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天不收你,我来收

    韩家,常山城以医药生意闻名江湖天下的韩家,在眨眼之间,就沦为了一片火海废墟。

    熊熊烈火之中,没有挣扎哭喊,没有哀鸣呜咽,因为韩家共计七十八口一百三十二人,大都还处于睡梦中时,就被一瞬的爆炸火海吞噬湮没,也算死的没有痛苦。

    熊熊烈火,映耀如白昼,既使距离很远,都能感受到其酷烈炽热。幸亏,韩家为大户人家,常山南城区也是权贵富贵人家的聚居地,府邸宅院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不像贫民坊市那般鳞次栉比,所以大火并未波及旁边的房屋人家。

    唐笑风和楚倾幽站在南门城楼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冲天耀眼的火光,久久无言。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唐笑风实在想不到,半炷香前还好好的韩家,怎么会突然沦为一片废墟火海?半炷香前还活生生的一百多条人命,又怎么会一瞬间全部命丧黄泉?

    “啧啧,韩啸川……还真是心狠手辣啊!”半晌,楚倾幽方才轻轻叹了一声,淡然的语气缀着凉风,显得格外空幽。

    “韩啸川……他怎么……”唐笑风本来想说怎么可能,毕竟,这死掉的一百多条人命中,不都是韩家的奴仆杂役之流,还有韩啸川的妻子儿女等诸多亲眷,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但话到嘴边,却无言以对。因为除了韩啸川外,他也想不出是谁动的手,也恰在韩啸川暗中离开后不久,韩家发生了爆炸大火,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

    况且,唐笑风和楚倾幽这一天基本上都在暗中监视着韩家,压根就没见到有外人潜入韩府,所以想来想去,唯有韩啸川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布置如此大量的炸药,因为,他是韩家的家主,整个韩家的主人。

    至于韩啸川这么做的目的,唐笑风也能揣度一二,经过楚倾幽这几天的调查和他所知的事情相互印证,她发现萧梁两家之事,都有韩啸川的影子,韩啸川费尽心机挑拨常山两大家族,而后祸水东引至他人身上,似乎直是为了让萧梁两家无暇顾及自己,或者下意识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从而逃离常山。

    因为这些天,韩啸川有意无意的将自家的一点生意变卖,通过通宝钱庄将钱财转移至外地,当然,这都是韩啸川暗地里进行的,变卖转移的资产数量也不大,压根就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由于楚倾幽这些天一直跟着韩啸川,才能发现点点蛛丝马迹。

    这些迹象,无疑表明韩啸川想要偷偷离开常山。至于原因,唐笑风不得而知,但想来无非名利二字!

    而逃出生天、毫无隐患的手段,无外乎借刀杀人,金蝉脱壳!

    所谓借刀杀人,即韩啸川先以梁青月之死挑起萧梁两家的矛盾,而后顺势嫁祸给慕双言背后的势力,这个势力据楚倾幽所说,很可能为九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再者九幽已率先对他们动手,以萧君华和梁英卓的脾气,绝不会坐以待毙,决计会以雷霆之势将九幽在常山的势力消灭。

    而韩啸川则趁着萧梁两家对九幽在常山的势力动手之际,自导自演也这么一出人间惨剧,以韩家灭门,妻儿死亡来掩护自己脱逃的目的。

    毕竟,虎毒尚且不食子,人伦道德,法理纲常下,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人会杀妻杀子,灭绝人伦性!所以下意识认为韩啸川如果想要自己逃走,一定会带上自己的自己的家眷,最不济也会带上自己的孩子。

    但现在却是韩家灭门家破人亡的惨剧,无疑是有外人动手,将韩家灭门,这个外人,当然就是九幽!

    从而让萧君华和梁英卓误以为自己中了九幽的调虎离山之计,导致韩家被灭门,而韩啸川,要么是落入了九幽之手,要么九幽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杀了韩啸川,毁尸灭迹。

    无论怎样,萧梁两家都会把账算在九幽头上,殃及不到他韩啸川身上,他便可以借机金蝉脱壳,逃出生天。

    虽然这其中的一些关键节点,如韩家有什么东西值得萧梁两家觊觎,他又是如何暗中设计了这一系列环环相扣的大阴谋,唐笑风不得而知,但韩啸川的最终目的,他已了然。

    对于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灭绝人性的做法,唐笑风是深恶痛绝。正如当年藏风客柳恨水所言:世间万事万物,无所谓好做难做,只有想做和不想做;人间路,无所谓小道坦途,一步一脚印,就是阳关大道。

    所以纵然韩啸川是逼不得已,但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却不得不让人愤怒。

    虽然在英贤书院时,他在书楼中没少看到一些江湖邪魔外道,为了修习无情忘情之道,杀妻灭子以求绝情绝意,但当时毕竟隔着一座山,隔着一个千山万水的江湖,顶了天他就是骂咧两句无情无义的畜生,事后也没什么戚戚与愤怒。

    但等下了山,踏入了江湖,真真见到了这般惨绝人寰的事儿,他才真的体味到什么是江湖的无情,什么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狠辣,什么是恨不能一刀诛来人头落,满口酒来满脸泪的愤怒。

    唐笑风不由想到了西流关,想到了那些铮铮铁骨以身卫国卫家的男儿,背后有国,不退一步,背后有家,一步不退。

    天地铮铮,我心以恒,悠悠风雪,我心以明;

    鲜血汤汤,旌旗昂扬,悠悠家国,矢志守之;

    白骨皑皑,黄沙莽莽,悠悠孺妇,以命护之。

    同样是大唐人,有人以命救人命,保家卫国,宁死不屈;有人以命杀人命,杀妻灭子,毫无人性!

    “他……逃不了吧!”唐笑风紧握拳头,眸中杀意凛然,他是第一次,毫不犹豫地想要杀一个人!

    “放心,他走不了!”楚倾幽冷冷道,声音清幽,漠然无情。

    唐笑风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烈火熊熊似鲜血,风鸣声声似哭泣的韩家,心中轻轻承诺道:“你们的仇,我来报,若天不收你韩啸川,我来收!”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