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伪装成剧组的盗墓团伙

    下午的时候,钢针和另外两个光头大汉被带了进来,警官说:“因空间有限,暂时让你们四个人待在一个屋里。”

    我躺在床上,根本没有理会进来的人,但在我内心中的仇恨早被拉上来了,钢针,这个靠着高志雄在三十里镇欺行霸市的人,人人想要诛之,上次在屠宰场的仇还没报呢,这次他自己找上门来了,来的正好,省的我去屠宰场修理他,借此机会,一雪前耻。

    门咣当一声关住了,我知道,好戏开始了。

    “嗨,小子,长眼睛没?”一个光头朝我喝道。

    “你瞎!”

    “哎呀我C,长眼睛就赶紧滚开。”

    “该滚开的是你!”我躺在床上没动。

    “小子,这是你自己不长眼,钢哥来了,床就是钢哥的。”

    屋内只有一张单人床,现在屋里关着四个人,这明显是高志雄有意安排。

    “先到先得,懂不懂先来后到。”我说。

    钢针早就怒的一发不可收拾,他一摆那颗肉脑袋,两个光头立即把我从床上架了起来。钢针撸起袖子说:“小子,你敢管高远的事儿,你这熊心豹子胆,今天不废了你,你真不知道我钢针他妈的是干啥的,但是今儿这地方不够宽敞。”

    “是没有你的屠宰场宽敞。”我激他一句。

    “嗨呦,你TM还知道顶嘴,老子今天让你瞎一只眼睛。”

    “地方不够宽敞我给你找个宽敞的地儿。”我刚说完这句话,钢针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我就把他三人往住一抱,出口咒语,咻,四人呼啦一下回到了三国。

    正好落到张飞新野城楼前,我大喊:“玄德公救我!”

    钢针刚才只觉眼前一黑,就不知来到什么地方,只见前面一座城楼,楼门前两排古代士兵,妈的,这什么地方,剧组?但钢针哪管什么剧组不剧组,现在他一心想要废我。

    我挣脱三人,朝城门跑去。边跑便喊:“玄德公救我。”

    在城门处带兵巡视的赵云早已听到我的呼叫,策马赶来:“公勿惊,有我赵子龙在此!”

    战马荡起一股黄烟,直奔我身后的钢针等三人。

    “子龙,切勿杀人,只可活捉!”我大喊道。

    赵云飞马过去,钢针赤手空拳,大叫:“拍电影的,没你的事儿,给老子滚开,不然有你们好看。”赵云一声好生嚣张,长矛一挑,便刺中了一个光头大汉的肩膀,“啊!”那大汉失声惨叫。

    钢针才知,这演员疯了,竟挥长矛来取他性命,想要转身逃走,不料被赵云从身后一矛拍倒。

    赵云生擒三人,士兵们将三人五花大绑起来,绑如大厅,刘备斥道:“你等何人?竟敢伤他,推出去,砍了!”

    钢针还在叫唤:“你们是哪个剧组的,有种的报上姓名。”

    刘备不理会他,转身问我:“三人为何追杀?”

    “三人皆为上山土匪,作恶多端,被我训斥,不受感化,却来追杀于我。”

    “哦,原来如此,那速速拉出去砍头。”

    尼玛,古人真是牛逼,说说就砍头,我慌忙阻止到:“上山如匪,也是误入歧途,还可救赎,且重大一百大板放归,看他怎样,如果还是不知悔改,再杀不迟!”

    “好,就依你。”

    责仗就在帐外,钢针三人被打一百大板,疼的像开水烫猪一样哼哼直叫,这他妈什么剧组啊,竟敢假戏真做。

    太狠了,打的三人是皮开肉绽,鬼哭狼嚎。

    我在刘备处又吃了半天酒,便向刘备告辞:“多谢将军救命之恩,今无以为报,只有一张大汉地图,这地图曹操没有,孙权也没有,是我仙游世界所画,我想对将军肯定有所帮助,若是那卧龙先生来此,将军务必把地图给他看,对将军尽快三天三分占有一份有很大的帮助,告辞。”

    刘备拉着我说:“唉,公子每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备……”

    “他日再来叨扰,这三人用马车载了,我要送他们回去悔改重新做人,将军不必为我担忧。”

    言毕,我上马离去。

    马车颠簸,钢针三人在后面叽叽呀呀,出城门远几公里后我把钢针他们推下车,把马车留下,把三人踹下车,三人疼的昏了过去,我踩着钢针叫声走你,又回到了那个关我的黑屋子。

    钢针一落地就叫喊起来,警官以为出了人命,破门而入,三人露着屁股趴在地上,屁股血肉模糊。

    “快快,送医院!”

