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深宫少女

    “娘娘。”蓉儿打断她,瞧着此刻又妄自菲薄的主子,她不禁心下焦急,赶忙连声劝道:“您高居妃位多年,如今又诞下了宫中唯一一位公主,自王后娘娘仙逝后,大王虽极少来后宫,但每回过来,也都是来看娘娘,如此厚爱,为何娘娘偏偏瞧不见呢?现下的大王,虽年事已高,但咱们有了公主凉儿日后也可有个依靠,比起那些膝下无儿无女的嫔妃,娘娘已经算是母凭子贵,为何却直到此时还是在妄自菲薄?”

    没有答话。宁寂的夜下,水寒沉默了良久,方才望着那于南墙映下的斑驳梨花树影,声音沙哑,问道:“蓉儿可知,他从宫外带回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

    原来如此。她所有的等待,所有的自轻自菲,所有的心伤,不过是皆因那个男子年少时所给的一道无心的承诺?或许,在外人的眼中,她由宫女之身摇变为妃,乃无上之荣耀,但她却心知,自个儿在这清冷的广灵宫活的还不如昔日那个小丫鬟快乐无忧。念到此,蓉儿瞧着主子那落寞孤独的身影,眼眶不禁泛红,只得幽咽道:

    “那是一个刚过及笄之年的少女,刚初长成,模样虽尚未成形,但仍可看出其面容秀美无比,日后定会出落成为一个窈窕灵动的美人,太子殿下······对她也是十分的宠爱,一进宫便安排她住在了西暖阁。”

    言罢,蓉儿抬起眼眸,略带担忧的望了水寒一眼,只见她静立于轩窗之下,凝望着那树即将绽开的梨花。良久,才又听她问道:“那少女可是有几分像已逝的王后娘娘?”

    “眉眼之处·····确实有几分相像。”

    听了此话,水寒不禁仰头,轻笑了几声。那笑声回荡在冷寂的宫殿,显得格外渗人,可是,本是笑着的她眼泪却滑落出眼角,过了甚久,那幽怨的低喃之声才飘荡在这殿中:

    “原来,他自始至终恋着的不过是一个已故的她罢了······”

    东寒宫中多了一个欢脱少女的存在,原本的清幽冷寂之气倒减轻了不少。那少女活泼可爱,逢见下人便露出灿笑,又初入宫中,事事新鲜,便每日于宫廷院中穿梭,或细瞧着那于春时抽芽的树枝,或奔跑于那狭长的回廊,或与众宫女太监一起在那轩竹下嬉戏玩乐·······本性纯良的她,很快便与众宫人熟识,且没有了初到时的羞涩与胆怯,居于深宫,也一如独居山中时的那般欢乐无忧。

    那个时候,在那万物复苏的三月间,枯藤逐渐抽出枝丫,暖风处处,四下皆是一片春意盎然之景。大燕王宫,空庭宁寂,却唯独东寒宫内,终日笑声朗朗,众宫人于庭中轩竹下奔逐玩乐,此热闹之景与这繁春之日相映成趣,委实极妙。

    那个时候,高越每每坐于殿中案前阅书作画之时,便可听见那庭外的嬉乐之声,盈盈入耳,甚为清脆。每至于此,他便暗自侧耳细听片刻,而后,微微一笑,接着在那聒噪之声中潜心读书。许是深宫太过冷寂,现下,这样欢快的笑声显得甚为难得,也驱散了他久居宫中的沉郁压抑之气。念及此,越停笔于案前,侧过脸望向窗外,狭长的眼眸瞧着那个在庭院轩竹下快乐奔跑的少女,良久,方才独自喃声念道:

    “这东寒宫从未曾像如今这般热闹过,此生若得葭儿,便已足矣。”

    那个时候,入宫不久的葭儿仍是一副民间少女的装扮,于这深宫墙院之中稍显朴素亲切,因此,可终日混于宫人丫鬟之间而没有半分突兀。但是,每次于回廊中漫步的玉菡瞧见此景,不禁连声叹息,自幼长在高官人家的她,礼教等级之念皆深严无比,遂,当她瞧见葭儿于宫中如此无拘无束之时,心中不免微有不满,但念在太子殿下宠爱之故,便不好出言示训。

