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天魔种心

    而就在此时,其丹田内的青莲魔种忽然运转起来,一缕缕纯粹无瑕的青黑光芒,从丹田内经过黄庭、玉枕等窍穴,直接落入灵台之中,而后化作一朵青黑的莲子,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一一吞噬殆尽,灵台识海一片清明。

    霎时,唐笑风清醒过来,踉跄后退了几步,右手搭在腰畔的绣月刀上,警惕地看着眼前看似柔弱无害的女子,额头上虚汗涔涔。

    他只是一时不慎,就着了眼前女子的道,“阎罗惑心咒”,惑人于无形,果然名不虚传。

    “咦……”看着恢复清明的唐笑风,慕容娇娇的脸上露出一抹讶异,以他五境的境界,使用“阎罗惑心咒”对付一个三境的小人物,竟然无功而返,也由不得她不讶异。

    但也仅限于此,慕容娇娇突然欺身上前,快逾闪电,唐笑风还未反应过来,其就出现在他身前,水润的双眸再度变得幽深迷蒙难测。

    唐笑风悚然一惊,灵台识海再度陷入无尽名利欲念、贪嗔痴妄之中,滚滚红尘,酒色财气,纷纷出现在脑海中。

    然而,其只出现一瞬,灵台中的那颗青莲魔种再度发出湛湛青芒,将所有红尘欲念吞噬殆尽。

    此时,丹田内的青莲魔种和灵台识海中的青莲魔种同时旋转起来,不过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悖逆而行,在其体内形成一个青黑的太极阴阳图案,而于其上,一朵仅有婴儿手掌大小的青莲虚影凭空出现,鲸吞般将体能的半数真气识念吞噬了大半。

    而后,那朵青莲不受控制的冲进其灵台识海,在唐笑风诧异的目光中,其竟然循着慕容娇娇的神识,出现在其丹田内。

    而甫一进入其丹田,那朵巴掌的青莲仿似溯本归源般,莲瓣合拢收缩变小,眨眼间就成了一颗青黑莲子,消失在慕容娇娇的丹田内。

    这个时间看似很长,但从青莲出现在慕容娇娇体内,到溯本归源成莲子,只是短短一瞬,短到连慕容娇娇本人都没察觉到其体内多了一颗青莲魔种。

    唯有唐笑风这个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始作俑者,才能堪堪感受到对方体能那颗蛰伏的青莲魔种。

    “天魔种,种青莲,青莲花开见天魔。”

    唐笑风暗自惊诧道:“这是天魔种心大法的种心之法!”

    也难怪他震惊,“种心之法”虽说是“天魔种心大法”的基础,修习“天魔种心大法”的第一步,但他压根就没学过,但今天偏偏就给别人种了一颗青莲魔种,而且看样子和先前慕双言给自己种青莲魔种的方法大相径庭。

    难道说,自己怀中那本神秘古籍真的和“天魔种心大法”有关。

    唐笑风暗自思量着,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迷茫麻木的模样,仿似真的被慕容娇娇的“阎罗惑心咒”控制了一般。

    而就在慕容娇娇和叶长卿放松警惕之际,唐笑风身形后撤,掠至柴门旁,伸手按在其上,接着在慕容娇娇和叶长卿诧异的眼神中,其整个人直接消失不见,只余下一座孤零零的柴门矗立在原地。

    叶长卿眼眸轻转,伸手轻揽,空中的落梅突然碎裂成无数粉末,眼前的柴门也泛起了丝丝缕缕的波纹,渐渐消失无踪。

    显然,在唐笑风后掠逃跑时,叶长卿也反应过来,也出了手,但却没想到唐笑风突然破解了此关。无奈之下,他只能收回了招式,否则就得步岳焕的后尘。

    “咯咯,没想到你叶长卿也有失手的时候,可真是难得?”

    慕容娇娇突然咯咯娇笑一声,轻嘲道。

    叶长卿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慕容娇娇,语气轻柔舒缓,听不出半点恼怒和愤恨:“丢人的不是我,而是你。”

    “哼”闻言,慕容娇娇轻哼一声,也没有反驳,说实话,丢人的的确是她,谁让她的“阎罗惑心咒”没起作用呢。

    皱了皱眉,慕容娇娇也有些想不通,为何她的“阎罗惑心咒”会失效,平时就算是同境界的人,一不小心也会着了她的道,一个三境的小人物就更没理由不会中招,但偏偏她引以为傲的功法,在一个小人物身上失效的两次,也怪不得她无言反驳。

    想了半晌,最后慕容娇娇只能将原因归结为对方功法有问题或者其身上带着某种克制摄魂夺魄等一类功法的宝物,除此之外,她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

    “现在该怎么办?”慕容娇娇也懒得在这件事上纠缠,看着矗立在前的柴门,仿似看到了门后那个少年,不由咬了咬牙,恶狠狠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叶长卿淡淡道:“一个小人物,翻不起什么风浪。”

    “也对。”慕容娇娇点点头,就算唐笑风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但也无济于事而已,煮梅大会也没规定魔教之人不能参加,不是吗?

    “嘻嘻,小弟弟,这煮梅大会最终的目的地可都一样哟,你逃不掉的。”

    慕容娇娇娇笑一声,脸上浮起一抹宜嗔宜喜的笑意,妩媚娇艳而不可方物。

    ……

    “呼…幸好…幸好…”

    看着消失不见的柴门,唐笑风伸手拂去额头的虚汗,不由松了口气。

    想起方才的事儿,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也只是冒险一搏,没想到真让他猜对了破解此关的方法,才能转危为安。

    事实上,但凡有其他办法,他也不会选这种没有把握的方法,毕竟,命只有一条,他可赌不起。但若不赌不搏,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他可不认为叶长卿和慕容娇娇会放过他,邪魔九道的人,虽然不都是坏人,但也绝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好人。

    就像方才的慕容娇娇,如果不是有青莲魔种在,他早就沦为对方的傀儡了,哪还有什么命可言。

    命如珍宝,无价可量;但有时候,命也如草芥,一文不值。

    唐笑风在这一刻,深深地感到了弱者的悲哀和无奈,名如草芥,随手可弃。

    也幸好,这一次,他赌对了,活了一命。

    先前柴门上的图画是提示,但图画的名称却是实打实的误解。“角力”二字,看似是那幅画的解释,但其实就是诱导人往相互比力气那方面想,以为只有力气大,方才能推开此门,破解此关。

    实则是大大的谬误,若只看图画的本身,两个人,一个人向外推,一个人向内推,看似在相互角力,但换一个方向想,里面的人往外推,你也往外拉,不就行了。

    也没人规定,门非得往里推才行。

    所以,这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脑子转个弯而已,他是先前想的太复杂了,而王远嘛,则是想的太简单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