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计将出

    都督府,唐书城垂首俯视着地图,沉吟无言。

    堂下,楚倾幽浅坐无语,神情淡然。

    凝重的气氛,除了北莽人的攻势外,还有周学礼重伤垂危和粮草被毁的消息。事情的经由很简单,但事情本身带来的后果却很严重。

    周学礼本来被派去西流城征调粮草、兵源,有西流太守许继和洛溪雨的帮助,过程也比较顺利。在周学礼回返西流关前,洛溪雨在凤舞楼特意为他践行,却未曾想在酒宴过程中,突遭数十名黑衣蒙面高手的偷袭围杀,由于事先没有防备,周学礼被重创垂危,洛溪雨也受伤不轻。

    更为不幸的是,在周学礼、洛溪雨被围攻时,有人以许继护卫之名闯入存放粮草的营地,称说周学礼、洛溪雨等人遭受围攻,请求救援,调离营中守卫,趁营地守卫空虚之时,将所有新征调的粮草付之一炬。

    事后,洛溪雨发动西流的鹰扬卫,虽然找到了这些围攻自己,火烧粮草的北莽乌鸦,将其一举成擒。但周学礼重伤垂危,粮草被焚,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于当下西流关的战事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大事。

    虽然洛溪雨已经下令重新征调粮草,但此过程必然不会太顺利,毕竟,先前周学礼已经强行征调了一次,这对于粮食产量并不富足的北方地区而言,已经算是极限了,若再次征调,必然会引起百姓的怨愤。此时,如果再有居心叵测之人挑动唆使,可能会导致民心不稳,后方混乱,酿成大祸。

    但如果不强行征调粮草的话,西流关恐怕将撑不过三天。

    至于从距离西流城较近的几个州城调集粮草物资,恐怕至少需要半月以上才能抵达,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据探子说,从西流城向南的官道,有好多路段莫名被山石堵塞或者被毁,再加上风雪阻路,光是清理修复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从始至终,唐书城就没把希望寄托在西流城以外的支援上。

    但这次意外,显然还是让这位素以稳健著称的老将有些措手不及。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新征调的兵丁正在赶赴西流关的途中,而且后续的征调工作也在陆续进行当中,当能让西流关多支撑上一段时间。

    当然,除了凝重外,其间还夹杂着一抹诡异的氛围。

    忽然,屋内的凝重诡异,被轻微的脚步声打破,唐书城抬头,正看见楚倾幽起身,走到微启的窗牖旁,浅风徐徐,惹了几缕流光,如流水般倾斜而下,映着女子姣好精致的面容。

    “都督,周先生之事,应该有什么蹊跷吧?”

    楚倾幽回头看向唐书城,墨眉微蹙,如黎明时分黑暗与光明交织的一抹幽然。

    “哦,倾幽缘何此问?”唐书城眉头尽舒,一扫先前屋子里的凝重,多了几分明快。

    楚倾幽笑了笑,道:“倾幽只是奇怪,粮草之事,此时为西流胜负的关键,重中之重,周先生和洛溪雨都是知轻重缓急之人,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应该不会犯这种小错误吧。不知都督可否为倾幽解惑?”

    唐书城抚了抚胡须,目露异光,轻笑一声,道:“大先生言你智计无双,果如是矣!”

    “我和学礼相交多年,知他素来行事谨慎、稳重,值此西流危亡之际,当不会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境,从而误了要事;学礼虽是布衣儒士,却有任侠之风,知死而宁勿悔,他绝不会为一己之安危而弃西流百万人于不顾。所以,即便学礼真的离开营地,离开前也一定会着令加强守备,戒之慎之,不得擅离职守,想通过调虎离山之计谋于学礼,当不可为矣!”

    “这其中当有蹊跷,至于是什么,那就只有洛溪雨来告诉我了。”

    唐书城挥手,门窗俨然紧闭,绝了风华流光,青霜微雪,屋内顿时变得有些晦暗,而于这晦暗间,有一抹人影凭空显现,正是去而复返的影行。

    “洛家小子可是另有话于我?”唐书城以手扶案,身子微微前倾,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都督明鉴,都督和楚姑娘所料不错,这的确是我家公子和周先生演的一出戏。”

