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你们一起上

    “轰隆……”

    天地巨颤,仿似有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砸落在大地上。

    下一刻,横亘于虚空中的天地棋局,寸寸碎裂,星辰棋子湮灭,眨眼间,棋不成棋,局不成局。

    “噗……”

    天地棋局破碎的一瞬,受到气机反噬,陈玄都脸色一白,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混沌乱流中,两个人影凭空而立,一个温文尔雅,手持长剑;一个气势磅礴,捏着一个拳架子。

    正是萧君华和梁英卓。

    显然,先前那一拳天崩地裂,正是梁英卓的千秋无极拳。

    “哈哈,打架,拳对拳,肉对肉,才来的爽快!”

    梁英卓晃了晃手腕,大声说道,显得潇洒不羁。

    “莽夫!”萧君华低声笑骂了一句,而后看向周星绝,道:“见过星绝前辈!晚辈没来晚吧?”

    “哈哈,两位贤侄来的正是时候,正是时候!”周星绝看到萧君华和梁英卓,兴奋道。

    随后,周星绝得意洋洋的看向陈玄都,道:“陈玄都,现在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哈哈……”

    “陈某和两位无冤无仇,两位,真的要和我为难吗?”

    陈玄都没有理会周星绝的冷嘲热讽,而是看向萧君华和梁英卓,一脸平静道,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身处险境而惊慌失措。

    仿似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能保持平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梁英卓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萧君华上前一步,抱了抱拳,道:“前辈恕罪,我们萧梁两家和前辈,既无怨,也无仇,只是我们两家欠知命宫一个人情,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身不由己而已。”

    顿了顿,萧君华继续说道:“再者而言,前辈的理念,晚辈实不敢苟同,前辈这样的人太危险了,待在这里,对四国,对百姓,对天下,或许,都是一件幸事!”

    “这个天下,不是只有仇怨和人情,还有公义,于私于公,前辈都不能离开。所以,晚辈得罪了!”

    萧君华拱拱手,握住腰间的剑柄。

    梁英卓更直接,摆开架子,左臂架右拳,一出手,必然是千秋震无极。

    周星绝同样如此,双手一前一后,一抹一捻,身后风血鼓荡。

    “这世间,最冠冕堂皇的理由,莫过于替天行道,可悲,可笑……”

    陈玄都冷冷一笑,世人不接受,那便,杀到他们接受。

    四人气机交锋之下,狂风凛冽,乌云震荡,恐怖的气息,层层叠叠镇压而下,整个天地山河,也蒙上了一层晦暗之色。

    宗师强者,气机交锋,风云震荡,山河色变。

    大战,一触即发。

    “烦死了,烦死啦……”

    四人对峙,气机交锋之际,山腹中,忽然传出一声暴躁的怒吼。

    “哗哗……”

    一吼之下,一股恐怖的威压横亘天地,滚滚音浪化为无浪潮,席卷天地,所过之处,一层层地皮被生生掀了起来,狂风破碎,乌云消散,整个虚空,出现了一瞬的清寂。

    四人交锋的气机,也这一吼,直接震散。

    气机反噬之下,四人面色苍白,踉跄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压下体内翻涌的气血。

    这个吼声,不是说有多么恐怖,关键是它堂皇而正大,犹如煌煌天威一般,霸道、壮烈、雄浑,万物在他们面前,都会不由自主的臣服,不及防备之下,才会如此。

    “谁?鬼鬼祟祟,鼠辈之为,可敢出来,光明正大的与梁某一战?”

    梁英卓满脸煞气,大声怒吼道。

    “吼……热……热死了……”

    再是一声怒吼,轰隆一声,地面破碎,烟尘飞溅中,一个人影从地下直接跃了出来。

    那人全身金光缭绕,像是燃烧着熊熊金炎,于这金光烈焰之中,还夹杂着一抹玄黄,游走不休,衬托的那人越发威武。

    金光炽盛,那人不辨面容,但依稀能看的出,是名少年。

    “这……这是天家真龙之气……这里怎么有天家之人?”

    萧君华和梁英卓相视一眼,目光凝重。

    而周星绝则是满脸震惊:“是他,是那名少年,只是,他的修为,怎的如斯恐怖?”

    陈玄都也罕见的愣了一下,目光凝重,百思不得其解。

    “吼……”

    这时,少年仰天咆哮一声,全身金光烈焰蒸腾,化为一道光柱,直冲云霄,一层层金光烈焰覆笼之下,所有一切化为乌有。

    “好,梁某早就想试一试,是天家的真龙之气厉害,还是我梁家的千秋无极拳更胜一筹?”梁英卓眼神狂热,战意凛然。

    天家的真龙之气,之所以对江湖武者有一定的压制作用,是因为真龙之气,汇聚了一国气运,万民信仰,代表的是上天的威严,百姓的宏愿,替天行罚,对上真龙之气,相当于在和天地万民作对,苍天不佑,运不加身,天然落于下风。

    另外,真龙之气堂皇正大,霸道刚猛,威势并重,一般人碰到了,未战而先怯,心乱则势弱,心怯则法不成法,十分本事往往只能发挥七八成,自然不是对手。

    当然了,这也只是相对而言的,若碰上心志坚定者,不畏苍天鬼神者,真龙之气,也并不见的有多厉害。

    否则,凭借真龙之气,天子皇家早就可以平灭掉世家、宗门了,岂会任由他们割据称雄,掣肘一国。

    一国有一国的气运,江湖,也有江湖的运道。

    梁英卓右拳轰出,万里长空聚一拳,千秋无极镇苍茫。

    恐怖的拳意劲气直冲少年而去,轰鸣声中,金光烈焰飞溅,天龙嘶吼,少年被一拳砸入大地之中。

    但梁英卓却眉头一蹙,显得有些不安,他知道,方才那一拳,并未真正伤到那名少年。

    关键不是那些真龙之气,而是其中蕴含的一缕莫名的力量,他的拳劲、拳意,大部分被那缕莫名的力量吸收、磨灭。

    萧君华也看得分明,但同样摸不着头脑。

    倒是陈玄都和周星绝,知悉这其中的因由。究其根由,则是山河鼎内孕育的一缕玄黄之气。

    玄黄之气,不但有返本归元、后天归先天之能,同时,其本身具有极强的防护力,玄黄之气诞生于混沌,为万物母气,承袭了大地厚土的防御力,万法不侵,百劫不灭。

    当然,这只是玄黄之气诞生之初的威能,随着与天地同化和力量的消散,其威能会大为减弱。不过,其仍是打磨肉身体魄的上佳之物,可练成与道家无漏道体、佛门如来金身等同等的体魄。

    先前那种情况,只是玄黄之气残留的一缕威能罢了。

    “好,舒服!”

    “轰隆”,泥土翻滚,少年再度跃上半空,气势张狂,看着地下的四人,大吼一声。

    “你们,一起上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