    翌日,她静立于回廊中,瞧着那终日无忧无虑的少女,并轻声将她唤了过来,带回了自个儿的住处。在那青烟缭绕,暖香暗浮的寝殿之中,她瞧着眼下这个欢脱可爱的少女,帮她换上了华丽的宫服,并且于铜镜前帮她戴上了璀璨的步摇珠翠。其间,两人小聊了几句,那时,玉菡才心知这个少女当真是天真烂漫至极,且不谙世事毫无心机可言,与她之前所臆想的,全然不符。

    这样初长成的女子,便是能得他心之人?如此想,她不禁黯然。

    当时正值阳春三月,日光和暖,宫中杏花开了满院,湖边的垂柳随风摇曳轻舞。初次穿上宫服的小葭儿欢快的奔于回廊之中,并进了东寒宫大殿,那个时候,越正垂首,执书缓行于殿中,苦研史书之论,待听见了脚步声,方抬眸转身,只见那明艳活泼的少女奔到自个儿跟前,扯着自个儿的长袖,欢声急切的问道:

    “仪止哥哥,你瞧,葭儿可美?”

    瞧着眼前欢脱的少女,微怔之后,高越方才勾起唇角,冲她微微一笑,柔声道:“葭儿甚美。”

    听了此话,那少女几近欢呼雀跃,且毫不掩饰自个儿心底的窃喜,便于大殿之中、于他的面前,猛然转动着自个儿轻盈的身子,任身上那华丽的裙摆飘扬,任那发髻上的步摇微颤,此刻,她杏眸忽闪,眸光流转,眼波盈盈,浑身都透露着初长成少女的纯情可爱。

    随后而来的玉菡瞧见了此景,不禁微微一怔,只见高越垂眸瞧着那欢脱的少女,眸底满是宠溺之色。她暗掩着心绪,露出微笑,方缓步走向那两人。

    “瞧这葭儿妹妹,姐姐才刚帮你换上衣服,自个儿还未来得及好生欣赏一番,你倒迫不及待地跑到这儿来了。”

    听见了她的声音,葭儿回过神,瞧着她,便抬声唤道:“玉菡姐姐来了。”

    “玉菡。”

    高越轻唤。玉菡于两人面前站定,待瞧见他手执有书籍之后,便慌忙问道:“太子殿下是在读书,不知玉菡与葭儿妹妹两人突然闯入殿中,可是惊扰到了?”

    “并无。”越轻声慰道,“我看书正处烦困之时,你二人过来,刚好可略作缓解。”

    “像仪止哥哥这般醉心诗书之人也会有阅书烦困之时么?”

    此时,葭儿突然抬起眼眸调笑着问道,那双素手不自觉地又扯住了他的长袖,玉菡见罢,别过眼眸,方又抬眼瞧着眼前的少女,缓声道:“这件衣裳颜色虽艳丽了些,但其上点缀的朵朵杏花,既与其色相呼应,也冲减了艳丽之气,穿在葭儿妹妹身上甚是好看。”

    “这衣裳确实好看,但也从未曾见你穿过······”越细瞧着那衣衫喃声道,而后,细思片刻,便又问道:“可是近日才特地吩咐织衣局连日赶造的?”

    “是,太子殿下果然精明。”她笑着道:“玉菡在听说葭儿妹妹入宫之时便想给她赶制些衣裳,奈何不知妹妹身量,又恐所制尺寸微有偏差,便只好作罢,直到见着妹妹真容之后才吩咐了下去,但却未曾想到,春日将至,宫中妃子需织衣者甚多,遂拖到了昨日才将制好的衣裳送了来,这才连累了葭儿妹妹近日一直穿着素衣行于宫墙之中。”

    “玉菡有心了。”言罢,高越唤来尚子,吩咐道:“传令给织衣局,让他们按此式样再多赶制几件衣物出来,待罢工后,即刻送往东寒宫。”

    “诺。”

    那个时候,大燕王宫之内,幽深庭院之中,皆绿意盎然,暖风吹拂,葭儿拿着风筝欢步奔跑于翠青的草地之上,脸上笑容天真烂漫,一副无忧无虑之状,众东寒宫宫女随行慢跑在后,时时刻刻的护她周全。

    越静立于回廊之中,瞧着那个快乐无忧的少女,唇角笑意浅淡,同立于此的玉菡也瞧着她,眸光沉静,但却不禁轻轻地摇了摇头。

    “太子殿下,葭儿年幼,自然很是活泼烂漫了些,但她才刚入宫,对宫闱琐事一概不知,像如今这般整日自由穿梭于宫廷之中怕终是会出差错,所以······玉菡斗胆请缨,想亲自教葭儿宫规礼仪之事,还望太子殿下应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