不得低于五千人。

    在经过调整之后,各郡太守的权力被大大削弱,只负责行政和民生,军事权力被剥夺,全部归于征北将军府,太守只有辅助之责。

    随后,便是大规模的基础建设和民生建设,既能扩大百姓的收入,又能吸引更多的流民,还能方便扩展商贸,为将来的战争做准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