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一人战一国(四)

    天地翻覆,我自岿然!

    岿然站立于湖中的慕容龙城,双眸微眯,袖袍挥动,悬挂于空的湖水倒卷,一柄长及数十丈的北莽弯刀凭空显现,流光辉映,七彩虹光溅射,恍若一道道彩虹,将本来有些单调的长空点缀的五彩斑斓,美丽异常。

    “斩……”

    慕容龙城轻斥一声,硕大的水刀煌煌斩落,虚空向两旁倒卷,如溪流一般,中间露出一片空洞虚无,仿似天地也要被一分为二,一刀两断。

    大先生眉头一皱,神情凝重,一退百丈。

    然而,他虽然退的快,但慕容龙城落下的长刀更快,这一百丈的距离,大先生并未曾脱离巨刀的范围,无奈之下,只得伸手拍向刀锋。

    掌刀相接,大先生身躯一颤,悬于天空的数千柄长剑齐齐哀鸣,继而有数百柄长剑齐齐皲裂开无数裂痕。

    “好……”

    大先生轻赞一声,眸光明如铜镜,袖袍鼓荡烈烈,轻挥间,狂风呼啸,一袖遮天穹,一袖揽日月,天地间的风、雪、阳光、空气、白云,齐齐消失不见,出现了一瞬的旷然清寂,仿似所有的一切,都被大先生一袖揽尽。

    一袖纵览天地万物,何惧你地上一湖作一刀。

    挥出的衣袖,直接拍在硕大的刀脊之上。

    衣袖水刀,一瞬相触,竟有金铁之音响彻,随之而来,水刀瞬间布满裂纹,化作漫天雨滴坠落,而大先生则连退九步,每一步落下,大地颤鸣,如擂夔鼓,九声连动,不徐不急,有一股奇异的韵律蔓延开来,天地,荒原,沙漠,剑器,如是浑然一体。

    水刀崩裂间,漫天落下恍若无数利剑暗器的水流水滴,在这方浑然一体的和谐天地间,渐渐失去了凛冽,就宛如高山流水觅知音的琴曲相合下,周旁的一切突兀,都忽然变得自然美妙起来,崖失其峭,石失其利,水失其急,云失其高,温缓和谐而自然。

    水滴簌簌,方圆数百里范围内,忽然下起了一场绵绵纷纷的小雨,润物无声。

    北莽冬季寒冷干燥,草木作物皆枯,本就期盼着能有一场雪雨的北莽百姓,望着突然从天而降的绵绵小雨,先是一愣,继而高兴地蹦跳欢呼起来,甚至于一些虔诚的佛教信徒跪伏在地,双手合实,感谢佛祖菩萨的恩赐。

    当然,没有人会想到,所谓的佛祖菩萨恩赐,只是龙城两人的无心之举。

    “钓龙九劲……”

    城外,大先生双手下垂,轻轻说道,右手的衣袖随着微起的凉风,如蝴蝶飞舞般纷纷飘落,裸露出其无一丝伤痕的手臂。

    “先生好眼力!”

    双手依旧背负在后的慕容龙城,立于水流波澜起伏的湖面上,轻轻赞道。

    “先前一刀见礼,迎大先生远道而来;现在还请先生,再接某一刀!”

    说罢,慕容龙城的右手搭在腰畔不缀明玉饰物、古朴素雅的弯刀上,拇指按在刀柄上,而后一寸寸掀起拔出,看似极缓极慢,但却有层层幻影叠动,虚实难辨。

    而他身旁微澜的湖水,凉风,烟尘,闲云,渐渐变得静谧而不可言喻,仿似在动,却又未动,如梦似幻,让人看不真切。

    就像醉酒人眼里的世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当弯刀全部出鞘时,一抹如画如月的刀光淌出,寂无人时,月如霜;静无声时,画如梦。仿若清寂的夜晚,有人举杯邀月,对影三人,闲来几杯清酒薄雾,天地为纸,霜月为墨,长刀为笔,泼墨而天地为画,红尘为景。

    慕容龙城这一刀,看似无声无息,雷声小雨点小的小家子气魄,但以天地红尘为纸为墨,以天地山水万物为景为画,却真真是春秋江湖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气象。

    “以刀入画,好山好水好人家!”

    大先生颔首点头,击节轻叹:“没想到将军也是风雅之人。”

    说话间,大先生向前一步踏出,而这一步间,大先生身似雪雁,鸿飞冥冥,右手骈指成剑,轻轻划出。

    “吾观景时物为景,景入吾心心如画。”

    “画在心时万物明,明在灵台景即景。”

    高歌轻吟,景在吾心即为画,心中明了景即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到头来,最终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在你眼中我为画,在我眼中,我即我。”

    大先生轻道一声,右手挥下,如是时空凝滞破碎,静寂的湖水、清风、闲云,在这一刻又重新变得灵动美妙起来。

    画终是画,不是景;人终是人,不是死物。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慕容龙城一刀入画。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大先生一指出画。

    慕容龙城一瞬面容苍白如纸,但转瞬间便恢复正常。

    “来而不往非礼也,将军送李某两礼,李某也当以礼相还,还望将军莫要推辞!”

    山水澄明,闲云悠悠,大先生一指破天地山水如画后,右手微伸,一柄悬白丝剑穗,隽永清秀,锷刻“明仁”的长剑落入手中。

    明仁,明己之身,警醒自己;仁德贤达,教化世人;这是一柄负笈游学士子的佩剑。

    明仁在手,大先生双指拂过剑脊,长剑铮然而有音,一剑挥出,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浩然之气充沛,堂堂正正,邪祟不在,晦暗消逝,污浊荡退。

    一剑落,浩然正大、仁德无双,一如此剑之名,读书人之初衷。

    面对大先生浩然仁德一剑,慕容龙城神情不变,依旧一派潇洒自若的模样。浩然堂皇的劲气下,慕容龙城仿若不在此方世界一般,虚幻而不受力。

    继而,慕容龙城右手向天,中指食指微合,纤细如玉的手指不带一丝红尘烟火气儿,仿若是书生握笔,绣娘握针一般潇洒自若,轻松地穿透浩浩劲气狂澜,捏住了从上而下的明仁剑。

    “砰……”

    清脆的声音响起,慕容龙城双指扭动间,那柄质地普通的书生长剑从中折为两截,接着,浩然狂澜劲气也一瞬消弥无踪。

    唯有慕容龙城脚下的湖水,向下齐齐坠落了一尺有余。

    然而,不待慕容龙城反应,大先生右手再伸,一柄鲜血锈迹斑斑,裂痕满布,陈旧破损,好似被人抛却历经风雪岁月侵蚀的黝黑铁剑出现在他手中。

    剑无名,却有声,一声颤鸣,呜呜咽咽,如泣如诉,仿若有生命一般。

    铁剑挥落,呜咽哭泣之声大盛,间或夹杂有欣喜、骄傲、风光、痛苦、黯然、凄凉、怨恨的情绪。

    当铸剑师百炼成钢,千万次锻打,冰泉凝炼,剑成时的那一声声欣喜欢愉;当一名少年剑客手持长剑,败尽天下英豪,一剑光寒十四州时的傲然风光;当遇劲敌,被一刀斩裂时的痛苦;当被剑客无情抛却戈壁荒漠时的黯然;当风雪侵蚀,岁月磨噬时的凄凉无助和怨恨;一一出现在这方天地间。

    剑无名,却有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