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小二,上酒

    风雪里,几滴泪,落了红烛断了秋;

    轻挥鞭,马儿急,别了爹娘赴战场。

    吾儿呦,且莫走,叮叮嘱嘱几离愁;

    吾郎耶,且莫走,切切私语挥红袖;

    挎横刀,心烈烈,壮志豪情千万丈呦,斩敌头,喝血酒!

    ……

    一声弦,几声鸣,风雪杀杀呦,南望是吾家,无归期;

    横刀横,烈血澄,想我爹娘呦,难忘是吾家,无归期;

    冬去喽,春又来,几番黄花呦,思那美人兮,无归期;

    鼓声烈,骑骏马,披寒甲,且莫走,再饮一杯断头酒。

    吾儿呦,吾郎呦,风雪重,何日是归期?

    ……

    “吾儿呦,吾郎呦,无归期哟……”

    几番戚戚冷冷,如同闺阁女子哼唱的小情小调,软语莺声,混杂着还未消散的硝烟和血腥味,从关内飘落关外,平添了几分凄苦哀愁。

    “都督,你这几句《盼郎归》唱得还真是不错。”

    唐书城身旁,身披青光寒甲的薛小刀双眼微眯,惫懒笑道,轻轻拂散了城关下的几许血腥与狰狞。

    “不错在哪儿?”

    唐书城问道,目光落在城关上正在休憩的将士身上,声音稍稍压低了几分,仿似怕惊扰到他们。

    北莽此次攻城之战,从天未亮开始,直到晌午时分方才结束。其间北莽人共计冲锋了三十余次,尝试破门登城不下数百,均以失败告终。

    虽然大唐将士成功守住了西流关,但每一次兵戎相见,都是一场血火与意志的较量,北莽人悍不畏死,大唐又哪有什么怕死的儿郎,结果就是无休止的鲜血和死亡,城下累累尸身枯骨,不似鬼门,胜似阎罗。

    然而,北莽每一次冲锋破城,都是不同甲士轮番换着来,但西流关没那么多兵力,只能是一支军队咬牙坚持战斗,直至损亡殆尽,方才会有其他军队接替,中间没有任何缓冲歇息的余地。直到北莽退兵,他们才能得空休息一下,但也仅是短短一两个时辰,等北莽人稍事休整后,一定会卷土重来,届时,新一轮的生死交锋决计会比先前更加惨烈。

    “嘿嘿,前些年我随皇甫大都督回京述职的时候,曾在红袖招听过这首曲儿,唱曲的是红袖招有名的花伶,模样俊俏,声音也妙,愁肠婉转百折千回;不过她唱的虽也是戚戚冷冷,但却唱不出都督这个味儿。”

    薛小刀耸耸肩,笑着奉承道。然则虽说是奉承之语,但将京城名伶与镇守北疆的副都督相提并论,怎么着也有几分狗尾续貂的贬低之嫌。但他说得潇洒随意,似一点也不担心得罪了眼前这个大人物。

    “盼郎归,盼郎归,他们的父母将儿子交给我,他们的妻子将丈夫托付给我,我将来还给他们的,究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我真的说不清啊!”

    唐书城幽幽长叹一声,苦不知所起,亦不知所终。城上是活着的人,城下却是一具具冰凉的尸体。

    “吾儿呦,吾郎呦,京城里那些人唱得再好,说到底也只是嘴上功夫,哪有什么远走战场的儿可盼,郎可期?整日里盼想的,无非就是那些功名利禄和风花雪月之事,唱不出这个味儿实属正常。”

    闻言,薛小刀眉宇间簇拥起一抹调侃笑意:“都督可也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哟!”

    唐书城摇摇头,冷嗤道:“正因为是从那里来的,我才知道那些人嘴里盼的、心里想的,究竟是些什么玩意儿!”

    “都督又何须自责呢?为国为家,说不得那些父母、妻子会为他们的儿子、丈夫所做之事而感到骄傲啊?”

    薛小刀负手眺望着远方,那里是天地交接的尽头,是幽幽莽莽的无尽苍凉与昏黄。

    “你小子还会说这种混话?”唐书城低声笑骂了一句。

    薛小刀耸了耸肩,无辜道:“我这不是为了安慰都督您老人家吗?”