    钢针三人被送往医院,临走时我说:“钢哥慢走。”钢针没有说话,他有点儿怀疑自己跟上鬼了,莫名其妙就挨了一顿揍,高志雄派人来询问情况:“你们三人怎么回事?三个人打不过一个夏尔?这屁股还让打开了花。”

    “我们这是被常山赵子龙打的。”

    “啥?赵子龙?”

    “哎呀,就是剧组,剧组,TMD,夏尔那小子会瞬间转移,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拍电影的现场,剧组导演和演员好像跟他关系很好,我们被一个剧组的人给摁倒打了一百大板,哎呦,疼死我了!”

    “啥?剧组?”

    “嗯,是剧组,他们正在拍摄三国演义,还有刘备,关羽张飞统统都有。”

    警官听得是直犯迷糊,剧组还敢打人?

    “你们没有搞错吧?哪个剧组这么大胆,还敢给人施以大刑。”

    “他们还说要砍我们的头,差点儿就身首异处了。”

    警官摸着自己的下巴,把眼睛瞪着三角形说:“你是说那小子会瞬间转移?”

    “没错,我们三人刚把他架住准备给他点颜色悄悄,谁知我们忽然眼前一黑就到了一个拍电影的现场,这不是瞬间转移么?”

    “确定吗?或许,万一是他会催眠术呢?让你们产生了幻觉,然后趁机在你们的屁股上每人给了一百木板。”

    “这……”一个光头看着钢针,他怀疑,真的是中了魔术表演,让人给催眠了,就像周星驰电影里一样,有特异功能的人,总是能让你产生幻觉。

    “假如他是个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呢?”警官又说道。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们无法确认。”

    “好,详细的我们会调查,如果是他所为,我们则可以给他另加一条罪名,私自给人用刑。”警官带着笔录走了,他向高志雄汇报了信息,其中,瞬间转移、剧组、三国、特异功能这几个关键词被高志雄记录了下来,他最近的烟抽的特别凶,夏尔这小子,太神秘了,搞的一帮人都在研究他却什么都研究不出来,八字胡那边也是守口如瓶,看样子八字胡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然这么长时间他多多少少都会往外表现一点的,可是这八字胡就好像是啥事儿都没有,除了把他叫出来问话,其余时间他吃完睡觉,睡起来吃饭。

    这次把钢针叫进来,本来是想给我暴力以逼我说出古玩的来路,顺便也给我一点教训让我不敢再动高远,可是,钢针却意外的遭到了大刑。

    剧组,什么剧组呢,最近好像也没听说哪个剧组在什么地方拍三国啊,一般来说,像这种大型电视剧开拍之前都会对外界透露消息的,最起码媒体会大肆宣传,以增加电视剧开播时候的收视率。

    瞬间转移,如果夏尔真的会瞬间转移,那么这也算是特异功能的一种吧,高志雄记得上次去参加一个国际上的特意功能研究会,在会上他见识到了特异功能,那是一个行内的秘密组织,他们用特意功能破获案件,一个特异功能人士给他们表演了瞬间转移,但他表演的只是转移物体,而不适人体自身。

    三国,钢针遇到的剧组,还偏偏在汉朝末年三国时期,这又说明什么呢?难道和夏尔手上的古玩有关联吗?对啊,他卖掉的古玩全部都是汉代和三国时期的,这其中有着莫大的关系。

    高志雄现在有了一个大胆的推算,他认为,夏尔具有催眠或者瞬间转移自身人体的特异功能,而钢针遇到的那个剧组,其实是一个大的盗墓团伙,夏尔就是这个团伙中重要的成员,他负责往外秘密销售盗出来的墓葬品。夏尔利用自身特意功能的优势,去卖掉陪葬品,那是最合适不过的,因为,想要携带着价值连城的古玩随意到处走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如此推算,那个盗墓团伙假扮成一个剧组,他们的拍摄基地下面其实是一个大型古墓,而且正是汉朝末年三国纷争时期的古墓,利用拍摄三国电视剧的幌子,把陪葬品带出来,真是高明,历来恐怕这是最高明的盗墓团伙了,他们把陪葬品当成演戏的道具,这谁会注意呢,就算是商务车拉一车陪葬品,车上坐几个演员,其中再掺杂一些演戏的道具,这就遮人耳目了。

    想到此,高志雄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自己拍着手唱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他对于自己的推理佩服有加,甚至已经自己确定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接下来只需要放长线钓大鱼就好,啊哈,自己将破获一件大型盗墓案件,这案件,必会轰动全世界,到时候,把媒体往这边一请,自己肯定位于国际新闻的首页,那时候,功高啊,功高到自己都不敢想象,还不是一步青云上吗?三十里镇,拜拜了。

    高志雄越想越美,要抓住一个会瞬间转移的人,那是多么牛逼的事情,但是,要抓住会特意功能的人,他还需要去请一个人来。高志雄私下有一个好友,在特异功能界,算是个厉害人物,可此人一般很少参与社会上的事儿,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他。

