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凤凰于飞(一)

    “北莽三千人探阵,楚姑娘打算怎么办?”

    周学礼晃了晃手中那柄自诩风流名士才堪握有的寒梅白纸折扇,笑着问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往而不来亦非礼也。北莽小家子气,我们却不能失了礼数,被他人看了笑话,我照单全收就是了。”

    楚倾幽笑笑,清风微澜,掀起一缕青丝如夜,深沉幽寂。

    “传令,前锋不动,两翼展翅。”

    楚倾幽身旁,一名传令兵手中红色军旗舞动,西流大军中,郑无袖所在的前锋部队面对探阵的北莽三千士兵岿然不动,左右两翼缓缓拢起,像是要在三千北莽士兵冲入战阵后来个两翼包夹。

    但其速度却实不敢恭维,仿似初春刚融化的雪水,缱绻缠绵,带着春日将醒未醒的倦意,半分没有疾如雷霆动如风的凛然迅疾。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逢冲前行的脚步微微一顿,看着西流军两翼缓慢的如同蜗牛一般的速度,眼中疑惑顿生,别说一千以速度见长的龙城军,就是那两千持重盾披重甲的步卒,也足以在西流军两翼合围之前杀个来回。

    “传令,擎盾,出刀,加速前进!”

    观察片刻后,未发现西流军有其他异动或阴谋诡计,也未听到后方撤退的号角声,逢冲手中长枪一挥,三千人如疾风般直扑西流军阵。

    “传令,两翼如风。”

    军旗动,军阵亦动,原本缓慢如蜗牛的两翼陡然间加快速度,如决堤的洪水,冲向探阵的北莽三千士兵。

    “还不够!”

    逢冲望着速度快了不少的西流军左右两翼,略显讥讽地摇摇头,继而眼神一寒:“步卒,盾御;龙城军,疾射。”

    两千北莽步卒两两相合,一蹲一立,两盾相交,瞬成盾墙;而后,一千龙城军挽强弓如月,箭支煌煌如雨,射向西流军前锋。

    可西流军前锋早在他们到来前,就已擎盾成墙,北莽龙城军以往令人胆寒的百步穿杨箭雨,却始终没能穿透那层层盾墙。

    不过,这显然早在逢冲的预料之中,他本就是来探阵的,而不是来杀人的,就像江湖人比武打架前的试手而已。

    “撤退。”

    一轮箭雨过后,逢冲毫不恋战,旋即下令撤兵,这个时间,刚好够他们从西流两翼的包夹下冲将出去。

    先前的还不够,就是西流军两翼合围的速度还不够快而已。

    至于这次探阵探出了什么,不在逢冲的考虑范围之内,能领着一千龙城军活着回去,已是邀天之幸,何求其他?

    至于剩下的两千北莽重盾步卒,本就是他计划之内留下断后的棋子,活是命,死,也是命,一千龙城军的命,可比三千北莽步卒的命要珍贵的多。

    一千龙城军转身撤退,动作整齐有度,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将两千步卒甩在身后,而身后的北莽步卒却不得不保持擎盾的姿势,缓缓后退,防止近在咫尺的突袭。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一千龙城军大有机会脱离西流军左右两翼的合围,但依两千步卒的速度,却决计没什么希望。

    然而,无论是北莽后方的苻融、莫于声,还是那披甲持刀的三万北莽铁甲,皆面无表情,甚至连一丝戚戚的悲苦也欠奉,反倒是眼眸深处有灼热、昂扬的的战意。

    以战死沙场为荣的北莽人,何惧生死?

    “北莽苦寒三千万,妇孺老幼皆可死。世人皆多嘲讽北莽人粗鄙野蛮,是未开化的蛮夷之辈,但就是这些蛮夷之辈却人人甘愿为北莽赴死,相比之下,唐楚膏腴之地养出来的那些只懂得掉书袋逛青楼的纨绔子弟,可就差强人意喽。”

    望着城下断后的两千北莽步卒,周学礼轻叹着。

    驻守西流大半辈子,虽是敌对,各为家国天下,但并不妨碍他对他们的赞誉,当年太祖何等雄才大略,也曾折戟于北莽龙城之下,就是因为北莽沿途有悍不畏死的妇孺老幼,就是因为北莽有千千万万甘为家国赴死的百姓。

    “周先生所言差矣,北莽有悍不畏死的百姓,我们大唐也多的是慷慨赴义的气节之士。当年北莽破西流,数十万百姓妇孺据守英贤山,无一人投降;当年西魏破北凉,我大唐三千北凉士子头可断血可流刀锋不坠,怎可皆言我大唐纨绔膏粱乎?”

    宁子逸学着周学礼的动作,轻摇着折扇,几分风流洒脱,亦伴有读书人骨子里的倔强与不屈。

    宁子逸身旁,唐笑风、洛溪言、赵千山三人同样盯着周学礼,神情间满是倔强和不服,他们同样有同西流皆亡的勇气与胆魄。

    “呵呵,大先生后继有人啊!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气节,我唐人也应有唐人的气魄,不错,不错。”

    周学礼笑嘻嘻地摸着胡须,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转头看向城下后撤的北莽三千士兵,轻叹道:“这龙城军的速度,果然不慢啊!”

    “可,还是不够!”楚倾幽摇摇头。

    “前锋,凤点头”

    话语刚落,持盾岿然不动的西流军前锋,忽然向两旁散开,蹄声烈,鼓声壮,白马踏霎如流星,一队白马银骑从军阵后方冲出,如傲然凌云的凤凰,探首而出,两千断后的北莽步卒,仿若一张柔软的白纸,瞬间被一分为二,溃不成军。

    鲜血染白马,银甲携红妆,染了殷红鲜血的白马银甲,仿若一只滴血的凤凰,睁开双眸,更显凌厉恐怖,傲视天下。

    白马银甲未停,以更快的速度掠向撤退的一千龙城军,在及近数丈时,所有银甲高举手中银枪,猛然掷出。

    数千银枪投掷,遮天蔽日,如同天宫仙女素手翩然拉起的银色帷帘,且美,且灿,且壮,却又在一瞬间,星河倒卷,漫天倾洒。

    正在撤退的逢冲,瞥见漫天倾洒灌注充盈内劲的银枪,瞬间头皮发麻,投枪不比箭矢射程远,但胜在威力强劲,近距离投掷之下,如若不能有效的闪避阻截,他这一千龙城军一个照面就会被扎成筛子。

    “变阵,月袭……”

    逢冲疾呼一声,一千龙城军全部停驻,躬身弯腰,腰畔莽刀轻扯出鞘,腰椎起大龙,弯刀月经天,一千柄布满真气罡劲的北莽弯刀如千轮圆月,冉冉升起,映着粲然清辉,与迎面而至的银色星河相触。

    银枪如雨,圆月如幔,雨打芭蕉声声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