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死咬着不松口

    啪!

    冬瓜车厢的一角被捅破,从那破开的一角,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来。

    如同溺水的鱼儿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面色一片煞白,看着乘着祥云追来的戒鲁小和尚等人,张口就大声的喊道:“戒鲁大师!戒鲁大师!救命···救命!”

    虽然眼圈漆黑,形容枯槁,但是还是能勉强辨认出来,这毛茸茸的脑袋正是那半僧半道的云浪子。

    才叫唤了两声,从冬瓜车厢破开的洞口上方,又伸出一只葱白雪嫩的小手,抓住云浪子的头发,就将他重新拖回了车厢里。

    车厢里顿时又响起了拉风箱似的驴叫声。

    再近了听,却还有如同电锯切割钢铁的声音。

    来自景空寺的一个和尚站在戒鲁身边,小声说道:“戒鲁大师!这云浪子究竟在做什么?我们追了一路,他便嚎叫了一路。您又不让我们上去抓捕云浪子,要知道他可是我们这一次的重要目标之一。”

    戒鲁小和尚有些古怪道:“这个时候我们过去,一定会辣眼睛,还是再等等吧!”

    “等什么?”众僧人大多不解,当然也有几个晓得‘事理’的,却又有些半明白半迷糊。

    主要是那车厢里传出来的声音太古怪了,除了某些全都该打*号的声音之外,还夹杂着痛呼声,求饶声,惨叫声,以及如同石磨转动,锯子割铁的声音。让人浮想联翩,那冬瓜车厢里的故事,究竟有多么丰富精彩。

    “等等看,究竟是银瓶乍破水浆迸,还是折戟沉沙铁未销。”戒鲁小和尚意味深长道。

    又跟了几十里路,表情更加惊恐的云浪子再度探出半张脸来。

    “戒鲁大师,戒鲁祖宗,戒鲁活佛!快点抓我回去吧!我要在佛前忏悔五百年,从此吃斋、念佛、戒杀生、戒酒色,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出家人。”云浪子的声音中充满了坚定,更深处则是夹杂着一丝丝不得已的屈辱。

    究竟是什么样的‘折磨’能让这样一个‘铁打’的汉子,露出如此悲惨的哀鸣和祈求?

    戒鲁隔着老远喊道:“云浪!这不是你自己要求的么?我听说你和绝种师太打赌,你破了她的誓言,能够让她获得至高无上的满足。怎么现在后悔了?”

    云浪疯狂点头:“后悔了!后悔了!谁能知道她···她那里竟然天生长了牙齿能咬人。而且还修了嚼铁大法,我···我实在是扛不住了,再这么下去,铁杵也变成绣花针了!”

    戒鲁叹息一声:“云浪!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自己打的赌,怎么都要认。不就是一点身外之物么?舍了又如何?吾等修佛拜佛之人,此物本就无用,肉身也只是个臭皮囊罢了。”

    戒鲁身边的大小光头,纷纷点头。

    虽然都不是很明白戒鲁和云浪在说什么,但是感觉上很厉害的样子。

    “你都说了,男子汉一口唾沫一颗钉,问题是我马上···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男子汉了,说过的话还是不算数吧!戒鲁大师救我,只要您愿意救我,我云浪愿意做您座下的小沙弥,您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绝不反悔。”云浪大声喊道。

    虽然云浪喜欢拈花惹草,是出了名的花和尚,但是就信誉来说,却还是不错的。

    或许眼下这一桩事,就是他第一次言而无信。

    戒鲁闻言,终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云浪的修为不低,特别是一胯随缘枪法和一套云体风身术,出神入化,若是能收为麾下,确实很不错。

    至于将对方抓回去,关在佛前苦修五百年···这对他戒鲁又有什么好处呢?

    “诸位,动手!”戒鲁一声招呼,众多大小和尚出手,一道道的佛光飞出。

    那火红的大犀牛瞬间被镇压落地,而大冬瓜一样的车厢,也在剧烈的抽打中炸裂开来。

    炸裂的光芒之中。

    一个呈现T形状的特殊‘怪物’从废墟中飞起,朝着远处飞去。

    仔细一瞧,却是云浪子裹着宽大的僧袍躺在下面,上面却是那绝种师太同样披着宽大的袈裟,部分与云浪子重叠在一起。

    云中踏浪,上下起伏不定。

    紧跟着戒鲁的那些大小和尚都惊呆了。

    在他们的人生阅历中,从不曾见识过如此‘惊艳’的景象。

    这种难以言语的震撼,甚至波及到了心灵,令不少人的修为都开始起伏不定,纷纷紧闭双眼,默念佛经。

    楚河手持南明离火剑,双目如电,看到了那严丝合缝之处。

    “云浪子!我喊三声,你就用力往外拔!”楚河高呼一声道。

    云浪急忙点头。

    绝种师太却居高临下,疯狂的大笑着:“想跑?别想!我还没够,你怎么能跑?”

    云浪面色铁青,心中的后悔如同潮水一波接着一波的拍打。

    “三!”戒鲁一声大喝,绯红的剑光,已经如同匹练朝着二人斩来。

    云浪一惊,下意识的往下一拉身体。

    下一刻短枪处传来一阵剧烈至极的疼痛,像是被两排大刀,硬生生的刮去了一层。

    一股恐怖的吸力,从绝种师太的身体里释放出来,要将他重新拉回去,根本不让他逃脱。

    同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很多次了,即使云浪忍受住剧烈的疼痛,想要自残而逃,也做不到。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

    戒鲁这一剑来的不早不晚。

    正巧就在二者稍稍拉开距离的那一刹那。

    咣···咔嚓!

    云浪的短枪断成两截,一截被绝种师太带走,而另一节还留在他身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和痛呼声,此刻方才从云浪的嘴里爆发出来。

    金色的血浆,染尽了他的双腿。

    戒鲁飞驰过去,远远的抛过去一件袈裟和一些愈合创伤的灵药。

    “断了一截,总比全没了好,你天赋异禀,应该···勉强还能用,短小精悍···也不错。”

    “不过道侣最好还是不要想了,不然结合三百年,道侣还有守宫砂,那也挺尴尬。”戒鲁小和尚‘安慰’说道。

    这话就扎心了,云浪闻言,眼泪都飙出来了。

    而那些之前心神大乱的大小和尚们,已经自发结阵,朝着绝种师太围去。

    不仅是云浪,绝种师太也是他们这一次必须捕获的佛门败类之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