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几人回

    周学礼本来昨天就已赶到了西流关,驻守在南门外。

    若火烧西流关,毒杀北莽大军的计策未能竟功,有南门三万人在,也算是可退可守;当然若是计策奏效,便可算作伏兵,为今之还施彼身之伏兵。

    以三万对四万,看似悬殊不大,然而,西流三万多士兵,除却少部分上过战场的退役老卒外,其余的几乎都是没怎么上过战场的新兵,根本比不得北莽四万能征善战的正规军,更遑论其中的龙城、黑水、金帐精锐。

    三万新兵对上能征善战的四万北莽正规军,若是以守待攻,有城险可守,应该还有几分胜算,但若正面战场对决,却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鸡蛋碰石头,可笑不自量。

    但偏偏西流关这位素以沉稳刚健、善守而不善攻著称的唐书城,就想用鸡蛋碰一碰眼前北莽人这块硬石头。

    戍时埋锅造饭,亥时休息,寅时一刻起床整顿甲衣武器,寅时三刻准时出城迎敌,一连串的命令传达下去,从头至尾,没人给任何人插话反驳的余地。

    吾以吾血洗青天,无非如此而已。

    声声大风起苍黄,无非一战而已。

    “当年北莽犯边,太宗皇帝御驾亲征,陈兵列队百万众,横刀悬首慨而慷,一声大风凌云起,惊雷慑破北莽魂。一声‘大风’,生生将犯边的百万北莽人吓破了胆。古之气象,今亦犹见也!”

    周学礼抚着胡须,看着城下声声大风、声声无悔的三万西流士兵,看着那杆迎风猎猎的血色赤阳旗,有忆,有叹,有哀。

    闻言,楚倾幽微微一笑,如揽霜华星月,墨绸般的长发如缀长夜,流风轻绕:“先生一计而谋西流十万军,自也不比当年为太宗皇帝献策、陈兵西流、一喝而退敌的淳风先生差。”

    “姑娘说笑了,周某只是小算了北莽人一把,但真正挽西流于危亡的是你而非我,火烧西流关,毒杀北莽三万军,谋其心,断其行,周谋自愧弗如也,更难比当年淳风先生矣!”

    周学礼苦笑着,连连摇头道:“先生二字,亦休要提矣。”

    “先生严重了,这火烧西流关,毒杀北莽三万军的点子并非晚辈所出,而是另有其人!”说着,楚倾幽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不远处正痴痴望着城下猎猎旌旗摇曳的唐笑风一眼,轻轻道:

    “再者说,当年先生布衣儒衫而从军伍,鹿门谷中以三千农夫却北莽大军五万,助皇甫都督成就百世功名,居西流而守其心,重一诺而终无悔,倾幽素来景仰,先生二字,敬先生功业,敬先生为人,自可当的。”

    楚倾幽垂首下拜,如见师长。

    “当不得,当不得!”

    周学礼虚扶女子,口中虽言叹“当不得”,但眉宇间却是笑意盈盈,那一番算是恭维的大实话,的确说到了他的心窝子里。

    说到底,学者清高,视钱财功名如浮云,却也争一个名声和一口气儿。

    “先生认为此次主动出兵攻打北莽大军,是对,是错?”

    楚倾幽望着城关下的旌旗烈马,眸光幽远而清润,仿若被夜间的清露洗濯过,那般的无暇,那般清澈,却又那般的清凉而冷漠。

    周学礼看着身旁的女子,那般清晰可见,却又那般的遥远,不可琢磨:“北莽如狼,如若不能将其打死打怕,他就会像跗骨之蛆一样,紧咬着你不放。姑娘和都督想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将北莽打死打怕,解西流后顾之忧,周某钦佩不已。”

    周学礼这般说着,也这样想着。

    “毕其功于一役,先生觉得我们操之过急了?”

    楚倾幽轻轻一笑,漫无边际的长夜映入深邃如渊的瞳眸,漆黑的不见一丝明光。

    “兵法有言: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先生怎么看?”

    周学礼捻着胡须的手一顿,面有疑惑,此言为昔年“兵圣”之言,凡为将从军者,无一不知,正因为广为人知,所以他才揣摩不出眼前人话语中的言外之意。

    “不可胜,则防守;可胜,则攻;防守是因为兵力不足,进攻是因为兵力有余。一言而已,众人皆以为是,但实则愚也昧也。守则难胜,进则有余,我倒是认为此言的本意是说如果想要胜利,就需要进攻,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也是最有机变余途;而防守则会处于被动地位,捉襟见肘。先生以为如何?”

    楚倾幽淡淡一笑,道。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着,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

    楚倾幽接着说道,语气幽然,不惹一缕烟尘,空泠漠然:“此番主动发出兵,必也出乎北莽人意料之外,亦可谓奇也,正合兵法之道也。”

    “先生以为,此战我等可胜?”

    “这……”周学礼蹙眉,捻着胡须的手忽是一抖,扯下一根花白胡须,但他却好似没有任何感觉,低头思忖这,良久,那所有的疑虑,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后生可谓,后生可谓啊。看来我真是老了,这人啊,活的时间越长,胆子反而越小,若能早个二三十年,我必也有这样的胆识与魄力,可惜啊,老了,老了呦!”

    周学礼摇摇头,那最后一声的呦呦颤音,染着悠远绵长的笑意,如漫天绽开的云霞虹霓,一瞬让天地间的肃杀与清寒都淡薄了几分。

    “想来,那固执的唐老头也是被你这样说服的吧!毕竟,他也老了,可没有你们年轻人这样的锐意和魄力喽。”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在都督和先生眼中,先虑家国万全,而后方虑成败胜负,只要可保全西流和百姓安全,一时成败胜负,无关痛痒,故求稳求全矣。”

    “倒是倾幽才疏志浅,无都督和先生之眼界,亦无都督和先生之守国安土重责,方择此策,激进而无方,胜败之数,亦要多赖都督统兵之能。”

    楚倾幽轻笑着,言虽无胜负之数,但微微勾落的唇角,眸光里若隐若现的清辉,却昭映着无穷的自信和决然。

    “哈哈,姑娘此言,着然让老夫汗颜呀。我不敢如此,是因为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让这些人跟着我们拼死一搏,到头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我说不清,也害怕啊!我不敢冒这种险,所以我不喜欢做官,只喜欢做一个出谋划策的小人物,做些小事,像皇甫,像书城,像你,才是真正做大事的人啊!”

    周学礼叹着,苦笑着,万人去,几人回?这种关乎百千人生命的事,从来都不是什么小事啊。

    西流参差十万户,多少铁衣裹枯骨?

    大风声声言无悔,万人去时几人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