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话

    甫一踏入酒馆,一阵喧嚣和热浪扑面而至,瞬间便将唐笑风几人身上沾惹的凄寒消弭干净,屋内屋外,恍若两个世界。

    “呵呵,陈老和两个小兄弟来了,快快,喝杯酒驱驱寒意。”

    马镖头看到几人进来,笑着嚷叫道。

    “怎么不见小英,她不是最喜欢热闹吗?”

    余味上前一步,找了个空位坐下,迫不及待地端起一杯酒灌入口中,末了,还扎巴了一下嘴,说了声好酒。

    “白天玩了一天,早就累了,刚进酒馆,饭还没吃,就嚷嚷着要睡觉,估计这会儿睡的正香呢。”

    马镖头见到余味端起青旗酒一饮而尽,面不改色,大笑道:“余小兄弟果然好酒量,比那几个小子强多了,一杯黄汤下肚,就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呵呵,镖头说笑了,我这点酒量,哪能跟老哥您相比,您这都一壶下肚了,还面不改色的,果然海量啊……”

    余味笑嘻嘻地说道:“从小时候起,我就特别敬佩像老哥一样的人,武功高强,酒量如海,胸襟广阔,豪爽不羁,来,我敬老哥一杯。”

    “哈哈,余老弟谬赞了!”

    马镖头摆摆手,但显然对余味的赞扬颇为受用,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喝下。

    两杯酒入喉,两人迅速热络起来,老哥兄弟的称呼着,难怪小先生曾说,酒桌上最易见恩怨,也最易见朋友。

    唐笑风对打交道这种事情不太擅长,他从小生活在山上,闲暇之余,不是躲在书楼里看书,就是在山里嬉玩,很少下山,就算是下山买东西,也仅限于山下的小村镇和那三五个熟悉的人。

    所以席间,除了应承式的点点头,举举杯,干笑两声外,就是闷着头喝酒吃饭。

    酒是马镖头说的青旗酒,味道醇厚,倒不像西流边城的便宜酒水那般辛辣,入口绵长悠远,但后劲极大,像是烈火一般在胃脏里燃烧,全身一瞬便暖和起来,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

    饭是普通的馕饼,但却热乎柔软,虽然算不得什么美味,但配上几碟特制的风味小菜,亦颇为开胃,比之这几天的酸涩野果和冰冷干粮而言,可谓绝世美味。

    由于没人打扰,唐笑风也有乐得清闲,可以大快朵颐。

    一顿饭,热闹的热闹,喧嚣的喧嚣,清冷的清冷,倒都吃了个爽快。

    酒足饭饱之后,已是戊时两刻左右,镖局一行人,也都有了几分醉意,尤其是王钟、赵乡等几个数月前才入镖局的新人,早已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满脸通红,嘟嘟囔囔的说着些谁也听不懂的梦话。

    就连马镖头、老方等几个经年老镖师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面容微微泛红,双眼迷蒙,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毕竟,他们这些镖师常年吃的是刀口舔血的饭,一年都头也没几天安生日子过,尤其是走镖行镖期间,酒沾不得,人惹不得,酒馆住不得,饭也不能好好吃,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生怕一不小心失了镖,丢了性命。

    虽说这次西流行镖,由于北莽南下之事,耽搁了数十天,没赚到什么钱。

    但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算因祸得福,没钱没镖,也没什么值得别人觊觎的东西,正好可以趁机放松放松,休息休息。

    这几天,整日里啃干粮,沐风雪,宿荒山,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酒馆,有热乎的食物,有香甜的美酒,怎能不犒劳一下自己?

    所以,就连平日里颇为警惕小心的马镖头老方等几人,也不免多喝了几杯。

    看着趴在桌上早已酩酊大醉的王钟、赵乡等人,马镖头大笑道:“这些小子,平日里总吹嘘自己多么多么能喝,什么千杯不倒,九坛不醉,区区两杯黄汤下肚,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回去后非得好好锻炼锻炼不可,不然的话,镖局这个行当,他们可干不长久啊!”

    “是啊,江湖行镖,举杯敬人,落杯送人,不会喝酒,就是不会做人,主顾摆不平,沿途打点不顺,这不是失镖,就是丢命啊!”

    老方仰头再灌了一口青旗酒,微醺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不过转瞬就被浑浊的酒意湮没:“不过,谁没年轻过,想当年,我们也是这么过来的,回去慢慢调教就是。”

    “哈哈,说的是啊!”

    老方身旁一位微微佝偻的镖师,点点头应和道:“想当年,我们数十兄弟一齐进镖局,转眼就过了二十年,马哥你成了家,有了孩子,兄弟们也死的死,散的散,现在就剩我们几个了,唉……”

    闻言,马镖头和老方的眼里也多了几分唏嘘和感伤,酒馆里出现了一瞬的静寂,良久,方才听得马镖头笑道:“老方,老周,这次回去,你们也该找个婆姨,成家了!”

    “嘿,成什么家,一个人多逍遥自在,家里有个婆娘管着反而不舒服;再者说,我们这种人,说不得那一天就死了,娶了人家却让人家守寡,岂不是害了人家姑娘。”

    微微有些佝偻的老周嘿嘿说道。

    一旁的老方也点点头,表示赞同:“老周说的是啊,而且我们不像马哥你那么有福气,遇见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子,谁会喜欢我们这种大老粗啊!”

    “嘿嘿……运气,运气而已。”

    马镖头闻言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仿似想起了家里那个温柔贤惠的女子,锋锐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温柔:“好了,不说这些了,喝了这杯,也该休息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三人举杯,一饮而尽。

    喝完酒后,马镖头放下手中的酒杯,双眸微阖,右手轻叩着桌面,清润而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在酒馆里响起,和着此起彼伏的酣睡声和嘟囔声,像极了一首旋律舒缓的乐曲。

    良久,马镖头方才睁开双眼,微醺的眸中闪过一丝清光,沉声道:“老方,你和王钟、赵乡、钱乐三人住一间屋子,老周,你和剩下的几人住一间屋子,看好他们,今晚不要让他们出屋子,好好睡觉。”

    “镖头放心!”老方和老周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好了,扶他们去休息吧!”

    马镖头起身,看了一眼趴在桌上,被自己生生灌醉了的唐笑风和余味两人,又抬头看向二楼,借口不胜酒力、早早回房歇息的老陈的房间,轻轻叹了口气。

    接着,马镖头似讥似嘲地笑了笑,叮嘱正忙着扶王钟赵乡等人回房的老方和老周道:“他们两个,也扶到你们房间吧,凑合一晚,陈老嘛,年老觉少,好不容易睡着,就不用打扰他了。”

    “这……”

    老周皱皱眉,似想反驳,却听得马镖头轻轻叹道:“他们,还是孩子啊,比王钟、赵乡他们还年轻啊!”

    闻言,老周和老方几次想开口,但最终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是啊,他们还年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