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巧舌如簧

    提江咂大江,气机雄浑,波澜壮阔。

    雨花江被生生砸落塌陷下去,露出一片真空地带和布满淤泥的河床,而整条雨花江,像是一条丝绸彩带,被人从中间扯动,大江两头翘起回卷,而后倒流而归,重新填补了那片江段的真空地带。

    而一同回来的,还有本是如箭离弦而去的周承玄和乌篷小舟。

    至于那一袖激起的水花如剑,早在江若愚那提江砸大江的磅礴气机下消失无踪。

    倒卷而归的周承玄,在被水流填覆之前,直接腾空而起,只可惜那艘承载着他性命的普通乌篷小舟,在劲气水流的撞击下,终于不堪重负,化作无数碎片。

    乌篷小舟损毁,意味着周承玄失去了顺雨花江逃命的后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束手就擒,眼前的江若愚虽然厉害,但也只是六境抱一,和他境界相当,同等境界,他周承玄未必惧怕那些大家族出身的天才人物。

    而且,他若不能趁着天空中那只海东青的主人白羽到来之前逃脱,等待他的就是两个六境人物的围攻,届时就算他有无穷手段和满腹智谋,恐也无济于事。

    落到萧家手里还好说,以萧家秉承的儒家道义,不会对他怎样,若被转交给梁家,以梁家和武氏的秉性,到那时候,等待他的就真真是生不如死的凄惨下场了。

    所以,没有退路的他,现在只能选择生死相搏。

    以命搏命,当然是不惜命的一方占据上风。

    他也没有浪费口舌和眼前的男子狡辩欺瞒一二,不战而屈人之兵。

    一则眼前的男子素来耿直如愚,除了萧君华交代的事外,其他事其他人的话一概不理;二则萧君华既然能派江若愚和白羽前来,就代表着他的谋算已然败露,任何言语此时都显苍白无力。

    至于萧君华是如何知道的,现在追究起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智谋聪慧者,素来喜以谋算人,以智取胜,讲究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但这种东西,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就显得无用武之地。

    江湖,唯有拳头,才是最大。

    ……

    看着眼前交手的两人,唐笑风有些茫然,上一刻还谈的好好的,谁知周承玄突然发疯般的冲了出去,而后就是有人提江砸江,这一连串的变故,弄得他手足无措。

    “唉……”

    稍一思忖,唐笑风就明白了和周承玄交手之人应该是萧家的人,李鬼遇李逵,他这个假冒的萧家人,现在还是早走为妙。

    强忍着全身的酥痒酸麻,刚一起身,就听得耳畔传来一声嬉笑:“怎么,惹了事就想跑?”

    唐笑风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衣、样貌英挺、年约二十五六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又是萧家的人!”

    唐笑风心中哀嚎一声,但脸上却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我不明白前辈在说什么,我只是路过,路过而已!”

    白衣男子笑笑地看着唐笑风,挥挥手,顿时有几道劲气打入他的体内,那种酥麻酸痒的感觉顿止。

    然而不等唐笑风松了口气,只听白衣男子淡淡说道:“你中了周承玄的六阴截脉手,如果还不说实话的话,我再给你加上一种戮阴锁心指,让这种苦楚再强烈上数十倍,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唐笑风无语地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白衣男子,再想想强烈上数十倍的酥痒酸麻之感,顿时打了个冷颤,苦笑道:“前辈慧眼如炬。”

    接着,唐笑风将怀疑周承玄杀了梁青月,而后嫁祸给萧无央、劫持萧无央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白衣男子。

    他现在已经没了讨价还价的余地,萧家派人来此,就证明萧君华已经知道或者开始怀疑周承玄,他知道的那些东西已经没了什么价值。

    所以,与其被用刑,还不如学聪明点,免受皮肉之苦。

    然而,关于萧无央被关押的地点,他并未告知眼前之人,这也是他现在仅剩的一点儿筹码。当然,这本是周承玄留给自己的保命筹码,但现在嘛,已经是他的了。

    毕竟,筹码这东西,谁先用算谁的。

    白衣男子显然是通透之人,在听闻唐笑风的话后,顿时就明白了其打算,这些事情,萧君华原先已有猜测,现在只是被眼前的少年证实了而已。

    这些信息的价值,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而且最关键的是,眼前少年知道萧无央被关押的地点。

    所以,先前准备杀人灭口的白衣男子只能暂时改变主意,走到唐笑风身前,笑道:“在下萧家白羽,敢问小兄弟尊姓大名?”

    “在下唐笑风。”

    唐笑风也未隐瞒,反正在萧家这种庞然大物面前,也瞒不住。

    “唐小兄弟,你可知你破坏了我家家主的大计?”

    白羽也没客套,直接就给唐笑风扣了一顶大帽子。

    “前辈此言何意?”

    唐笑风道:“我这应该算是帮了萧家主一把吧?”

    帮你们抓住周承玄这个杀害梁青月的真凶,可以给梁家一个交代,怎么着也算是大功一件吧。

    “你应该知道,周承玄只是一个小人物,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算计萧梁两家。家主本来的意思是暗中监视周承玄,而后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主谋。”

    白羽看着眼前颇为慧敏的少年,冷冷道:“现在嘛,你打草惊蛇,周承玄要跑,我们不得不提前出现拦截,你说是不是破坏了我们的大计?”

    事实也是如此,若非唐笑风无端介入,他们也不会为了以防万一,靠近监视周承玄,从而被其发现端倪。

    “你们那只眼看见周承玄要跑?明明已经被我说服了,和我合作啊!”

    当然,这话唐笑风也就是想想,现在说出来已经没了什么意义,而且说不定还会恶了眼前之人。

    “嘿嘿……”

    唐笑风尴尬地摸摸鼻子,继而从容不迫道:“破坏了萧家主的大计,是我不对,但我能帮你们找到萧二公子的下落,功过相抵,应该不算过分吧!”

    无奈之下,唐笑风只能抛出了最后的一个筹码。

    “这个嘛……”

    白羽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眼前少年,道:“你不说,我们抓住周承玄后,他为了活命,想必也会说,早晚的事儿而已,这样一想,好像你也没什么功劳吧!”

    “呃……”

    闻言,唐笑风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垮,长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能帮你们揪出幕后之人呢?”

    “如果你能帮我们揪出周承玄背后之人,当然可以将功抵罪了。”

    白羽饶有兴味地看着唐笑风,道:“你有什么办法?”

    唐笑风看着雨花江中正和人交手的周承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那就一言为定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