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富贵生死

    “哈哈……知我者,老哥也!”

    显然马元义的话不是无的放矢,正好戳中了慕双言的喜好痒处,让他颇为高兴。

    随即,慕双言看向一旁垂手而立的仇爷,温和道:“这次是仇二行事有差,得罪了老哥,改日慕某定当向亲自登门谢罪。仇二,还不向马老哥赔礼道歉!”

    看着慕双言温和的笑容,仇爷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他猜不出眼前之人究竟是真的在笑,还是杀意凛冽。

    笑里藏刀杀人头,慕双言的笑,就像他的身份一样神秘,没人能揣度其真假虚实,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他的笑容是有情还是无情?

    所以,当慕双言笑时,永远不要去揣度其内心想法,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听话,凡仗着一点小聪明怀有他心的人,都在那张和煦温暖的笑脸下,永远闭上了双眼。

    “聪明人不一定能长命百岁;愚笨的人也不一定不能寿终正寝。关键在于是否听话,我喜欢听话的人!”

    慕双言这句话,仇爷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他刚进双安楼,那时,他亲眼看着慕双言微笑着将双安楼的副楼主一刀一刀凌迟,整整三百六十一刀,整整四个时辰,活生生将一个七尺男儿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天,有惨叫声响彻整个大街小巷;

    那天,有笑声朗朗却如魔似鬼;

    那天后整整一年,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但他是个听话的人,所以,双安楼的许多聪明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而且还越活越好。

    因此,在听到慕双言的话语时,仇爷什么也没想,而是急忙躬身赔礼,整个人的头颅,仿似垂落到地上一般,显得谦卑无比。

    “慕楼主严重了,这次应该只是一个误会,只要人没事,一切都好说!”

    马元义抱拳道。

    “老哥大人有大量,我们却不能认为理所当然。”

    慕双言笑道:“仇二,你改日在千禧楼摆升龙宴,当着西城区所有人的面,向马老哥和这位小兄弟道歉!”

    “小的领命!”

    仇二依旧弯着腰,应声道。

    “这……?”

    马元义正待拒绝,却听得慕双言道:“我双安楼今日理亏在先,又没能请得老哥入内喝杯赔罪酒在后,若老哥不能赏脸光顾,我慕双言的罪过可就大了!想来,马老哥不会忍心拒绝吧!”

    马元义一愣后,随即抱拳道:“那马某就却之不恭了!”

    有些事情,过犹不及,虽然他不喜欢和慕双言打交道,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堵门打脸这种事情,可再一,不可再二。

    这世上可没有哪种你打了他左脸,他还把右脸伸过去让你打的好脾气之人,就算是有,也绝不会是慕双言这种人。

    “好!”

    慕双言大笑道:“到时候小弟就恭候大驾了!”

    而后,慕双言看向唐笑风,笑道:“小兄弟你也要赏脸光临哟!”

    闻言,唐笑风恭谨地行礼,道:“多谢前辈抬爱,晚辈一定准时到场。”

    话虽是这么说,但心中却禁不止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慕双言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既然如此,马某就先行告辞了,家里人还在等消息呢!”

    马元义拢了拢怀中的小女孩,掩住冬日冻彻筋骨的寒风,朗声道。

    “既是如此,那小弟就不多作挽留了!”

    慕双言抱拳,点点头,手中折扇摇曳,衬着脸上一如既往和煦温柔的笑容,确然有几分读书人的雅逸风骨。

    “告辞!”

    “告辞!”

    两声告辞两声息,一人转身一人送,也就意味着今日事今日结,一笑泯恩仇。

    江湖事,江湖了,本就是如此简单。

    目送马元义一行人消失在街巷人群间,慕双言脸上的笑容更温煦迷人,摇着手中折扇,卷起丝缕微风缱绻,自有一分我远清风,清风偏就我的名士风流。

    “楼主,马元义只不过是平安镖局的一个小镖头而已,何需对他如此客气?还让仇爷摆劳什子升龙宴,在全西城区有头有脸的人面前向他赔罪道歉,这岂不是有损我们双安楼的名声?”

