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算盘珠子噼啪响

    丹田生真元,是谓一境凝元,说来来简单,亦看似由内而外,但偏偏是最下苦功的由外至内。一境凝元者,在于外锻筋骨皮膜,而后丹田生气感,纳真气而不漏,方才谓之凝元,是实打实锻炼体魄的水磨功夫。

    真气即生,以真气淬炼五脏六腑,窍穴经脉,使其坚之如石,韧之如丝,能承受更多真气的冲刷碰撞,谓之二境五蕴。

    武者一境二境,看似都是锤炼体魄的功夫活,区别只是一个由外至内,一个由内至外,但偏偏这两个境界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和金玉其外铁石其中的差别,无论真气还是劲力都是天壤之别。

    同境争斗,斗智斗勇;而不同境界的争斗,基本就是猫戏老鼠,以力压人的简单事。虽说春秋甲子大风流,江湖代代有英才,历来不是没有越境败敌杀人的天之骄子,但俱是一时翘楚,江湖真正的风流人物,可不是唐笑风这种仅仅踏足武道之途不足月余的半吊子货。

    先前唐笑风能逼退雷虎,一则是他出其不意,关键还在于雷虎抱着戏耍的态度,没有尽全力。

    现在雷虎既然伸出了爪子,不再隐藏实力,唐笑风也不会蠢到再硬碰硬,猫戏老鼠容易,若真的再如先前一般老鼠戏猫,可真真就是自不量力了。所以他现在只能逃,只能躲。

    在雷虎扑至的那一瞬,唐笑风右脚蹬地,身子紧贴地面如游蛇,掠向店铺的大门;然而,雷虎仿似早就看穿了其的打算,后发而先至,生生在唐笑风掠出店门前堵住了门口。

    唐笑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游蛇般的身躯在靠近店门时,双手在地面轻拍,爆竹声声间,整个身子竟直立而起,紧接着向后倒飞而回。

    看着躲过自己一扑的少年,雷虎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双手平平下压,看似轻柔无力,落下时却平地起风雷,一股巨力凭空而生。毫无准备的唐笑风,直接被这股巨力拍撞在胸腹上,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撞击在身后的柜台上,面容瞬间惨淡如纸。

    虽然状似惨烈,但唐笑风知道自己其实伤的并不重,雷虎最后关头还是手下留了情,并没有伤及他的脏腑经脉。

    “多谢雷爷手下留情!”

    唐笑风苦笑一声,雷虎留手是人情,不管承认不承认,愿意不愿意,这声谢字该说还是得说。

    “哼……”

    雷虎冷哼一声,面色稍霁,若不是惧怕唐笑风身后的英贤书院,他岂会手下留情,若不断了其武道修行之途,以绝后患,就是他雷虎今儿个吃错了药。

    “谢归谢,但该做的事晚辈还是得做。”唐笑风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轻轻道:“晚辈在此先向雷爷赔声不是?”

    闻言,雷虎怒极而笑:“小子,别以为仗着大先生和小先生就可以为所欲为,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惹急了虎爷,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反正我雷虎命贱,比不得大先生的学生金贵,一命换一命,也值当了不是?”

    “雷爷,雷爷,小孩子的气话而已,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宋三从柜台后钻出,小跑到雷虎面前,低声劝解道。

    “现在不是我雷虎愿不愿意低头的问题,关键是有人不愿意给老子台阶下。人活脸,树活皮,若今儿我弯了这个腰,这江湖的脊梁骨可就垮了,以后在常山地界,谁听到我雷虎的名字不得往地面啐上一两口,这个脸,我雷虎可丢不起,也丢不得!”

    雷虎伸手轻拍着宋三的面颊,眸光阴沉如水,冷笑道。

    被拍着面颊的宋三眼眸中闪过一丝寒芒,旋即消失不见,赔笑道:“我去劝劝,大家都在西流地界混饭吃,抬头不见低头见,要以和为贵!”

    “宋叔,哦,差点忘了,你可不是真的宋叔,所以你也不用多费口舌!”唐笑风轻笑一声,不顾宋三眼中一闪而逝的冷冽光芒,看着雷虎道:“雷爷,你确定你的猛虎醉是向这个假宋叔买的,若然不是,你那单生意可就要黄喽!”

    “什么意思?”

    雷虎闻言,下意识远离宋三几步,看看宋三,又抬头看着斜倚柜台言笑晏晏的少年,惊疑莫名。

    宋三摇摇头,略显苦笑不得,如同长辈看着调皮捣蛋的晚辈一般,宠溺而无奈道:“小风啊,可别拿你宋叔开玩笑,快给雷爷道个歉,这事也就了啦。”

    听闻宋三的话,看着和自己印象中毫无差别的宋三,雷虎眸中闪过一缕被人戏耍的怒意:“小子,你敢拿虎爷开涮?”

