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取舍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贾诩与诸葛亮皆可称为当世智者,而高手过招,往往决出胜负只在一瞬之间,为了避免叫对手寻到自己的破绽,贾诩和诸葛亮都很谨慎。而相对而言,贾诩现在要比诸葛亮要轻松一些。

    处于守势的贾诩并不需要去操心别处,长安有荀彧坐镇,他只需要守住宛城不失,来日方长,一旦等朝廷腾出手来,那时再与诸葛亮分出胜负也不迟。贾诩老谋深算,胜负对他而言早已不再放在眼中,如今的他说是位极人臣也不过分。贾诩清楚,当今天子是个念旧之人,只要自己守住宛城,就是大功一件,他如今已经不需要依靠功劳来加固主公对他的依赖,而且贾诩也担心自己会面临功高震主,赏无可赏的局面。

    历代开国君主为何有杀戮元老功臣的习惯,一个原因是那些元老功臣持功自傲,嚣张跋扈,自个作死。第二个原因就是那些元龙功臣所立之功太大,朝廷赏无可赏。不赏,寒人心;赏,又无可赏,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你去死吧。

    汉初三杰,张良、萧何、韩信,因为各自选择的不同,所得到的结果也有所不同。张良深知为臣之道,在刘邦大功告成建立大汉以后,张良便急流勇退,假托神道以求自保。说起来如今在刘协治下进行道教整合的张鲁就是张良的后辈子孙。

    而萧何为求自保,则是使人故意强夺民田,自污其名。为君上者,不害怕手下有缺陷,反而最害怕的是手下太完美。萧何很聪明,通过自污让对他不放心的刘邦放了心。从而将注意力落到了韩信的身上。

    韩信是有机会与项羽、刘邦争夺天下的,只是韩信却放弃了,选择支持刘邦。若是没有韩信,刘邦未见得能打赢项羽。可就是这样一个对刘邦的霸业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的人,最后却死了。韩信做梦也没想到,当年对他发誓说不会杀他的刘邦会违背誓言,呃……要是狡辩的话,也不算刘邦违背誓言。刘邦发誓自己绝不会杀韩信,也保证韩信绝不会有斧钺加身那一日。结果韩信被萧何骗进长乐宫,囚于木笼内被人用竹刀刺死。韩信当年因萧何而得刘邦重用,被擒却又是因为轻信了萧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的就是这个典故。

    做属下不能太完美了,否则即便主公再大度,恐怕也容不下你。贾诩深知为臣之道,更不想有一日会因为刘协赏无可赏而对付自己。一般来说,跟皇帝作对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皇帝能够调动的资源实在太多,远不是个人或者家族可以对抗。

    贾诩一门心思的只想要守好宛城,完成刘协交代的任务。与其相比的诸葛亮就惨了点,诸葛亮可还混到贾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阶段,他需要为刘备开疆扩土,趁着朝廷无暇顾及的工夫,尽快拿下宛城,从而集中精力图谋巴蜀。

    在诸葛亮眼里,刘备的崛起已经晚了,天下的大势基本已经告定,河北被袁氏所占,中原被曹操所夺,江东又有孙策,仅剩下一个荆州留给了刘备。可单凭荆州一地,刘备是无法完成一统天下这个大业的。

    五家势力,朝廷最强,刘备最弱,刘备想要有所发展,那就只能依靠抢夺。可抢谁呢?江东离得倒是最近,但荆州地理位置不好,正好处在江东与巴蜀之间,刘备一旦与江东争夺交州,朝廷说不定就会出兵抄刘备的老窝。毕竟此时的刘备还是有些名不正,这荆州的主人叫刘表,即便刘表死了,他还有两个儿子。长子刘琦倒是在刘备这边,可幼子刘琮却在蔡瑁、蒯越等人手中,一旦朝廷认定刘琮为荆州之主,那就有借口对荆州出兵。

    诸葛亮之所以着急要拿下宛城,为的就是将荆州的门户拿下,将未来战场的主动权抢到手中。唯有拿下宛城,刘备才能调动兵马进攻巴蜀,否则一旦朝廷趁虚而入,那出兵巴蜀的刘备军就会变成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诸葛亮一向习惯谋定而后动,他天生谨慎,所做之事若是没有十成的把握,他是轻易不会动手。可现在时不我待,诸葛亮也只能冒险了。只是想要拿下宛城谈何容易,本来就有郝昭、高顺这两员擅守的武将在,如今又多了贾诩这个足智多谋可称劲敌的对手。张飞的武勇过人,可此时宛城的马超也不是白给。

    说句难听话,诸葛亮此时攻打宛城,一点有利条件也没有。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诸葛亮似乎除了撤军,就没有第二个选择。

    “先生,城外的刘备军不见了。”马超急匆匆找到贾诩说道。

    “孟起,你如今怎么说也是独领伏波军了,怎么还是这么毛躁,没有一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将风范。”贾诩慢条斯理的对马超说道。

    “……先生,刘备军撤了。”马超见贾诩不当回事,只得再次强调道。

    “知道,而且我知道的比你还要早。”

    “……那咱们就任由他走?不给他点教训?”马超见状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孟起,还记得主公之前的交代吗?”贾诩慢悠悠的问马超道。

    “……记得,主公命我等守住宛城。”

    “嗯,记得就好。”

    马超见贾诩又不说话了,忍不住试探道:“……先生,要不我带人出城去追杀一阵?”

