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青莲魔种

    不敢再尝试侵入慕容娇娇的识海,唐笑风转而琢磨起自己体内的青莲魔种来。

    他丹田内那颗青莲魔种应该为根,灵台中那颗青莲魔种应该为果,待到丹田内那颗青莲魔种汲取了足够的养分,花开之时,其灵台中那颗青莲魔种应该就会凝结出一尊自在天魔相,所谓花开见魔,应如是也。

    而且,灵台中那颗青莲魔种,应该可以自行往他人的体内种入青莲魔种,也就是所谓的“种心之法”。

    虽然,这种“种心之法”和慕双言使用的方式截然不同,但唐笑风只能将其归咎于自己身上那本神秘的古籍上。

    “既然这样,是否可以将青莲魔种种入叶长卿的体内?”

    唐笑风心中突然滋生出这样一个念头,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地膨胀生长起来。

    舔了舔嘴唇,唐笑风决定试试,反正试试又不吃亏。

    然而怎么驱使灵台内的青莲魔种,他一点心得也没有,先前青莲魔种的种种能力和异象,全是其自发的行为,说白了,唐笑风只是个被动的接受者而已。

    思忖了片刻,唐笑风先默念起神秘古籍的内容来,而紧接着,其丹田、灵台间的青莲魔种渐渐有复苏的迹象,发出朦朦清光。

    然而,还不待他高兴,其丹田内的青莲魔种开始自发吞噬掠夺起他体内的真气生机来,只是短短数息,他体内的真气就被吞噬了大半。

    但唐笑风没有立即放弃,而是动用微弱的神识催动起灵台间的青莲魔种来,而后,只见一颗无形无质的青莲魔种虚影从灵台中的魔种上剥离开来,随着他的神识心念飘出灵台,朝叶长卿的方向落去。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数丈距离和数息时间,唐笑风却觉得跨越了千山万水,历经人世沧桑,整个人疲累欲死,精神萎顿,面色惨白。

    此时,唐笑风却不敢有任何懈怠,只能咬着牙控制着摇摇晃晃的青莲魔种,一点点渗入叶长卿的血肉经脉,而后朝其丹田内飘去。

    可就在此时,叶长卿仿似感受到了什么,神识顿时从灵台落下,如一股强横无匹的风暴,瞬时扫过身体的每一部分,那颗青莲魔种,仿似狂风暴雨中的扁舟一般,直接被摧毁打碎,而就在青莲魔种碎散的那一刻,唐笑风只觉得脑袋像被撕裂一般,痛苦不堪,直欲以头抢地。

    但由于慕容娇娇就在身旁,怕被看出破绽,唐笑风只能一直咬牙坚持着,没敢发出任何响动,只是垂下的双手上,青筋毕露,全身颤抖不止,瞬间被冷汗浸湿。

    幸而,叶长卿正在打坐驱除体内的隐月销魂散毒素,需要时刻注意体内毒素的动向和位置,并未集中神识再扫视观察一遍,才使得那颗已经碎裂的青莲魔种没有彻底湮灭于无形,在唐笑风的控制下,重新聚合在一起,沉没入其丹田内。

    “嗬……”

    在青莲魔种种入叶长卿丹田内的那一刻,唐笑风仿若虚脱了一般,发出“嗬……嗬……”如同濒死野兽般的喘息声,脑袋针刺般疼痛难忍,苍白的面容上瞬间多了一丝灰败和干枯,就连头顶原先漆黑如墨的发丝也少了一丝光泽。

    唐笑风心知肚明,这是精神使用过度和体内生机被剥夺的后果,显然,这就是强行催动青莲魔种,给叶长卿种入魔种的后果。

    天道有常,人伦有序,任何功法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就算这种被九幽魔宫誉为最接近逍遥境武学的“天魔种心大法”,同样如此。

    “天魔种心大法”虽然可以给他人体内种入青莲魔种,纳他人精气神为己用,但显然这种种心之法,也有限制,不能漫无节制的使用。

    对比自己修为境界低的人使用,并没有什么危害,但若对比自己境界高的人使用,很容易会被对方感应到或者发现,如果被对方发现,青莲魔种被摧毁,他自己也会遭受反噬,轻则神识受创,生机被夺,重则灵台识海破碎,直接死亡。

    这也是当初唐笑风查阅“天魔种心大法”时,书籍中特意著明的修炼禁忌,尤其是功法未练至小成圆满之前,不要尝试给他人种魔,否则十分容易殒命。

    否则,若没有这些修炼禁忌的话,“天魔种心大法”就堪称天下无敌的功法武学,而不是只占着一个最接近逍遥境功法武学的名头了。

    唐笑风先前也只是试试,并没有觉得会成功,也没打算冒险搏命,想着若遇到危险就立即停下,也不知为何,到最后关头时,总觉得行百里者半九十,有些可惜,于是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最后,成功是成功了,但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精神损耗先不说,关键是体内的生机被掠夺了一小半,他感觉自己的寿命最少被损耗了一年乃至更多。

    至于先前慕容娇娇的情况,应该只是特例,若非其使用“阎罗惑心咒”试图控制他,也不会激起“青莲魔种”的自行反击。

    所以,慕容娇娇的行为,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咳咳……”

    唐笑风不断咳嗽着,伸手从怀中取出数瓶丹药,不要钱似的倒进嘴里,感受着体内渐渐恢复的生机和识海中复苏的精神,他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多亏先前从韩啸川身上弄到了不少疗伤治伤的丹药,其中既有补血益气的丹药,也有恢复神魂的丹药,这才不至于差点将自己害死。

    但一想到那些价值连城、有价无市的丹药,唐笑风就一阵心痛,这些丹药,若然卖出去的话,就是盖十座英贤书院也绰绰有余了。

    “你怎么了?”

    慕容娇娇看着唐笑风一会儿痛苦不堪,一会儿往嘴里塞东西,一会儿咧着嘴心疼不已的模样,疑惑不解道。

    闻言,唐笑风神情一顿,自然不敢实情相告,否则就是寿星老上吊,嫌命长了。

    略一沉吟,唐笑风有些尴尬地指了指面前的《方寸帖》,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