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六十六章 完

    秋风起,林望景离了南府,他约了人,要再往更加南方的地方走一走,然后会赶在冬天前赶回安瓮城。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我是非常佩服三哥的行事,他与我说,他还想好好的多见识好风景好的人事。”

    在若干年后,安瓮城里人皆知,林家有那样一位见识广阔的老太爷,谁家有官员要去外任,都会来寻这位老太爷问一问当地的风貌。

    这一年的秋天,注定南府事情多,风波不平。

    秋风起的时候,官街的夫人们还在悄悄的说,明明知府夫人身体康健,然而赏夏宴却不曾有动静。

    现在秋天到了,知府夫人那边无宴会,以至于影响到各家的欢庆心思。

    苏青芷瞧着各位夫人们面上若有所失的神色,只觉得那种习惯的力量太大了。

    知府夫人年年四季有宴会,就一季空了,大家都有些不太能够接受下来。

    苏青芷有些担心的悄悄问过林望舒,可是楼知府这边有不好的消息?

    他听后只是静静一笑,说:“别瞎猜测。”

    苏青芷冲着一脸高深神色的林望舒昂了昂头,说:“我不猜,反正都是别人家的事情。”

    安瓮城林苏两家事情也不少,林家大宅这边随着叔老祖宗们的离去,叔老祖宗的后代纷纷搬离了林家大宅。

    一时之间,林家大宅空了不少的院子,林家长房的人,特意写信来寻问过林望舒的意思。

    林望舒与苏青芷说:“我们常年在外面,将来五房总要从大宅搬出去,一动不如一静,我们就不必再挪动住处。”

    苏青芷轻点头,在这样的大事情上面,她信服林望舒的安排。

    秋天里,苏丰道来信里面,写了家中的一些事情,苏家三房与各房之间虽说不来往了,可是彼此还是有些消息互通。

    苏家三老太爷夫妻相继离世,那一房的兄弟再一次分家各自居住。

    唐氏在夏天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原本大家都以为她大约是时限到了,然而她还是挺了过来。

    苏丰道写信与苏青芷,希望有时机的时候,兄弟姐妹还能有机会团聚在唐氏的身边。

    苏青芷把信交给林望舒看,他看后说:“你家大约不只有你哥哥信里说的事情,还有别的事情,只怕他没有说。”

    苏青芷默然,他们在千山万水之外,安瓮城的家事,每每都是在事过之后,他们才能收到消息。

    林望舒计划着过两年回一趟安瓮城,只是有时候,世事翻云覆雨,完全由不得人去安排。

    秋色深深的一天早上,楼知府没有准时醒过来。

    楼知府突然卒死,知府的官位空了下来,南府官场震荡起来。

    冬雪飘下来的时候,南府画了暂代楼知府的官员,同时,南府官员们的职位有所变动。

    有人告老归家,有人往上提升了。

    林望舒任南府知州,他的提升,在南府官员里面没有任何的非议。

    两年后,林望舒调任抚远为知府。

    他带着妻儿在上任前回了一趟安瓮城,林苏唐三家给林静琅定下了一门亲事。

    林望舒夫妻见了亲家,也见了那位年青俊才。

    林望舒和苏青芷这一趟回到安瓮城,自然很是感恩林苏唐三家的亲人对他们孩子的尽心教导和爱护。

    他们夫妻离开安瓮城的时候,他们只带走了小儿子林广乐。

    几年后,已经成亲的林广辉把林广乐接回安瓮城来教导。

    林望舒的官运平顺,此一生,他待苏青芷一心一意,他们的儿女生活得也很是如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