    “你要是敢出城,回头我就奏请主公撤了你伏波军主将一职。”

    “为什么?”马超不解的问道。

    “因为你作为一军主将,不够格。”

    “我哪不够格了?”马超不服气的问道。

    “哼,够格?现在的你还仅仅只能算是一员斗将,但比起张辽、徐晃这些统兵大将,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我问你,你说刘备军撤退了,可你怎么肯定他不是刘备军的诱敌之计?刚从斥候那里知道消息就满脑子想着率兵去追,可你怎么不想想,万一这是刘备军所布下的陷阱呢?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孟起,如今的你已经不再是主公亲军内的成员,凡事只需听命即可,身为伏波军主将,你要学会自己用脑子。”贾诩语重心长的劝马超道。

    马超本来被贾诩说的挺不高兴,但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贾诩所言也是为他的将来着想。的确就如贾诩所言,在从斥候那里得知刘备军撤退以后,他满脑子都是追击,丝毫没有考虑贾诩所说的,万一这是诸葛亮的诱敌之计怎么办?先前宛城就已经吃过一次亏,折了李儒、胡车儿还有魏延三人。

    “先生,那依你之见,咱们该如何行事?”马超虚心向贾诩请教道。

    “等。”

    “等?就光这么等着?万一这不是刘备军的诱敌之计呢?”

    “你急什么?还怕以后无功可立?主公给咱们的任务是守好宛城,至少在他解决河北袁氏之前,咱们这边不能出问题。就算刘备军是真撤退了,可那对我们又有什么损失?把力气留着,他要是真就这么撤了,那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可那样总让人觉得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好办,等过些时日,你带着人去找刘备麻烦就是了。”

    “……先生,你先前不是说暂时别给主公招惹麻烦吗?”马超闻言不解的问道。

    “谁说我是给主公找麻烦?主公担心的是宛城有失会影响我军的后勤补给,只要保证宛城不丢,我们稍微回敬一下刘备这段时间的关照有什么不可以。而且你以为主公让我来宛城就真的只是坐镇宛城?”

    “难不成还要反攻荆州?”

    “你想得倒美。记住,你我这回顶多也就是敲敲边鼓,主战暂时是没咱们的份了。不光是没咱们的份,就是汉安军的黄忠,恐怕这回也是配角。”

    “黄老爷子……”马超听贾诩提到了黄忠,不由面露敬意。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对真正有本事的人,马超还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原本马超以为凭自己的武艺,在汉军当中单论武力至少可以排进前五,可在找了几个人私底下比试了一番过后,马超郁闷的发现,自己原先认为的前五,如今恐怕等换成前十。远在西域的吕布,马超是没办法去找,而能找的诸如赵云、庞德、典韦、张辽这些人,马超都比试过,其中赵云、典韦不相上下,庞德稍逊一筹,唯有一个张辽可以稳胜。可张辽所擅长的不仅仅是个人武艺,他的领兵能力,又能直接甩马超一大截。

    马超能和黄忠比试,倒也算是赶巧。这马超就是个武痴,赵云、庞德等人叫他缠他烦了,恰好黄忠回长安探亲,也就叫马超撞上了。本来黄忠的家眷得刘协恩典,一直在汉中与黄忠相伴,但后来黄忠率领汉安军坐镇巴蜀,家小也就被黄忠送回了长安。

    原本黄忠还想要多陪陪家人,可马超死缠烂打,最后甚至都惊动了刘协,黄忠这才勉强答应与马超比试。那一战打完,马超深受打击,消停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原本急躁的性格也由此开始改变。

    挫折使人成长,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马超就是叫黄忠好生修理了一顿才学乖,而对马超的变化,刘协自然是乐见其成,要不然他也不会放心让马超独领伏波军。

    宛城若是没有贾诩,无人能管住马超,毕竟马超算是刘协身边的心腹爱将。蔡瑁、蒯越是新人,不会选择在这时去得罪马超,而郝昭、高顺虽论资格比马超还要老,可毕竟他们比不上诸葛亮阴险狡诈,恐怕也不会看出其中有诈。他们只能保证自己不去追击,但却也无法阻止马超的决定。

    马超生平最惧者就是马腾。老马深信“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老话,所以对小马的幼年教育也是将这句老话贯彻的很彻底。小马小时调皮捣蛋,没少挨老马收拾,久而久之,老马就成了小马心里的童年阴影。老马只要一瞪眼,小马就肝颤。

