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火药的战场处女秀

    李德明不知道党项人是不是经历了一场天罚,他只知道此时的党项军队的损伤并不是很严重,但是战力却降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傻了一部分,疯了一部分,受伤了一部分,死了一部分……

    当他听见大长老所说的天罚后,怒从胆边生,抽刀砍向了这个扰乱军心的老混蛋。

    大长老作为党项族中的长老,多少管理一些礼仪祭祀的事物,党项原先是崇拜巫术的,这也使得大长老变得疯狂,瞬间就回想起来当初的巫术口诀,即便是被刀砍得鲜血直冒,他也仿佛没有痛楚:“西方带来灾难,菩提树下的恶鬼涌来,党项的儿郎即将遭到天罚之灾,天罚已到,上古的巫语得到验证!”

    于是一帮被炸的浑浑噩噩的人便开始用石头锤击贤觉这位得道高僧……看着他肉酱般的尸首,李元昊微微一笑,大长老不愧是大长老,这手段用的高明,不光如此连父亲都不能出手阻止。

    此时的党项人已经溃不成军,他们被眼前超自然的力量所击溃,或是跪地求饶,或是傻傻痴笑,刚刚前来支援的没藏讹庞震惊的看着这一切,难道是因为党项人征伐宋人连上天也看不过去了?

    李德明愤怒的抓着脑袋上垂下的发髻,用力过猛的他生生的扯下一撮辫子仰天怒吼:“为什么?!”

    和他同样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元昊,为什么会这样?眼看着拿下了宋人的城池,却招来了上天的惩罚,眼看着休整完毕的军队,就这样士气衰弱,这样一支疯癫的军队还有什么战力可言?

    就连智慧的野利任荣在仔细搜寻之后只发现了一丝奇怪的烟气而不知具体的原因,地上散落着的尸体的零件,焦黑的尸体下是一小撮灰黑色,这东西他从未见过,难道问题是出自延州城的下方?

    作为党项的智者,野利任荣从不相信鬼神会帮助宋人作战,即便是有鬼神也是在高高的九天上看着低下渺小的人类厮杀,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

    否则怎会有无混乱中华的旧事,那时汉人的神又在哪里?

    野利任荣仔细的收集着地上的粉末,但没多久他就放弃了这种愚蠢的行为,仔细的观察后,野利仁荣发现这些粉末应该是宋人的火药,但费时费力的把这些东西和泥土,血液分开实在是太困难,不如想办法从宋军中弄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把一些干净的药粉用纸包好,野利任荣走到李德明的身边道:“启禀大王,老夫已经知晓是什么东西给我党项大军以重创!”

    李德明脸色一变猛地转头,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什么东西?!”

    见李德明恢复理智,野利任荣轻轻的拉过李元昊道:“嵬理还记得为师曾经给你宋人的药发傀儡吗?”

    李元昊眼睛一亮,小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难道这东西就是宋人的火药?!”

    野利任荣微微一笑道:“没错,这就是宋人的火药,但不知为何威力恐怖如斯,怕是宋人已经掌握了其中的奥秘……”

    李德明看了看四周的残垣断壁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宋人改进了火药,这种威力简直犹如神迹,以后攻城拔寨还不如探囊取物一般?”

    野利任荣微微摇头:“不一定,如果真是这样,那宋人为何不在开始的时候就用上,非要等到全数退走才在地下埋藏?怕是有些特殊的限制。”

    李德明微微一想就明白了野利任荣的意思,微微点头道:“没错,宋人只不过是又多了一个和八牛弩差不多的东西而已,即便是这样对战局的影响也不大。”

    如果赵祯在这里的听到野利任荣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没想到他仅凭眼前的情况和猜想就能发现火药弹的弊端。

    但野利任荣等人还不知道,这些火药是装在竹筒中的,一旦战事打响,军中的投掷手便会用火折子点燃扔向敌军,手雷的杀伤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鼠三之所以没把这东西用在守城战中,主要是因为他习惯性的把底牌藏在最后,本打算在延州城最艰难的时候祭出火药弹这个大杀器,谁曾想没藏讹庞居然率军来增援李德明了。

    大匠制造的所有火药弹必须全部销毁,鼠三最不相信的便是蕃军的忠诚,用在最后的爆破上最适合不过。

    巨大的响声和地动山摇的感觉让鼠三和范雍两人僵硬在原地合不拢嘴。

    从延州城升起的蘑菇云让一群匠人欢呼雀跃,他们掏出纸张和毛笔飞快的在小册子上颤抖的记录下了眼前情景。

    为首的匠人微微叹息:“要是能进入延州城实地观察就好了……”

    鼠三被他的话吓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时候再回延州城肯定会被党项人生吞活剥,那么大的威势之下,也不知党项人死伤多少。

    最重要的是让这些大匠把手中的数据送出去,万一要是李德明疯了前来追杀,好歹还能保全一些密文不是。

    李德明哪有时间追杀撤走的宋军,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站在一片废墟之上,李德明向着地下的士兵咆哮着:“什么天罚,只不过是宋人的守城器械而已,和八牛弩一样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仔细看看你身边的同伴死了多少?真正被炸死的人并不多,死的多是你们自己蜂拥踩踏的后果!房倒屋塌难免有些伤亡,我党项的勇士难道会被这种东西吓到?”

    这时候最好是能有火药亲自演示给众人看,但现在上哪里寻找火药,即便是在东京城中都不是很常见的东西。

    野利任荣只好现身说法:“王上所言极是,只不过是些火药而已,你们难道没见过宋人商队的药发傀儡吗?觉不觉得两者很像?宋人卑鄙,在这延州城的地下埋上了许多火药,等我党项大军进城的时候再伺机点燃而已,地动山摇,响若雷霆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而已!”

    慢慢的党项人中见过火药的人也跟着连连点头,用双手比划着药发傀儡的神奇和响声,党项大军的军心终于被安定了下来。

    但这一切却给无知的党项人埋下了祸根,实事求是的讲,越是见识少的人越应该应该告诉他火药的恐怖,现在的李德明和野利任荣为了稳定军心,把火药弹说成是药发傀儡之类的哄人把戏,等真正遇到的时候,党项人岂能不吃大亏?

    这是火药第一次大规模的用于实战,整个延州城都跟着遭了殃,城墙已经在巨大的震动中开裂甚至倒塌,在这场突变中死去的党项人数以万计,火药爆炸产生的恐惧效应,使得本就死伤惨重的党项人遭受了二次伤害,疯癫了一部分人也就罢了,更多的居然是被同伴的脚生生踩死的……

    直到李德明无语的看着手中的汇报,才愤怒的发现不光死伤一万多人,更是有两万人失去战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