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人和狗

    当然,在唐笑风看来,王远这完全是自作自受,若不是他想在美人面前出风头的话,未必不能发现其中的猫腻。

    但显然王远不这么想,在缓过来气后,直接将矛头对准站在一旁的唐笑风,恨恨道:“你早知道会如此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对于这种无妄之灾,唐笑风表示很冤枉:“你也没问啊!而且,我看王大公子胸有成竹的样子,肯定要比我这种不入流的跳梁小丑强多了,怎敢在你面前置喙?”言外之意就是你没问,我为什么要说,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也未必肯听,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这……”

    闻言,王远一噎,唐笑风的言外之意,他自然心知肚明,事实上就算对方先前提醒了他,以他的性格也不见得会在意。

    但明白归明白,在他心里,早就认定唐笑风就是为了故意看他出丑才不提醒他的,所以看着唐笑风的眼神也愈发不善:“你知不知道得罪本公子是什么下场?”

    唐笑风挑挑眉,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王远,道:“我有得罪过你吗?”而后无辜地看了看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三人。

    “哼,你心知肚明。”

    王远冷哼一声:“你现在赶紧跪下给本公子磕三个响头,说不定本公子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本公子要你生不如死。”

    “磕头?生不如死?”

    唐笑风嗤笑一声:“王大公子,你确定你脑子没病吧?还是说,你今儿个没带脑子出门?”

    江湖是非地,有道理可讲,那就讲道理;但遇到这种无道理可讲的人或事,他也不介意得罪人。

    “噗……”

    王远还未说话,扶着他的娇娇却忍不住娇笑一声,就连那名江湖人也勾了勾嘴角,忍俊不禁。

    “你找死。”

    娇娇和那名江湖人的笑声,显然彻底惹恼了王远,王远神情扭曲地盯着唐笑风,大声道:“本公子要将你碎尸万段。”

    闻言,唐笑风撇撇嘴,对于王远的威胁毫不在意,这种狠话,就算对方今天撂上一箩筐,对他而言也是不痛不痒。

    看到唐笑风浑不在意的模样,王远不禁怒从中来,他在东陵郡,除了少数几个人外,哪些人见他不是屈膝逢迎,战战兢兢,何时受过如此屈辱。所以他看向唐笑风的眼神中除了愤怒外,就只剩下浓浓的杀机。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王远阴沉着脸,冷冷道。他说过要将对方碎尸万段,要是少一段,就对不起他王大公子的名头。

    “你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笑风斜睨了地上的王远一眼,耸耸肩道:“我可没惹你,罪魁祸首就在你眼前呢。”

    说着,唐笑风指了指眼前的柴门,笑呵呵道:“你要是实在有气没地撒,照着柴门再来几拳,解解气儿。”

    “你……”

    王远怔怔地看着唐笑风,直接一口逆血喷出:“叶长卿,替我杀了他,我让我爹帮你入仕。”

    “王公子约莫忘了,叶某只是一介书生,怎么可能杀得了这位公子。”

    站在一旁一直沉默寡言的寒酸青年,闻言一脸平静,摇了摇头。

    “叶长卿,你竟敢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让我爹杀了你?”王远看着一脸平静的叶长卿,大声威胁道。一个没有功名在身的小小读书人,也敢拒绝他王大公子。

    “王公子所言,叶某自然信。但智者量力而行,愚者呈匹夫之勇,不是叶某不为,实不能为也!”叶长卿抱了抱拳:“还望王公子见谅。”

    叶长卿淡淡道,举止温雅有度,和气急败坏的王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者而言,君子所为,明是非,辨善恶,若善恶是非不分,天降其罪也。还望王公子好自为之。”

    “你……”王远指着叶长卿,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满腔怒火却无处发泄,整个人像是痴傻了一般僵卧在地上,双目无神。

    “啧啧,岳某本来以为王公子是人中龙凤,没想到连几个跳梁小丑也解决不了,真是让人失望啊!”

    身后的江湖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再度嘲弄了一句,不过说是嘲讽,但明显挑拨的意味居多,到头来王远的仇怨都会记在唐笑风、叶长卿二人头上,和他无关。

    唐笑风看了一眼那名江湖男子,只见他抱着双臂,挑衅地看了一眼唐笑风,而后嘿嘿笑着,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芒。

    唐笑风摸摸鼻子,眼前的江湖男子明显对他抱有敌意,但他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哪儿得罪了他,毕竟,两人这才第一次见面而已。

    “岳焕,帮我杀了他们,我让我爹给你一千两银子。”

    果然,听到江湖男子的话,王远没将怒火撒在其身上,而是愤怒地看着唐笑风和叶长卿,仿似两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一般。

    对于这种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唐笑风以前倒从未遇到过,压根就不知道其脑子里究竟想的是什么,或者,用宁子逸当初的那句话来形容,最为贴切:“正常人想的是如何能让自己活的更好,而不正常的人,想的则是如何能让他人活得不好。”

    简而言之,就是脑子有病。

    所以,对脑子有病的人,唐笑风当然没兴趣理会,朝叶长卿笑笑:“叶兄,我们还是走吧,也省得碍了别人的眼。”

    “也好。狗咬人,作为人,我们也不能咬回去,眼不见为净最好。”叶长卿面色平静,淡淡道。

    都说读书人笔如刀口如剑,杀人于无形,连骂个人都文雅的不带一个脏字,今个儿唐笑风才算是真真的见识到了。

    “噗……”闻言,王远怒火攻心,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叶长卿,你……你竟敢骂我是狗,我要杀了你。”

    叶长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王远,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波动,淡淡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王公子也不算太过无知。”

    “你……你……”

    王远指着叶长卿,全身颤抖不止,面容涨红,想他王大公子也是在东陵城横着走的主,杀过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挤兑的毫无还手之力,传出去他哪儿还有脸在东陵混,今日若不杀了他们,焉能解他心头之恨。

    想到这里,王远竟然奇迹般的平复下来,示意娇娇将他扶起来,先是朝着唐笑风和叶长卿冷冷一笑,而后看向岳焕,道:“岳焕,替我杀了他们两个,我承诺给你五千两银子,一本江湖一流功法秘籍,如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