    而贾诩与老马的关系又最好,早在小马奉命独领伏波军的时候老马就告诫过小马,对贾诩的话要重视,要是胆敢不听,他就要对小马如何如何。幸好宛城有贾诩在,马超翻不了天。

    ……

    “仲邈,派人去通知三将军,请他收兵吧。”诸葛亮有些失望的吩咐身边的霍峻道。

    “啊?军师,不再等等了?”霍峻闻言有些郁闷的问道。

    “不必等了,宛城的贾文和以不变应万变,想要骗他出城是不太可能了。”诸葛亮苦笑一声,摇头答道。

    “……军师,听说那马超素来骄傲,要不咱们派人去激他一激?”霍峻不甘心的出主意道。

    “不必了,等了这么久都未见那马超,恐怕是叫贾诩拦下了。那贾诩既然可以有办法拦住马超一次,那想必就算马超暴跳如雷,也不敢违抗贾诩的命令。”

    “军师为何这样肯定?”霍峻不解的问道。

    “那贾诩是当今天子身边老人,深得天子信任,而在担任凉州牧期间又与马超之父马腾交好。马超虽也得天子重用,但要论关系他并不比贾诩深厚,而且贾诩与其父交好,他要是得罪了贾诩,难保其父日后不找他算账。马超虽是一勇夫,但这点利害关系还是应该能看出来的。你若不信,那就派人去好了,只是你要小心,汉军军械厉害,其中弓弩更是犀利,别没激出马超,反倒白白送了性命。”

    听了诸葛亮的话,霍峻先是命人去通知还在带人埋伏的张飞收兵前来汇合,随后又不信邪的亲自带着一队亲兵前往宛城叫阵。结果就如诸葛亮所担心的那样,霍峻差点没回来。好在他留了个心眼,没有走在队伍的最前列,结果被他安排走在前头的几个人都成了刺猬,就是他自己,也是肩膀挂彩,狼狈而回。

    诸葛亮还算好心眼,没有在这时对霍峻落井下石,只是叮嘱霍峻好生养伤,在伤好之前,由傅肜负责。可刚刚回来的张飞就没有那份眼力界了,看到霍峻负伤,赶忙关心的询问,无心之语往往最是伤心。好在诸葛亮开口为霍峻解了围,这才没让张飞继续纠缠。

    “军师,咱们真的就这么退了?”张飞不甘心的问诸葛亮道。为了埋伏汉军,张飞带着人躲在暗处一蹲就是半宿,结果还白蹲了,这事换谁都有些不甘心。

    “三将军,宛城是荆州门户,历来便受重视。三将军先前也曾随主公在宛城待过,对宛城的城池坚固应该也深有体会。若是强攻,三将军可有把握拿下宛城?更何况眼下敌强我弱,为宛城一城而损耗过多人马,得不偿失。”诸葛亮耐心的对张飞解释道。别看张飞为人举止粗豪,但相比起不拿正眼瞧人的关羽,张飞反倒更讲理一些。

    听了诸葛亮的解释,张飞没有再坚持要攻打宛城,但对就这么撤走还有异议。毕竟方才诸葛亮也说了,宛城是荆州门户,若是放弃,那岂不是等于敞开大门任人出入。现在朝廷是没工夫来,可等他有工夫了,想来转转,到时他们这些人要怎么办?

    “……三将军,荆州其实并不适合作为主公的起家之地,尤其是荆北,失去了宛城,几乎就可以说是无险可守。而相比起来,荆南反倒要更适合防守。”

    “军师,你要放弃荆北?”张飞皱眉看着诸葛亮问道。

    “三将军莫急,待我一一道来。这荆州并不适合作为起家之地,若是能夺下宛城,封闭荆州门户,那荆北倒是可以确保不失。可眼下宛城难攻,而留给主公的时间也不多,我们只能做一选择。”

    “什么选择?”

    “是为了保住荆北放弃可成帝业的巴蜀,还是以荆北为跳板,夺下巴蜀,助主公成就霸业。”

    “……军师,巴蜀就那么重要?”

    “三将军,除了巴蜀,主公还能去何处?交州?那里人烟稀少,只能用来苟延残喘,而且一旦朝廷一统天下,是不会放任主公在交州割据称王的。”诸葛亮摇头答道。

    “……军师,老张是个粗人,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门道,俺就问你一句,对取巴蜀一事,军师可有把握?”张飞盯着诸葛亮问道。

    “无有十成把握,但至少值得一搏。”诸葛亮毫不畏惧的与张飞对视,口中答道。

    “值得一搏是吗?……好,老张信你,那我们何时动身?”

    “越快越好,早些时日我已命人利诱南蛮出兵袭扰巴蜀,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已经出兵了,而巴蜀的汉安军此时正在信陵与关将军对峙,无暇分身。与主公汇合以后,我们可以自上庸出兵进入巴东,去抄汉安军的后路,只要能破了汉安军,那巴蜀就可以说是我军的囊中之物。”

    “好,那军师咱们就速速动身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