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胜负成败

    “喝……”

    周承玄怒吼一声,身形冲天而起,宽大的袖袍鼓胀如大壶,纵览而出。

    江若愚提江砸江掀起的浪涛,被生生揽去一层,没入衣袖间,消失不见,端的袖里乾坤,壶中日月。

    而后,周承玄一袖砸向雨花江畔的江若愚,本是柔软的一袖,落下时虚空震颤碎裂,嗡嗡颤鸣不休,竟然有了几分山碎雪崩的大气象。

    “袖揽青天有江山”

    江若愚面对周承玄这恐怖的一袖,双手紧握鱼竿,却是左手在下,右手在上,一正握,一反提,而后缓缓挑起,乌黑鱼线交织如网,从四面八方,网罗向空中的周承玄。

    你有袖揽青天,我有天罗地网,就看你的青天重,还是我的罗网大。

    看着从四面八方网罗向自己的乌黑鱼线,周承玄冷笑一声,袖揽青天有江山,青天有了,又岂能没有那锦绣江山。

    衣袖抖动,袖袍中纵揽而入的江水,倒倾泼洒而出,而在临出衣袖的那一瞬,泼洒而出的漫天江水,幻化成无数奇妙美景,其中有鱼有虾有蛟龙,有草有树有繁花,有山有水有人家,一袖间,就是一个锦绣河山。

    河山罗网相撞,锋锐坚韧的乌黑鱼线,被勾扯拨拉如大弦,有惊梦弦音层层叠叠荡漾而出,无数鱼虾草木人家先是被乌黑鱼线间萦绕的内力割裂,而后弦音响彻大惊梦,那锦绣河山瞬间被震裂了个七零八落,模糊不堪。

    而后,随着锦绣河山破碎,乌黑鱼线结成的罗网亦渐渐缩小,缠绕向空中的周承玄。

    看着自己一袖有江山竟然没有将江若愚的罗网击碎,周承玄曈眸微缩,而后双手交叠,再度轰向自己正下方的江若愚。

    一袖不行,就再来一掌,反正他此时,已经没了后路。

    一掌间,先是有层层叠叠青山虚影显现,继而有飒飒风声如鹤唳,恍若山风掠过万重青山。

    那本是缩小的罗网,在周承玄磅礴气象的一掌间,像充满气体的袋子,再度向外膨胀开去,而趁着罗网张开的缝隙未及收缩归拢,周承玄陡然加快速度,一跃而出,欺近江若愚,一掌拍向其头颅。

    直到周承玄交叠一掌临至江若愚头顶不足一寸时,江若愚仿似才有所感,先是抬头看了一眼从天而降的周承玄,方才慢慢悠悠松开握着鱼竿的右手,抬手扣向周承玄的手腕。

    这一扣一抓间,看似缓慢无比,又没什么波澜壮阔的大气象,但偏偏在周承玄掌落及其头顶时,轻而易举的穿透了其掌势间雄浑壮阔的罡劲气力,扣住了周承玄胳膊的脉门。

    那一瞬,周承玄波澜壮阔的一掌,戛然而止。

    周承玄不惊不慌,在被江若愚抓住手腕脉门之时,左手离右掌,如抚琴瑟般,拂向江若愚的面门。

    这一拂手间,看似如闺阁女子一般轻飘无力,但没有人怀疑,这一拂间足以将一个人的头颅击碎。

    拂瑟手,拂人如拂瑟,瑟断人罔命。

    看在近在咫尺的江若愚,周承玄的脸上显露出一抹残忍的冷笑,他此番舍命一搏,最多失去一条胳膊,但江若愚,却将失去生命。

    江若愚若死,他就可以活命,若不然,也就是他的死期了。

    然而,值此生死之际,江若愚的眼神依旧木愚至极,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垂落的左手依旧紧握着那个鱼竿,右手扣着周承玄的右臂,空门大开,没有丝毫防备亦或躲闪的意思。

    周承玄脸上的笑容更盛,他的判断果然没错,江若愚虽然境界不俗,内力更是雄浑深厚,比他要强上不少。

    但此人幼年时遭逢大劫,脑部受过重创,反应比别人要慢上几拍不止,在练武修习一途上,堪称天才,但所习招式皆是普通简单、气势雄浑之流,没有什么繁复神秘可言,相应的,其反制手段也就少了不少。

    当欺近江若愚的那一刻,就已注定了胜负成败。

    周承玄如是想着。

    然而,就在他的手掌即将拍落在江若愚的面庞上时,右手臂处传来一阵巨力,有龙吟虎啸声响彻耳畔,侵入脑海,意识一阵飘摇模糊,手上动作自然也就慢了几分。

    而等他神识恢复清明,身体间那份力道犹甚,身体已然有些不受控制,被向外拖离了几分。

    周承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掌擦着江若愚的面容落下,除了因为锋锐的劲气,割裂了其鬓角的一缕发丝,在其面庞上留下五道深深的血痕外,离取其性命,却还差了几分。

    而后,周承玄感觉自己被千斤巨力扯动,从上往下抡了一个圆圈,狠狠砸向地面。

    人未落,早就有气机狂风将数十丈方圆的芦苇压折撕裂,露出光秃秃的灰黑地面。

    周承玄不禁苦笑一声,这一砸,自己肯定是死不掉,但能留几口气,可就难说了。至少,筋断骨折是免不了了。

    微闭双目,就在周承玄等待被重创的那一刻时,忽然有一阵清风掠过其面颊,而后有人轻轻托住了他的身子。

    紧接着数掌轻拍他后背,一掌间就是劲气轰鸣如雪崩,掌掌相连,就是气机洪流连绵不休,偏偏周承玄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和不适,很明显对方只是为了消弭江若愚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劲力,并没有伤害他意思。

    “轰隆……”

    一声巨响,泥土草屑翻滚,大地震颤,那方本是长势喜人的芦苇丛,齐齐塌陷下去数寸有余,皲裂开无数狰狞的裂痕。

    有江水,正顺着这些裂痕沟壑倒灌进来,或用不了多久,这片人为的塌陷地带,就会形成一片滩涂湖泊,在第二年桃花汛来临,这片湖泊重新被泥沙拥覆之前,是不会再有长势喜人的芦苇丛了。

    “哎……我说若愚啊,我只是让你抓住他,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

    周承玄抬首间,看见一个身着白衣,身材颀长的男子,正背对着他叫嚷着。

    虽然不见其面容,但只闻其声,就能猜得出对方一定是一个令人感觉很舒服的人,正是白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