    雷永目瞅马元义离开,方才小跑着跑到慕双言跟前,小声嘀咕道,脸上满是不忿。

    “就是!他马元义算个什么东西!”

    五短身材的男子同样义愤填膺道。

    仇爷没有说话,躬着身子,恭谨地站在慕双言身旁,一言不发,看着两人拙劣的表演。

    两人的心思仇爷多少也能猜出几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他们两人没调查清那小女孩的身份,从而惹出了平安镖局和马元义。

    这两个庞然大物,他们都惹不得,也惹不起,所以,方才马元义在时,两人压根没敢有任何举动,甚至恨不得隐身消失,若非慕双言要求他们将那个小女孩亲自送出来,他们原先压根就没打算露面。

    也许,马元义还不知道掳掠自家外甥女的主谋是他们,压根就没在意他们两个小喽啰,而后慕双言出面,一顿和头酒,一席升龙,恩怨情仇一笑泯,两人也算逃过一劫。

    但马元义这一关过了,自家楼主这儿,还得有个交代,不趁机溜须拍马两句,在楼主眼里留个好印象,他们这辈子也算完了。

    可惜,他们不知道,自从慕双言让他们亲自将人送出来时,他们这一辈子就已经完了。尽管,慕双言和马元义谈话言笑间,一个字儿都没提到他们,马元义好似也没注意他们,但以马元义的心智,又岂会猜不出慕双言的此举的用意。

    毕竟,送一个小孩子出来,又那用的着他们两个大老爷们一起出来,这就是明摆着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银子都已经拿出来了,送出去了,又岂有再拿回来的道理?

    人命不是银子,道理本不该这么讲,但在慕双言的眼里,他们的命,其实与蝼蚁无异,连兜里的一文钱也不值。

    慕双言的眼里,这就是他的道理!这就是江湖的道理,看似无风无浪,却偏偏是暗潮汹涌。

    心里想得明白,双眼中也不自觉地露出几分怜悯,但仇爷的脸上却无半分表情,也没有说话。

    毕竟,慕双言还在这里,就轮不到他说话,因为,他从来都是个听话的人!

    “马元义不算什么,只是个小人物,但他却是平安镖局的人,是赵天雄的人,有这个背景,他就值得我自降身价,称一声老哥,就值得那一顿升龙宴!”

    慕双言折扇轻拍着手掌,悦耳清脆的敲击音染着温和的笑声,在这年尾旧岁时节,颇有几分喜庆的意味。

    “楼主太抬举他赵天雄了,一人挑黑巷,血灯祈平安,看似威风凛凛,但充其量就是有勇无谋的莽夫,怎能和楼主相比?”

    五短身材的男子抢先雷永一步,谄笑道,说话间还不忘挑衅地看了雷永一眼,眸里眸外,满是得意洋洋。

    “莽夫?”

    慕双言饶有兴趣地看了五短身材男子一眼,笑问道:“此言何意?”

    看到自家楼主询问,五短身材男子更显得意:“他赵天雄空有半步宗师的实力和枪挑黑巷的偌大名头,却没什么经营头脑,要不然的话,平安镖局现在何至如此光景,何苦守着一条小小的平安巷不放,说不得早就名满常山河内了!”

    “雷永,你也这么认为吗?”

    慕双言没有接话,而是看向一旁的雷永。

    “属下也这么认为,他赵天雄声名赫赫,但经营平安镖局的本事就差了许多,一年到头就那几个老客户光顾,守着那几条没前途的路线,日子过得虽然算不得穷苦艰辛,但也就那样了。”

    “我们这些成天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的人,有今天没明天,求的不就是个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吗?像他赵天雄那样,空有武力和声名,却整天憋在平安巷中,只知吃老本,活的还不如我们这些小人物洒脱快活,有酒有肉有女人,有什么乐趣可言?”

