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西平苑

    “西平苑,断了琴弦,醉了红颜,也罢,庭前台阶,没拦住他越走越远。”

    在南楚,有座西平苑,诗剑情侠柳慕白曾栖居西平苑三载,醒而歌,酣而睡,日日醉复醒来醒复醉,天子呼来不上船。

    而在西流关,同样有座西平苑,不同于远在南楚秣陵的那座西平苑,西流关的西平苑没有所谓的诗剑情侠,没有所谓的芙蓉帐里,没有所谓的天子一呼三唤,有的只是一种名曰西平酿的好酒。

    西平酿,据说是位名叫西平的人所酿之酒,所以他的酒馆就叫西平苑,他的酒就叫西平酿,没那么多典故风流,也没那么多诗情画意。

    西平酿,是西流关里鼎鼎有名的一种酒,用山野的花果、青稞杂粮,佐以虎骨熊胆,配上酒馆自家特制的酒曲酿制而成,味道清新浓郁,甘冽香甜,兼有舒筋活络、强身健体的功效。城中家家户户,从小孩蹒跚学步开始,就会给孩子喝西平酿,练“大风诀”,打熬筋骨体魄。

    所以,尽管西平酿味道清淡甘甜,在很多边城人眼中,配不上他们豪爽阔广的胸襟气概,但绝对是最有名气的一种酒,是西流关所有人都喜欢的一种酒。

    有名的酒,自然不应该错过,就像到了西流城,一定要喝最烈的烈阳醉,最寒的霜风雪一样。

    唐笑风叫过店小二,点了一壶西平酿,要了一些店里特有的羊肉面食,同时,还点了一些清淡精致具有南方特色的小吃食。

    “这么冷的天,小风你应该多要一些好酒大肉,这样才吃的爽快,怎么净是一些青菜素食啊,在书院的时候,我也没发现你喜欢这种东西啊?”

    刚挥手让店小二离开,赵千山便搓着手,嚷着大嗓门抱怨道。

    “小娃娃说的不错,这风雪连天的,当喝些烈酒,吃些大肉,热热身子才是!莫要喝那些个轻淡的像水、娘们喜欢的东西。”

    赵千山刚说完,便听得邻桌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叫嚷道:“掌柜的,你说是不是?”

    “呵呵,魏老三,你也就嘴上说说,怎得不见你把自己手上娘们喝的东西放下?”西平苑掌柜,一个年约不惑的中年男子笑道。

    “嘿嘿,他倒是想喝烈酒,可惜呀,谁不知道他魏老三量浅没酒品,还怕老婆,喝烈酒不过三碗就醉,醉酒后专门喜欢调戏街上的小姑娘,他家的母老虎当然不依喽,禁止他喝烈酒,只准喝些个寡酒,还不准喝醉。要不然,回家准得跪搓衣板儿,睡冷板凳。”

    “哈哈……是不是啊魏老三?”

    酒馆里众人齐声笑嚷道。

    “哼,你们知道什么,我可是一家之主,她怎么敢让我跪搓衣板儿,睡冷板凳,端茶倒水伺候我还来不及呢?”魏老三昂着头不屑道。

    “嘿嘿,魏老三,那前天晚上光着身子蹲在屋外求饶喊叫‘娘子我再也不敢了’的人,又是谁啊?”

    “哼,那绝对不是我。”魏老三急忙摆摆手道:“天黑风雪大,你们一定是看错了,我前天晚上可是躺在热乎的被窝里呢!”

    “魏老三,你也就剩那张嘴了。听说掌柜的这里有三坛烈阳醉,有本事你都喝了,酒钱我付!”酒馆众人起哄道。

    闻言,魏老三舔了舔嘴唇,明显有些意动,但想到家里那头母老虎,苦哈哈地摇摇头道:“我家那位怕我喝烈酒伤身哩!今天就不喝了,改天,改天一定把你们都喝趴下!”

