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复生

    现在他该担心的是他自己,由于他只是通玄三境,真气打磨运用还不够纯属雄浑,无法御风而行,只能凭借轻功身法短暂在空中滞留。

    摇了摇头,唐笑风苦笑一声,将内力注入玄机索中,玄机索如黑蛇般颤抖起来,其前段五个勾爪瞬间弯曲,轻轻一动,就刺入山巅的青石中。

    “嘶……好锋利啊!”

    唐笑风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这种青石由于常年被山风磨蚀,坚如金铁,寻常刀剑斫之无痕迹,是上好的建筑材料,可历经千年不朽,如果用绣月刀的话,以他现在的功力,只有动用两三成的内力才能刺入数寸,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易,不费丝毫气力,由此可见玄机索的锋利。

    尝试了一会儿,唐笑风将玄机索的部分功能摸了个清楚,其前段的五根勾爪可以弯曲,亦可以向前向后合拢,索身也可以在注入内力后变硬变软,随心所欲,至于末段的金属球,他暂时倒未琢磨出个所以然来,不过就目前来说,已经够用了。

    就在此时,楚倾幽从断魂崖下一跃而上,将被山风弄乱的青丝理顺,道:“我初步看了一下,由于断魂崖常年狂风肆虐,山崖陡峭,草木不生,没有任何借力之地,最为紧要的是由于下面狂风肆虐凛冽,内力消耗速度十分快,你修为不够,下面太危险,还是不要下去了。玄机索我先拿走了。”

    说罢,还不等唐笑风回过神来,楚倾幽便将其手中的玄机索抢过,回眸一笑:“小书生,你且在上面先等一会儿!”而后跃下山崖。

    “倾……唉……”看着已经寂然无人的淼淼云海夜色,只能苦笑着叹了口气。

    随着楚倾幽的消失,断魂崖又恢复了宁静,虽然有山风绕林海,崖底哀亡魂的呜咽轻啸声相伴,但除此之外,就没了半分盎然生机,更添了几分天地间的旷然孤寂。

    此时此地,此刻此时,方有一种天地于我而悠悠,万物不知所起,亦不知所终,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之感觉。

    天之苍苍,地之茫茫,天寒地冻,风吹草黄。

    天生我何,宿命无常,地养我何,世情悲凉。

    悠悠莽莽,凭虚御风,山河玉色,无我无殇。

    杯盏琥珀,盛风揽月,胸中经纬,天地逍遥。

    这一首《逍遥阙》,前两句有几分人世命运无奈悲凉之感,后两句意境一折,悠悠我心揽天地,杯酒逍遥寄一情;无奈与悲凉,杯酒与逍遥,倒也相契相合,不显突兀。

    此时断魂崖巅,遥之万里而纵揽于胸,凌山河玉色而万顷茫然,若有杯酒相伴,倒也不负此时的壮阔景色。

    可惜,他们两人是奔着杀人来的,而不是揽景踏春来的,所以压根没备着什么美酒,只能徒呼奈何!

    在断魂崖山巅等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淼淼云海夜色破开,一个人影跃上断崖,正是楚倾幽。

    然而甫一落地,楚倾幽就像地上倒去,唐笑风一惊,急忙在楚倾幽倒地之前扶住了她。

    此时,楚倾幽面色灰败惨然,隐隐有一缕青黑杂陈其间,全身冰凉若水,待看到唐笑风后,楚倾幽缓缓睁开双眼,枯败惨然的面容上挤出一抹浅笑,虚弱道:“小……小书生,后面……小心……”

    断断续续的话语未完,楚倾幽就昏迷过去,栽倒在唐笑风怀里。

    在楚倾幽昏死过去的一瞬,唐笑风的心脏恍然停止跳动,脑中一片混沌:“倾幽……倾幽……”

    急切唤了两声,发现楚倾幽没有回应,唐笑风两指搭在楚倾幽的脉搏上,发现其脉搏还在跳动,虽然十分微弱,似有若无,但终归还有一口气儿在,唐笑风方才送了一口气。

    “中毒?”

    把着脉搏,细心研判了片刻,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楚倾幽的面容,发现其间有一缕青黑游移不定,绝对是中毒的征兆。

    而此时,断魂崖下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似喘息,又似摩挲触碰崖壁的微微清音,唐笑风眉头一皱,瞬间想起楚倾幽昏迷前的话,低头思忖了三息,而后将楚倾幽的身体移动至山巅的碎石废墟处,而后,他怀抱楚倾幽平躺下来,身子深深埋于废墟之内,由于碎石和楚倾幽身子的遮掩,两人宛如一人,在黑夜中难以辨别清楚。

    几息后,韩啸川果然从断魂崖下爬了上来,方爬上断魂崖顶,韩啸川就警惕地环顾了一圈,仔细感应了片刻,待没发现什么危机后,韩啸川才举步走向昏迷不起的楚倾幽。

    韩啸川走的十分缓慢,步履虚浮,右手抚着胸腔,整个人摇摇晃晃,每走一步,喘着声就会粗重几分,短短十几步的路,韩啸川整整花费了十数息的时间。

    待行至楚倾幽身前一丈外时,韩啸川的额头上已经布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显得虚弱至及。

    “中了我的赤焰金顶蛇之毒和枯荣手,还能逃上断魂崖,果然不凡!难怪能发现我的谋划,给萧梁两家的信件想来也是你干的吧,啧啧,若非我另有准备,恐怕今儿个恐怕就真的阴沟里翻船了。哈哈……天不亡我韩啸川啊!”

    韩啸川自言自语了半晌,又癫狂的大笑了一阵,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踉跄倒退了几步。

    大悲大喜,大惊大惧,大起大落,这一连串的生死转换,也难怪此时韩啸川的行为举止有些癫狂。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说罢,韩啸川右手微抖,一枚暗杀直接打向地上楚倾幽的头颅。显然,即便如此,韩啸川还保持着警惕戒备之心,不敢靠近楚倾幽,以防其假装昏迷。

    “噗……”

    暗器入肉的声音响起,楚倾幽的头颅处一抹鲜血淌出,染红了其三千青丝,嫣红耀目,动人心魄。

    “嗬……死了?看来是我多心了!”看着嫣红的鲜血淌出,韩啸川彻底松了口气,他先前所作所为,看似癫狂无度,实则小心翼翼,一直防备是否有人埋伏在旁,一直担忧地上之人只是假装昏迷,他先前在断魂崖下时,就是因为大意,被眼前之人阴了一把,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但现在暗器打入头颅,即便是神仙也难救,所以他现在可以彻底松口气了。

    “吁……”

    轻嘘了口气,韩啸川一瞬只觉得全身气力尽消,绵软无劲,头痛欲裂,提不起半点力气。

    但现在还不是休息放松的时候,他需得处理掉眼前的尸体,否则被人发现,难免多生事端。

    至于方法也很简单,只要直接扔下断魂崖即可,只需一时三刻,整个尸身就会被障气毒物腐蚀,尸骨全无,什么也不会留下。

    使劲吸纳了几口气儿,清凉的山风没入鼻腔肺腑,让韩啸川恹恹疲惫的精神稍微清醒了些,抬步走至楚倾幽身前,弯腰扣向楚倾幽脖颈的衣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