    雷永舔着嘴唇,颇为兴奋,能在慕双言面前说上几句话,可不是谁都有这机会,今儿个得了机会,可不得抓紧时间显摆一番,若入了慕双言之眼,说不得就真能一步登天了。

    他说的话虽有贬低赵天雄讨好慕双言之意,但那句有今天没明天,求一个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却是实打实的心里话,没有半点虚假。

    “刀口舔血生死路,红尘富贵荣华事,江湖人,求的无非如此矣!”

    拨弄着扇坠,慕双言轻叹一声道。

    “嘿嘿,就是这个意思,还是楼主说的有水平,将一件俗气熏天的东西说的雅逸漂亮。”

    雷永嘿嘿笑道,趁机不轻不重的称赞了一句,谁不知道慕双言最好诗词雅句,最喜吟诗作赋,信誓旦旦说一百句溜须拍马的好话,还不如称赞其一句诗妙词佳来的有效。

    果不其然,听闻雷永的话,慕双言颇为高兴,道:“俗事俗物,下里巴人,阳春白雪,端看人怎么说了。同样是求名求利,在我们江湖人嘴里,就是刀口舔血的低俗龌鹾事,在那些满腹经纶的读书人嘴里,就是为民为国,说到底,也离不了那句黄金屋颜如玉,没什么差别而已,就看你怎么说了!”

    “但偏偏有些人就信这个东西,信这个略显冠冕堂皇的理由,反而对我们说的那些真真的大实话嗤之以鼻,也不知是谁蠢,谁聪明?”

    “楼主高见!”

    雷永谄媚道,也不知听没听懂,反正称赞好话,总归没错。

    慕双言轻笑道:“这就像好话,人人都爱听,忠言逆耳!”

    “确实,所以说,楼主你比赵天雄厉害多了!至少能让我们这些小人物吃香的喝辣的!”

    五短身材男子插嘴道。

    慕双言闻言笑道:“你们求荣华富贵,我求富贵荣华。因此,你们永远不如平安镖局的人;而我,永远也不如赵天雄。所以啊,我得巴结着赵天雄,而你们呢,则得让着平安镖局。”

    雷永和五短身材男子不明白慕双言话语中的意思,只能摸着后脑勺,嘿嘿笑着。

    他们始终没发现,仇爷眼里,那满满的怜悯和嘲讽。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慕双言摇着折扇,看着略显迷茫的两人,摇摇头轻笑道:“我得罪不起赵天雄,所以,就得委屈你们了!”

    闻言,两人先是不明所以,脸上露出迷茫之色,但慢慢的,仿似想明白了什么,其脸上的迷茫渐渐被惶恐替代,而后跪倒在地,死死抱住慕双言的右腿,喊叫道:“楼主饶命啊,饶命啊!”

    “仇二,将他们两人的手砍掉,送去给马元义赔罪道歉。”

    丝毫不理会雷永两人的惨嚎,慕双言依旧微笑道:“至于他们两人嘛,没了手,也就是废物,但你们都说我有经济头脑,我也是个生意人,自然得讲究废物利用。仇二,你安排吧,他们两个毕竟有武功在身,应该能买个好价钱!”

    “饶命……”

    “饶命啊……”

    惨嚎声中,慕双言转身离去,笑声朗朗:“刀口舔血生死路,红尘富贵荣华事,有人生,有人死,强者生,弱者死,如此而已!”

    抬头,看着还算不错的天气,慕双言摇点着折扇,命人取过一张摇椅,躺窝在椅子里,享受着冬日难得的艳阳天。

    常山的冬天,虽然没有西流那边凄寒凉漠,大雪如鹅毛,但毕竟地处北方,一月里难得有几个晴天,所以,该享受时,还是得享受的。

    他们打生打死,荣华富贵,就是为了享受;

    而且,以后像这样的艳阳天,说不得越来越少了,毕竟,已经年底时节了!并且,这几天,他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但思虑良久,也不知道为何?

    但也就那样了吧,该享受还是得享受,等再过个几天,那件事了了,他就可以离开这个地界,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而后逍遥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窝在这个破地方强多了。

    想到这里,慕双言忍不住笑了笑。

    双目微阖,院里,有两人惨嚎如死,院外,有爆竹清脆如生!

    炮竹声声辞旧岁,抬头富贵生死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