    唐笑风没有理会雷虎的叫嚣,似笑非笑的看着宋三:“啧啧,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虽然伪装的很像,关于宋叔的性格、习惯、人际关系等都了解的很透彻,足以瞒过和宋叔不熟稔之人,譬如雷爷,他和宋叔只是生意往来,平素没什么交情,所以看不出来很正常。”

    “至于我嘛,经常来宋叔杂货铺买东西,偶尔也蹭吃蹭喝,恰巧知道宋叔的一些事情,对他的一些习惯也颇为了解。而你虽然伪装的很像,但毕竟不是宋叔本人,一些细微的动作无意间会按照你本人的习惯来,若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发现诸多破绽。”

    “哦,你倒是说说,我宋三今天怎么就不是宋三喽!”宋三笑眯眯的望着唐笑风,不怒不惧,一脸和善,怎么看也不像做贼心虚的模样。

    “其一,我每月都会到宋叔这儿采买置办东西,宋叔对我所需之物非常熟悉,以前不用我说,每逢十五宋叔就会把山上所需之物备好;宋叔可是出了名的精打细算,说白了就是见钱眼开,你说,他怎么会将照顾他生意的老主顾所需之物给忘了呢?”

    唐笑风说道。

    “年纪大了,昨晚忙到比较晚,一时忘了,很正常啊!”宋三笑眯眯道。

    “其二,宋叔是左撇子,人尽皆知,我进来时你正在用左手记账,盘点货物,没错吧?”看到宋三没有言语,唐笑风继续道:“但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砚台在右上角,这是右手书写之人的习惯,左撇子则恰恰相反,宋叔就是如此。这点,你又作何解释?”唐笑风挑眉问道。

    “嘿……”宋三摸摸鼻子,嘿笑一声:“我前几天伤了左手,一直在用右手记账写字,所以砚台摆在右边,今天左手刚恢复,砚台还没来得及摆回去,这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这个理由怎么听都有些牵强,就算你左手伤了,暂用右手写字,应该也不会将砚台移到右边吧!”

    唐笑风嗤笑一声,继续道:“方才雷爷一掌拍击在柜台上,震翻了货柜上的货物,你下意识伸手去接,用的也不是左手吧!一个惯用左手之人,岂会下意识用右手接物?你恐怕不是什么左撇子吧!”

    宋三呵呵轻笑一声,摇摇头,没有辩驳,这种理由,向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猜想,算不得什么有力证据。

    “其三嘛,先前我让你打一葫芦酒,要装满,你说是给邵大叔打的,其实那酒是给小先生的。”

    “这又有什么?”宋三疑惑道,就连雷虎也目光灼灼的望着唐笑风,静待他的下文。

    “呵呵,那个酒葫芦可是你亲手琢饰送个小先生的,你若真的是宋叔,岂会连这个都不记得?”唐笑风耸耸肩,道:“一个巧合可能是意外,但这么多巧合放在一起,可就真算不得什么意外了吧!”

    唐笑风抚了抚还有些发痛的胸膛,眸光清浅,却带着一抹胸有成竹的自得,打量着宋三:“这下,你应该没什么话可说了吧!”

    良久,宋三方才轻叹了口气,有些懊恼道:“后生可畏啊,早知道就不那么多嘴了!不过你既然早就看出来了,莫名其妙和雷虎打一架又是何意?”不知不觉间,宋三先前口中的雷爷,已经变成了现在的直呼其名。

    唐笑风摸摸鼻子,略显尴尬道:“其实,这些都是我和雷爷打起来后才想到的。因为按照宋叔和气生财的性格,看到我和雷爷打斗,怎么着也会立即上前阻止,而你不但没上前阻止,反而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看热闹,显得十分诡异,结合你前后所犯的错误,这才斗胆猜测的。”

    “另外嘛,你既然敢假冒宋叔,肯定有两下子,古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为了以防万一,我当然需要帮手。”

    “所以你现在说这些,就是为了拖雷虎下水喽!你拖雷虎下水,无非就是想看我们两个先斗个两败俱伤,然后你渔翁得利,既可以抓住我这个假冒宋三之人,又可以阻止雷虎干坏事,一举两得。啧啧,不得不说,这手算盘打得真响啊!”

    “只是,就凭他吗?”

    宋三缓缓直起身子,一股磅礴雄浑的气势从身上散发出来,本是瘦小的身躯,瞬间如高山般巍峨高大起来,特有的境界威压,令店铺内的唐笑风和雷虎面色大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