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步步皆道理

    “人在做,天在看?”

    闻言,韩啸川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冷哼一声:“不知所谓!”

    萧无痕负手而立,清风徐徐,拂动白衣如雪,仿若替天行道的仙人:“再者而言,道家佛门江湖人,儒家帝王庙堂人,身处天地樊笼,人人霜天竞自由,有所求,当也有所敬畏,敬畏天地,敬畏自然,所谓的举头三尺有神明,敬畏害怕的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鬼神,而是心中的一个道德底线,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底线,也是人之为人的底线。”

    “道家有小国寡民的无为而治,佛门有我佛慈悲的众生平等,儒家有仁者爱人的以德治国,帝王有王道,百姓有恻隐,都有一个人之为人的慈悲,而不是什么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畜生。人之为人,有所为和不为!没了这份敬畏和底线,人就和畜生没什么区别了!”

    “哈哈……无稽之谈,心有敬畏,只是因为你站得还不够高,看得还不够远而已!”韩啸川大声嘲讽道。

    “那你以为站得多高,才能不顾这个世界的道德准则,才能不顾做人的底线?”萧无痕反问道:“沧海?圣人?逍遥?我师傅剑绝已然是圣人境,于这天地间,已经算站得很高了吧?”

    闻言,韩啸川沉默不语,剑绝洛子绝之名,春秋甲子称风流,江湖剑道三分天,剑绝之名有三绝,剑绝,一手《绝天剑法》,纵横江湖数十载,无一败绩;人绝,洛子绝为人灵慧,少则悟剑道至理,剑道至繁,一柄蔷薇剑冠绝同辈;二十岁后,剑道至繁也至剑,以一柄木剑独步天下;四十岁后,剑无法,人有道,草木竹石皆可为剑,剑出而剑气纵横三万里,独占江湖三分风流;第三绝则为心绝,即吾心为剑,除剑外,心无他物,贪嗔痴怨憎恨,不来就我我自安,若来就我我自一剑斩之。

    当然,洛子绝剑绝之名,不是靠这些花哨的东西堆砌起来的,而是一剑绝黄泉,斩落三途川的辉煌战绩。当年有武帝城的易老怪一人一拳灭鬼门的壮举,二十年前,由于邪魔九道之一生死黄泉宗的下属宗门黄泉宗,滥杀无辜,祭炼邪法,洛子绝怒其惨绝人寰的行径,曾效仿易老怪的行为,生生将生死黄泉宗庇护下的黄泉宗灭宗。

    两名圣人境,三名半步圣人,十数个宗师,但凡修炼邪法魔功,滥杀无辜者,皆被其一剑斩杀,虽然有不少弟子逃过一劫,但黄泉宗实则名存实亡。事后,邪魔九道之一的生死黄泉宗也三缄其口,一言未发,生生吃了这个哑巴亏。

    洛子绝之威,可见一斑。

    春秋甲子称风流,江湖剑道三分天,绝非一句空话。这样的人,于这天地间,不算最高,但绝对是他韩啸川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

    看到韩啸川沉默不语,萧无痕轻轻道:“家师常说,无论我们站得再高,可以剑开天门,百劫不灭,可以我命由我不由天,但说到底,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第一,我们所求所争所想,只是这天道余下的一,而非整个天地。”

    “所以,我们站得越高,才发现这个天地愈发雄伟阔大,值得敬畏。行一步路,问一声心,看一眼天,谨小慎微,当才能走得长远!”

    “哈哈……一派胡言……”韩啸川闻言,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面容狰狞,癫狂道:“这是你的诡辩之言而已!我不信,我不信……”

    萧无痕摇摇头,道:“不临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渊,不知地之广也。诡辩也好,事实也罢,对现在的你来说,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对牛弹琴而已!”

    “再者而言,你我心知肚明,你先前所言,只是为你的贪欲、为你的良知做掩饰而已!这些虚无缥缈的言语,终归没什么大用!”

    “哈哈,果然不亏是萧君华的儿子,巧言善辩。”韩啸川讥笑道:“若非萧家和梁家苦苦相逼,我也不用出此下策,说到底,这都是你们做的孽,江湖人人称道的萧梁两家,只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巧取豪夺的无耻之徒而已!”

    萧无痕长叹一声,道:“他们也有欲有贪,但他们至少有敬畏有底线,没有滥杀无辜,没有不择手段!况且,那原非你之物,也是你从他人手中抢夺而来!准许你抢他人之物,就不允许他人抢你之物,说来也没这个道理不是?”

    “啧啧,没想到被誉为“无痕公子”的萧无痕,竟然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之话,我抢了别人的东西不假,难道这就是你们抢我杀我的理由,这就是你们自诩的正道和公义?”

    对于萧无痕的话,韩啸川着实是嗤之以鼻:“原来江湖正道,在你眼中只是比魔道多走了一步冠冕堂皇的路而已,不过,这的确是真真的大实话啊,哈哈……!”

    韩啸川的嘲讽之言,令萧无痕有些沉默,但其脸上却无任何表情,依旧淡漠安然,良久,萧无痕方才回应道:“你所言有理,是我太过狭隘了,不可否认,江湖有冠冕堂皇的正义,但同样的,也有实实在在的公道,用所谓的正义公道来掩饰家父的贪婪行为,是萧某之错!家师常言,江湖万里,步步皆是道理,果如是矣!”

    “哈哈……贤侄倒是比那些冠冕堂皇的伪君子强多了!”

    韩啸川朗声笑道,眸中清光闪烁,江湖一辈子,他见过太多的沽名钓誉之辈,见过太多的冠冕堂皇之徒,见过太多自诩正义却满肚子男盗女娼的无耻之人,尤其是一些世家名门养出来的子弟,最是伪善,没想到萧家这种内部最是阴谋肮脏的家族中,竟然会出现像萧无痕这样心灵澄明、赤子之心之人,也难怪其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剑道奇才。

    剑绝洛子绝曾言,这世间有三种人最适合练剑,一则生而赤子之心,心灵澄明如镜,不染尘埃;二则至情至性,极于情,方能极于剑;三则无情无义,摒万物,唯余剑。他自己为第三种人,绝万物而唯于剑,得一剑曰绝。而萧无痕则属于第一种人,赤子之心,心灵澄明,得一剑曰真。

    这是当年洛子绝收萧无痕为徒时所说的话,当然事实证明,其所言属实。

    至少在剑道一途上,萧无痕不不折不扣的天才,不下于当年的洛子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