    能够用高深的逻辑思维推断出事情的大概结论,可能只有福尔摩斯做得比较完美,现在,高志雄觉得自己就是福尔摩斯,他觉得,自己应该庆祝一下,于是他驱车来到官夫人的会馆,找官夫人聊聊天喝喝茶,顺便,他还要找官夫人了解一些事情,也就是关于夏尔的情况。

    官夫人经营着三十里镇最为有名的美容院以及会馆,会馆内属于贵族休闲场所,隐秘性高且非常安静舒适。高志雄在官夫人的会馆内有一个长期只属于他个人的包房,包房内非常豪华,并且娱乐设施等一应俱全,每当高志雄遇到棘手的案件或者是心烦意乱的时候,他便会来到这里,官夫人为他沏最好的茶,叫最好的中医按摩,来使高志雄获得短暂的放松。

    高志雄进入包房内,打开最适合他的灯光,把外套扔在沙发上,哼着歌儿将腿搭在茶几上。

    这时,官夫人叩门进来了。

    “哎呦,我们的大官人今天怎么有空来啊。”

    高志雄一般不会和官夫人耍嘴皮子,他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他吐出一口烟说:“想找你了解点儿情况。”

    官夫人心头一惊,官家找上门,又说要了解点儿情况,自然没什么好事儿,难道最近查的严,是要她把会馆关门停业整顿?

    “您有什么问题问就好啦。”官夫人娇声娇气道,这个年近四十的女人,有着三十少妇的面孔和风韵。

    “芸芸和夏尔是一个年级的?”

    “是啊,怎么啦?”

    “哦。”

    “你真是记性不好啦,上次我和芸芸在鹿城还遇到夏尔,你当时不是也去鹿城了,说有人要找他但是没找到,夏尔招呼没打一个就跑了。”

    “哦,我的确是记性差了。”

    “怎么?你找他有事?”

    高志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官夫人说:“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夏尔很可能和一个盗墓团伙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我推断的没错,他是盗墓团伙的出手人。”

    “不会吧?”官夫人装腔作势作惊讶状,这个女人最厉害之处就在于比演员还要更会演戏,该哭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用酝酿一下就会泣不成声,该笑的时候她不需要任何笑点就会笑出来。

    “目前我们只掌握着少量的证据,还没有可以拿出做确凿的证据,不过,我想很快就会有。”高志雄以一种正人君子的语气说道,看起来,他的确是个十足的办案人员。

    “你说的……这个夏尔的确是有嫌疑,因为据我了解,当然,这都是我跟芸芸那里了解的,夏尔原先的家庭十分贫困,但他近来忽然变得十分有钱,这钱从天上掉下来的么?难道是他失散多年的亲人去世了忽然给他留了一笔遗产?这不太可能吧。”

    “嗯,据我们了解,他出手了几个价值连城的古玩,这些古玩都来自于三国时期。”

    官夫人倒吸一口气,来自两千年前的古玩,这肯定就是跟盗墓有关系了。

    “我还是不敢相信。”

    “据了解,他跟一个伪装成剧组的人合作,这个盗墓团伙伪装成一个剧组在拍摄电视剧,他们的拍摄基地其实就是一个墓地。”

    “那你们已经调查到这个剧组了?”官夫人问道,她对这事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之,只要跟巨额资金有关系的东西,官夫人一律很感兴趣。

    “还没有,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下这个夏尔的具体情况,芸芸和他是同学,那么,是否知道这个夏尔是不是身具异能或者是经常行为有所诡异。”

    “这倒是没听说,不过,芸芸只是常对我说,这个夏尔在学校也是个硬茬,学习成绩不好,好打抱不平。”官夫人使劲回想官芸芸对他谈过的夏尔,但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嗯。”高志雄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字,又重新靠在沙发上,也就是说,他没得到有用的信息,有些不满。

    “要不这样,我让芸芸以后多注意一下夏尔,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告诉你。”

    也好,把官夫人的女人安排在夏尔身边做卧底,这是最好不过的。高志雄总不能安排个警官到学校去做眼线吧。不过,高志雄还想到了一个另外的办法,学校警卫室有一个警员,平时一般负责学校的安保工作,只要高志雄一个电话,这个人就可以时刻关注夏尔的动态了。

    官夫人给高志雄沏好茶,来到大厅,让服务人员给高志雄安排一个中医按摩师,不一会儿,一个年约二十一二的姑娘,身穿白大褂,胳膊上挎着一个塑料盒,走进高志雄的包间,当她走进高志雄包间的一刹那,她迅速摘掉胸前的胸牌,因为,那个胸牌上,竟然写着苗小希三个字。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