    影行单膝跪地,声音细微如同蚊鸣,但落在两人的耳畔,却清晰可闻。

    “西流城经过前一段时间的肃清后,浮出水面的北莽乌鸦已被全部清理,但还有一部分蛰伏未出,公子担忧这些人会在关键时候捣乱,但这些人在暗,加之西流城品流复杂,人手有限,难以一一清查,唯有让他们自己浮出水面,方才能将其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让这些潜伏在水底的鱼儿浮出水面,自然需要鱼饵,而且,这个鱼饵需要足够诱人,否则顶多钓起几条小鱼小虾,并且会打草惊蛇,那些大鱼若是有了防备,以后再想抓住他们可就很难了。恰在此时,周先生到西流城征集粮草物资,这是关乎西流胜败的关键之物,作为诱饵自然绰绰有余,于是公子便与周先生合谋演了这么一出戏,果真也钓出来了不少大鱼。”

    “千日防贼终无益,一朝除却方安心,是这个理儿。”唐书城点了点头,复又问道:“既然早有谋算,那么学礼重伤和粮草被焚也是假的吧。”

    “的确如此,周先生重伤是假,被焚毁的粮草也多是事先准备好的蒿草枯叶,只有少许为掩敌人耳目的粮草被焚。周先生已着人暗中押运粮草上路,不日即可到达西流关。”

    “好!”唐书城轻拍了一下桌案,声音里掩饰不住兴奋之意。

    “周先生还嘱咐小的告诉都督,粮草之事,万勿让其他人知道。”影行低声说道。

    唐书城抬头问道:“学礼可是另有打算?”

    “周先生说,敌暗我明,有太多的眼睛盯着,什么事情都不好做,但现在他‘重伤垂危’,由明转暗,没人会把多余的目光放在他身上,正好可以趁机送北莽一份大礼。所以,周先生暂时会留在西流城。”

    唐书城点点头,表示明白。

    “若无他事,影行就先行告退了。”影行抱拳,继而宛如被清风吹散的烟雾,消失不见。

    待到影行消失,楚倾幽轻笑一声道:“西流城有周先生帮衬,当无忧矣,难怪都督敢派洛师兄和宁师兄去西流。”

    “哈哈……”闻言,唐书城爽朗一笑,道:“学礼这步棋走的险,但也走的妙,希望这步棋,能让我们走出一条飞天大龙来,龙腾九霄,才不负西流这铮铮铁骨意。”

    “都督这出戏也演的妙,人前重伤洛家的人,打了洛家的脸,更添了几分周先生重伤垂危的证据,也好让西流关中的某些人,彻底放心。”楚倾幽颇有意味的笑了笑。

    “咳咳,先前那封信,没提什么计划,只是说了学礼重伤垂危,粮草被焚,当时哪儿想得了那么多,只想着一巴掌拍死眼前的人得了,然后不管不顾,到西流城亲手宰了洛家那小子,好为学礼报仇。”唐书城轻咳了几声,有些尴尬道:“人打了,方才有了几分明悟,倒是你这丫头,怕早看出几分苗头了吧!”

    “都督太抬举倾幽了。”楚倾幽淡淡说着,眸光深邃,如揽万里无垠夜空:“倾幽未见过周先生,但却常听老师提及于他,言说他草莽一布衣,胸中却有安国计,十分倾慕,这样一个人,在这种关键时刻,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犯这种错误的人。倾幽也只是略有疑虑罢了。”

    “能得鬼谷先生夸赞,学礼若是得闻,当会‘轻摇折扇如狂风,长歌当笑志气扬;杯酒下肚五岳颠,吐气浩然上青天’,到处显摆招摇喽!”唐书城朗声笑道。

    闻听唐书城的打趣之言,楚倾幽不由失笑,没想到这位闻名天下、十万里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老人,竟然会有如此风趣幽默的一面。

    “不过,若想显摆,还得等北莽那群狼走了才行。学礼给了我一步棋,怎么着,也得送一份大礼给那群狼才行。”

    唐书城负手而立,眸中有厉色如虹。

    “周先生给我们的这步棋,会让北莽人误以为新征调的粮草物资被毁,西流关粮草即将告罄,至于下一批粮草的征调,最快也需要七八天左右,甚至于更长的时间。这个空当期内,西流将士无粮食补给,疲困饥饿,北莽应会趁机大肆进攻,以期在第二批粮草运抵之前占领西流关,这样一来进既可攻,退亦可守,他们当不会放过这次良机。”

    “稳如山,步步来,自是难有机会;但若急了,如风过林,就必然会有空隙可钻,有破绽可循,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些文章,都督以为如何?”

    楚倾幽眉目微动,肆意如刀。

    “不错,粮草无,心难定,人几天不睡还能撑得住,但若没饭吃,即便是名闻天下的宗师高手,也挨不了几天,北莽人绝不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

    “打仗最忌急躁,这是北莽的天赐良机,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天赐良机啊!”

    唐书城长叹一声,负手而笑,计将出,谁将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