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下故事有余味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唐笑风这几天,可是深切体会了其中三味。

    清苦日子,唐笑风不是没过过,或者说,这十六年来,他过得都算不得什么衣食优沃的富贵人家生活。

    在山上时,一年到头的窝头就青菜,逢年过节时,大先生才会准许他们到山下买上几斤牛羊肉,打打牙祭;平日里到山下买菜买面买米,都得锱铢必较,讨价还价半天,比不得西流城里那些餐餐鸡鸭鱼肉、美酒佳肴的富贵人家。

    但每天一日三餐,窝头青菜管够,还是有保障的,至少饿不着肚子,用赵千山的话来说,富人有富人的活法,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只要活的逍遥自在,活得幸福舒心,富人穷人,没什么差别。

    当时,赵千山是啃着窝头喝着稀粥咬牙切齿说的,怎么看都有些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但在唐笑风看来,这样家人兄弟能坐在一起吃饭谈笑,也着实不错。

    山上时,没怎么为钱财发过愁,也没怎么为柴米油盐伤过脑筋,没成想,下山后,这些反而成了他最发愁、最伤脑筋的东西。

    书中的江湖,故事里的江湖,那些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士,每每都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来的好不潇洒快活,那里会为什么银钱发过愁。

    可也正如书上说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故事里的江湖,和现实中的江湖,完全是两码事儿。

    用余味的略显粗俗的话来说,就是没钱行个屁江湖。

    粗俗是粗俗了点,但唐笑风觉得很实在,也是他此时想张口大骂的脏话。

    前几天走的急,从西流关出来时,他只带了一些干粮和一匹马,回到英贤书院时,也只是稍作停留,就匆匆忙忙下了山。

    当时心里悲戚,一心想着尽快南下找个名门大派拜师学艺,将来好去太安,去北莽,去重建英贤书院,根本没想过劳什子银子钱财,等出了城,随身带的干粮吃完了,肚子饿的咕咕叫时,他方才意识到,没钱,闯个鬼的江湖啊。

    至于余味,则是唐笑风在路上遇见的一个同病相怜的青年,当时遇见他时,青年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饿的两腿发软,双眸无神,趴在瘦弱的驴背上直哼唧,惹的身下的黑驴也哼唧哼唧的叫个不停。

    那时,唐笑风的干粮还未吃完,于是拿了几块面饼、肉干给青年吃,青年方才没饿死在闯荡江湖的路上。

    青年说他叫余味,剩余的余,味道的味,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据他说,当年他出生时难产,接生婆和他老爹忙碌了整整一夜才母子平安。

    他老爹当时饿的前胸贴后背,抓起锅里昨天剩下的半条鱼就啃,边吃边嘟囔:这昨天剩的鱼真好吃,书里说的鱼味绕梁,三日不绝,肯定就是这样的。

    恰好他老爹姓余,鱼之谐音嘛,冥冥中自有天意,所以不顾家人的反对,给他取名叫余味,意寓鱼味绕梁,这辈子不愁没鱼吃。

    说到这里,青年拍了拍脑袋,懊恼道:“小时候,我还经常拿这个名字向同村的小孩显摆,说什么这名字起的有学问,是从书本上来的,比你们这些狗蛋、狗剩强多了。直到有一天,我爬在村里学堂的墙头上,听到先生念什么‘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那时,我方才明白,感情不是什么‘鱼味绕梁’,而是‘余音绕梁’,此余也非彼鱼。”

    “为这,我回去跟老爹吵了一架,我老爹吹胡子瞪眼地指着我骂道,说余味肯定比余音好,鱼能吃,而声音不能吃,更别说什么绕梁了,说我不好好读书,抓起棍子就是一顿狠抽,唉……”

    说到这里,青年一阵叹息。

    当然,叹息之后,青年又觉得庆幸,至少这余味两字,比什么狗蛋狗剩强多了,日后闯荡江湖,报一句“剑圣余味、九天神龙余味”,总比喊一句什么“剑圣狗蛋,九天神龙狗剩”要好听的多。

    这人啊,行走江湖,不光得有个响亮的名号,还得有个不错的名字,不然再是威风凛凛的名号也白搭。

    在随后的聊天中,余味告诉唐笑风,他爹娘本不希望他出去闯荡什么江湖,按他老爹的话说:咱老百姓,就该老老实实在家娶妻生子,传宗接代,闯哪门子的江湖。但他总觉得人活一世,就该像纯阳剑仙那样开剑道天门,立万世功名。

    当然,后来余味悄悄告诉唐笑风,说什么像纯阳剑仙那样开剑道天门,立万世功名,只是所有学剑之人的口号而已,口号嘛,喊喊就行了。

    至于真正想闯荡江湖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小时候跟他老爹去县城里玩儿,看到两个青年御剑乘风,惹得全城的大姑娘小媳妇无不为之疯狂尖叫,威风潇洒的紧。

    所以嘛,剑开天门、立万世功名什么的先不提,最要紧的是学两手剑术轻功,将来回去了好给大伙显摆显摆,让那些平日里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什么的都好好看看,我老余家也出了大人物。

    于是,趁着爹娘去县里赶集的时候,余味偷了家里的老驴,带了几块干粮,腰里别着个木剑,就偷溜了出来。

    可没想到,江湖路还没走上几步,干粮先吃完了,从西流南下入河内道,几百里路,全是山野荒林,盗匪山贼不少,但总不能向人家要吃的不是?偶尔遇到几家客栈猎户,不是黑店就是山上山贼盗匪的眼线,人家一看一个穷鬼,做包子还嫌肉少骨头多,一顿棍子给打了出来,连口水都不给喝,这一路上只能摘些野果充饥,没死,已经算是走了大运。

    说到这里,余味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身边的黑驴,忿忿不平道:“这一路上,我倒是瘦了好几斤,反倒是这家伙,一天比一天壮,一天比一天精神。”

    仿似感受到了余味的目光,黑驴回头,裂开嘴,露出白花花的牙齿,昂昂地叫了几声,惹得余味一顿大骂,说总有一天要宰了那头老驴做火烧。

    自从给了余味几块面饼和肉干后,余味就死气白咧地一直跟着唐笑风,用余味的话来说:江湖男儿,当恩怨分明,你既然救了我的命,在未报这救命之恩前,我打算一直跟着你,直到报完恩为止;再者,这一路南行,山贼盗匪众多,两个人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

    当然,报恩照应是假,蹭吃蹭喝是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