    魏老三辩解着,可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声音低沉软糯,像极了勾栏瓦肆里那些倚栏说唱的伶人乐者,惹得酒馆里众人大笑不已。

    笑声豪爽火热,略显粗俗的玩笑话语杂陈其间,如同是伴着美酒的酸爽下酒菜,不但不使人反感厌恶,反而平添了几分亲切,驱散了屋外凛冽的寒冬和那声声铁骑南下的肃杀。

    在这样的酒馆人群里,再怎么沉重的心情,都不禁会莫名好转。

    “放心吧,赵师兄,酒肉绝对管够!”

    唐笑风笑笑,英贤书院里,大先生和邵大叔喜欢清淡些的食物,剩下的小先生、唐笑风等人,都算是荤素不忌之人。

    但逢饭食清淡时,小先生都会带他们几人到后山的林子里摘些野果,打些野味,一堆篝火,就着几壶从邵大叔房间里偷来的劣质烈酒,烤野味食野果,谈笑说天地庙堂江湖,几壶烈酒下肚,小先生总会舞风雷一剑,唱天地一曲儿,或说或笑,当自有一番乐趣。

    不过,边城的酒食饭菜味重辛辣,着实不适宜外地人的口味,在山上时,唐笑风就发现楚倾幽很少碰那些边城人爱到骨子里的牛羊肉与烈酒,一路行来风雪寒,楚倾幽同样如此,所以唐笑风方才特意点了些清淡的吃食。

    “呵呵,还是小风你了解我!”

    众人笑着,谁也没有发现,楚倾幽的嘴角,泛起一缕温柔而又清远的笑容。

    西平苑的酒食很不错,肉香酒浓,是西流地界一贯的味道;点心与小吃食,也做的雅致玲珑,甜而不腻,落口有余香,轻轻缓缓,余韵不绝,回味无穷,颇有几分南方楚国文人雅士口中“雅、清、韵、美”的意味。

    “楚姑娘,现在我们该当如何?”宁子逸靠躺在椅子里,轻声问道。

    酒足饭饱后,酒馆里的食客酒徒也都相继告辞离开,少了几分热闹喧嚣,一时颇显清冷孤寂,唯余店小二收拾碗碟桌椅的叮当清泠声在酒馆里回荡不休。

    楚倾幽背倚着窗牖,有风雪从窗户的缝隙间飘落,带来几分凉意,拂动女子耳畔的缕缕青丝,几般梦,几般意,染了女子本有些轻柔的话语,变得有些凉漠:“我们甫一入城,想来他们就已得到消息,距现在也有一个多时辰了,但他们还未来相见,便是遣人告知一声也欠奉,当是不欢迎我等,既然他们都不着急,我们又何需急迫呢?”

    宁子逸颇以为然地点点头:“他们这些人啊,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铮铮英雄,当然瞧不上我们这些只懂纸上谈兵、未见过金戈铁马飞红雪的公子哥喽,现在送上门去,的确是自讨没趣啊!”

    来的路上,楚倾幽已经告知过唐笑风等人大先生的安排,初始,几人还对大先生让楚倾幽帮忙镇守西流关有所疑虑,那些常年镇守边疆的将领统帅尚不敢言之凿凿能退此敌仇,一个看起来还没他们大的小姑娘有能力镇守西流关?四人当然不信!

    洛溪言、宁子逸、赵千山三人出身不凡,少有英才,虽然没系统学习过什么兵法韬略,但好歹见过一些将领统帅,读过些许兵书名篇,耳濡目染之下多少也知道一些兵法常识,所以免不了向楚倾幽一番“讨教”,但几番“讨教”后,三人俱是心服口服。

    尤其是楚倾幽那篇《兵法三略》:弱则求慧,平者求定,强者求戒。佛家慧定戒,附之于兵法,亦是妙不可言,令几人眼界大开。所以,原先那些愤愤不平的“讨教”到了最后,也变成了真正俯首帖耳的请教。

    几人在路上也早就预料到西流诸将会有此番诘难,自然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该着急的,绝不会是他们几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