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荒诞事

    慕双言死了,江湖儿郎江湖死,本就是江湖人的归宿。

    但最善算计的人死在了别人的算计上,一个半步宗师死在了一个二流人物手上,慕双言的死怎么着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白羽和江若愚就亲眼目睹了这场看似戏剧的事件,荒诞,却也悲哀。

    但这就是事实,虽然自从知道慕双言是邪魔九道之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的结局。不过,死在旗鼓相当的人手里和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终究是两个概念,感同身受,又岂能不令人唏嘘哀然。

    而且他们也不想慕双言这么快死,活人的价值,永远比死人有用。

    然则事情他们也看得分明,慕双言动了杀机,也存了死志,总不能让唐笑风乖乖束手就死,也没这个道理不是?

    况且,若非唐笑风和慕双言打斗闹出的响动,他们也未必能这么快找到慕双言,甚至可能让慕双言逃脱,到时候他们的罪责可就大了。

    说到底,他们还得感谢唐笑风。

    白羽和江若愚并非第一次见唐笑风,且他们皆对这个少年的印象不错。

    两人上前几步,江若愚将瘫软无力的唐笑风扶了起来,白羽则仔细检查了一下慕双言的状况,确定已然药石罔效后,朝江若愚摇摇头,而后看向唐笑风,笑嘻嘻道:“你怎么又搞成这个样子了?”

    唐笑风摸摸鼻子,苦笑一声:“让白大哥和江大哥见笑了。”

    上一次是中了周承玄的六阴截脉指,狼狈不堪;这次又被慕双言差点杀掉,真是倒霉到家了。

    “哈哈……你还真是会凑热闹。”

    白羽大声笑道:“若愚,唐小兄弟的状况如何?”

    “气力耗尽,精神衰竭,无甚大碍,只需休养数日便好!”

    江若愚不紧不慢道。

    “那就好,这次又得多谢你了,否则放虎归山,我们兄弟的罪过可就大喽!”

    白羽摊手笑道,语气坦然而略带几分调侃,不禁令人心生好感。

    唐笑风摸摸鼻子,拱手笑道:“机缘巧合而已,就算没有我,慕双言已是强弩之末,也绝难逃出生天。”

    “机缘巧合吗?”

    白羽暗自嘟囔了一句,虽然唐笑风杀了慕双言是他们亲眼所见,但有些事情还得亲自查证后才能确定。至于后面那句恭维之语,白羽则当仁不让的笑纳了:“非是老哥我小人之心,但此事关乎萧家安危,还望唐小兄弟能将遇见慕双言之事坦言相告,老哥感激不尽?”

    “白大哥客气了!”

    唐笑风应道,他们之间虽然有交情,但也仅是点头之交,算不得什么;再者而言,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萧梁两家这滩浑水,不是他有资格能趟的。

    没有任何犹豫,唐笑风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包括他和王钟余味几人在清风楼喝酒大醉,他缘何出现在此地,为什么会和慕双言交上手等,没有任何遗漏隐瞒和添油加醋。

    未等唐笑风讲述完毕,白羽和江若愚便已经释疑,真话假话,他们还能甄别得出来,而且这种事情,只要动动口,就能查个水落石出,欺瞒说谎,无疑是自寻死路。

    整件事情,一言以蔽之:机缘巧合外加多管闲事!

    看着唐笑风略显尴尬的神情,白羽和江若愚相视一笑,年少几多荒唐可笑事,未必不是英雄豪气,也未必不是赤子之心,当年的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唐小兄弟这个机缘巧合,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

    白羽爽朗一笑,拍着唐笑风的肩膀道:“说真的,这次还真是多谢兄弟你了!”

    “不敢!”

    唐笑风有些受宠若惊道:“杀了慕双言,坏了你们的计划,该是我道歉才对。”

    白羽闻言轻笑一声,明白事理,且知进退之人,永远比自作聪敏的人要讨人喜欢:“哈哈,没事,影响不大!”

    “没事就好。”

    唐笑风拍了拍胸膛,舒了口气。

    “这儿有颗五蕴丹,唐小兄弟不妨服下,对你的伤势有帮助。”

    白羽从怀中取出一颗若青玉琉璃般澄明的丹药,递给唐笑风。

    五蕴丹之名,唐笑风自然听过,其虽算不得什么肉白骨回生死的神丹妙药,但以五蕴为名,自是对内力脏腑精气等有着诸多益处,算是一种江湖人常备的疗伤灵药。

    而白羽这颗五蕴丹,色泽青明无瑕,为五蕴丹药中的极品,又名青玉五蕴丹,是普通五蕴丹药力的数十倍,为名副其实的疗伤圣药,百金难求。

    只闻得其一缕清香,唐笑风精神不由为之一振,空寂的丹田内也泛起丝丝涟漪,虚弱无力的身体也有了一丝好转。

    “这……多谢白大哥好意,但无功不受禄,小弟实不敢接受!”

    唐笑风抱拳道,不同于先前的奉承客套之言,这是唐笑风心底的大实话。

    况且正所谓人之所赐,必有所求。唐笑风虽然知道对方的要求是什么,但说实话,他实在是不想搅进这滩子浑水了。

    至于感谢,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唐笑风可不认为萧家针对慕双言只有这么一套方案,至于真实情况如何,那就只有白羽等人知道了。

    “唐小兄弟千万莫要推辞,慕双言之事,多赖兄弟援手,等此事了结之后,老哥我定然亲自登门拜谢!”

    白羽轻笑道:“再者而言,老哥还有要事相求,若唐兄弟不肯应允,我回去也不好交代不是?”

    话已至此,若唐笑风还拒绝的话,可就真的不识抬举了:“那就多谢白大哥了。白大哥若有什么吩咐,小弟莫敢不从!”

    “哈哈……唐兄弟客气了。”

    白羽爽朗道:“由于慕双言之事事关萧家安危,还希望唐兄弟回去后莫要向他人多言。”

    “老哥放心,晚辈定当守口如瓶!”

    唐笑风心中道了声果然如此,至于那颗青玉五蕴丹,也是为了快速恢复他的伤势,免得让他人看出端倪。

    虽然这样想不免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江湖事,谁又能说得清呢?

    “我就知道唐兄弟是聪明人!”

    白羽颇显快意,道:“我等还有要事要办,就不在此多留了,等此事了解后,老哥再请唐兄一醉方休。”

    “老哥请便,我在此稍事休息后,再行返回镖局。”

    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唐笑风倒不欲食言。

    白羽满意地点点头,而后将慕双言的尸体背起,朗声笑道:“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告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