    唐书城伸手,仿似要敲打薛小刀的脑袋,待及落下时,却拍了拍他的肩膀,鳞甲轻鸣,伴着幽幽的叹息声,无始无终。

    “为国为家,真真是狗屁混话,我若真用这些个话来搪塞他们的家人,指不定被他们戳着脊梁骨咒骂我一辈子呢?没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没有那么多私情欲念,他们又何须为国为家而沙场埋骨?吾儿哟,吾郎呦,他们是真的会恨我们啊!”

    闻言,薛小刀嘿嘿一笑,却也默然无语。他也是从下面爬上来的人,自然知道那些普通人要的是什么,期盼的又是什么?

    “这个年,不好过啊!”

    唐书城轻叩腰间的刀鞘,长叹一声。

    “是不好过啊!听说怀朔、北幽两地也不怎么好过,本以为北莽蛮子出兵怀朔、北幽只是调虎离山之计,没想到北莽这次是铁了心的大手笔,听说那边可也死了不少人啊!”

    薛小刀感慨道:“敢倾全国之力南下,北莽那位女帝可真是有魄力啊!”

    “咳咳…咳咳…”

    唐书城正欲开口,有寒风携着苍凉与血腥灌入肺腑,猛烈地咳嗽起来,但又怕扰到熟睡的将士,只能用手死死捂住,倏忽涨得满脸通红,也有一抹苍白杂陈。

    “都督,没事吧?”薛小刀急忙上前,扶住唐书城。

    唐书城摆摆手,待到咳嗽稍息,接着道:“西流不能丢,怀朔、北幽,又哪能丢啊?皇甫方才来信说,怀朔、北幽两地的莽军已且暂退,但仍驻扎两地边关未返,亦未分军支援慕容龙城,他需要多观察几日,暂时难以回返!”

    “不知道北莽这次又在耍什么幺蛾子?”薛小刀皱了皱眉,抱怨道:“自从那个女人登基后,一天也没消停过。”

    “西流城粮仓被毁之事你已经知道了吧!”唐书城眸光闪烁,漠凉若水。

    “当然,现在大街小巷可都已经传遍喽。”薛小刀无奈道:“没想到咱这西流关里,也有这么多见不得光的老鼠。”

    “多事之秋啊!告诉学礼,多注意安抚百姓,勿要为居心叵测之人所趁。”唐书城缓缓说道:“另外,着令学礼每家每户征调军粮,集中管理战备物资,动员全城百姓参军,许以军功爵位银钱赏禄,必要时,强制执行!”

    “是!”薛小刀抱拳肃然应道。

    “还有,彻查城中散布谣言之人,一律格杀勿论!”

    “呜…呜…”

    号角声声,战旗猎猎,从天际交接的尽头缓缓传来,仿似阵阵惊雷,惊醒了阴沉的天穹和那些席地而睡的士兵。

    “擂战鼓,敌袭……”

    ……

    西平苑内,依旧人满为患,热闹非凡,仿似只要这座城还在,这座酒馆还在,这里就永远有喝不完的酒,数不清的热闹。

    “那群蛮子又攻城了,不知这回又能坚持多长时间?”

    “嘿嘿,顶了天两个时辰,说实话,那群北莽蛮子的骑兵确实够劲,平原冲锋,滚滚如莽龙翻身,着实不好对付。但说到攻城守城,他们狗屁都不是,只能拿人命往里填。”

    “这话对,但也不对,谁都知道皇甫大都督驰援怀朔北幽,带去了大半兵马,加之棠将军和薛将军损失的人马,已经占据了西流关大部分兵力,现在西流关的守军共计不足四万,而北莽大军却有十万之众,就是用命去填,尸体也足以垫得同西流关一般高,他们可以用命去填,我们却没这个底气啊!况且,他们还有慕容龙城!”

    “他们有十万之众,我们西流关的人口加起来也有七八万;他们有慕容龙城,我们也有唐都督。嘿嘿,别横刀,斩仇雠,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就算他慕容龙城真是条龙,在西流关前也得给我盘着。”

    “哈哈,说的好!”

    “有唐都督在,别说是十万人,就是二十万北莽蛮子,也不见得能攻下西流关,哈哈哈……。”

    “跨吾马,穿吾甲,三千里关外驰骋,九千里青云翱翔,边城的男儿哟,浑不怕,浑不怕哟。”

    “浑不怕……”

    “浑不怕哟……”

    西流关上,血雨随风起苍黄,一声声箭,一缕缕血,是浑不怕;

    西平苑里,击杯敲盏当长歌,一壶壶酒,一个个人,浑不怕哟。

    酒罄,哄声再起:

    “小二,上酒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