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蔡琰倒追】

    虽然魏延明白宗教信仰对于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巨大推动力,但他不想让通天教重蹈佛教、道教、基督教的覆辙,不想让通天教过多地干涉政治,更不想让通天教凌驾在政治之上。

    所以,他严格限制通天教的活动范围,只准传教,不准干涉地方政务,更不准干涉军务。

    他严格限制教堂的规模,超级教堂内不准超过一百名教士,大教堂内不准超过四十名教士,教堂里不准超过十名,小教堂里只有一个,考虑到小教堂里只有一个教士忙不过来,容许教士的妻子或其他虔诚教徒以辅助教士的身份协助之。

    跟道教一样,虽然国家的所有法律法规都能约束到教士的活动,但这些教士却可以娶妻可以吃肉,没有其他宗教的不可理喻的忌讳。

    等通天教发展到一定程度,也等魏延的势力发展到一定程度,魏延就准备在大汉境内全面取缔其他教派,只会在那些驯化的胡人内部保留佛教,保留那个以政治信仰为主的儒教,其他的宗教,特别是外来的宗教,全部予以打击,所有相关的建筑一律改为通天教的教堂。

    现在大汉的中心是义阳,义阳的中心是将军府,将军府左侧新近落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石塔,塔基全部是用汉白玉铺就的,这白塔从东南西北四面来看都是一个笔直往上的梯子,梯子每一级分段镀金,镀金的表面形成了一段段金光闪闪的八卦图案,白塔顶部立着一杆旗帜,上面绘制着一个太极八卦图,神秘而和谐。

    那个白色巨塔便是举世闻名的通天塔,通天的梯子共有三百六十五级,每三十级一层,亦有十二层。

    通天塔同时又是大汉最大的通天教教堂,里面供奉了所有天神、天仙、地仙、人仙的雕像,特别是盘古、华胥、伏羲、女娲四大天神的雕像,都有六丈多高,通体镀金。

    阳光从通天塔的缝隙照耀进来,四大神像金光闪闪,耀眼无比,特别是他们的头顶,经常闪着耀眼的光圈,更加增强了他们的神圣感,除了魏延等少数知情人之外,所有教徒进入通天塔,看到四大神像,都不禁涌起跪倒膜拜的冲动。

    魏延参加了通天塔落成大典后,将所有后续事情都交给于吉、左慈打理,他准备从繁琐的教务中挣脱,回归到他熟悉的不必忽悠的军务中去。

    魏延回到将军府,滚鞍下马,准备牵着乌骓马进入府内。

    府门口走过一个人,将他拦住:“将军,别来无恙?!”

    声音略带沙哑,是非常好听的女中音,平淡的话语里带着浓重的幽怨。

    魏延定晴一看,原来是多日不见的蔡琰。

    自从开始陪着大儿子一起玩耍,陪着诸葛梦、樊雪、步练师三个老婆待产,魏延就沉浸在天伦之乐中,便是跟左慈、于吉两个大神棍一起创建通天教,魏延也是一忙完教务,就回来将军府,陪着老婆孩子玩耍。

    这个时候的他浑然把蔡琰忘记了。

    有两个多月没见到蔡琰,她大变样了,现在削瘦许多,下巴尖了,眼晴也因为脸蛋削瘦下来而显得大了一些,总体看来,虽然她瘦了,五官显得却更立体更精致了,清丽可人之余还显现出几分成熟的韵味,这是经历过感情磨难的女人共同流露出的气息。

    魏延不禁有几分恼恨自己的忘性,竟然把这么清丽可人的旷世才女抛诸脑后了。

    魏延很不好意思地讪笑道:“我最近比较忙,忙得焦头烂额,你最近怎么样?”

    蔡琰小脸一紧,勉强挤出委屈的笑容:“妾身在中央学堂女子学院做院长,学院里的事情,过了最忙碌的开始阶段了,现在都秩序井然,不需要我时时盯着,我现在有很多时间都是空闲无事,每天都寄情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里聊以***。”

    魏延从蔡琰嘴巴里听到***两个字,虽然他很明白蔡琰的本意,却也不免想歪了,看看蔡琰如此清丽脱俗,不觉暗叹道,这么美丽的女子只能***,当真是暴殄天物了,而暴殄天物的罪魁祸首便是自己这个整天瞎忙忙得没时间泡妞的蠢货。

    魏延一瞬间就有些鄙视自己了。

    蔡琰的话语里充满了幽怨之气,让魏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得淡淡一笑,并不答话。

    蔡琰见他一脸淡然的样子,也矜持着不说心事,她很快就想起自己这次过来凭借的一个幌子:“将军,妾身这次来,是想向你求一篇文章。”

    “什么文章?”魏延笑道:“师妹,你才高八斗,文采远胜自己,应该用不到求到自己头上吧。”

    “才高八斗?”蔡琰一头雾水,疑惑地问道:“师兄,此话何解?”

    魏延这才想起了,才高八斗这个成语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称颂曹植时用的比喻,他说:“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曹植)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现在曹植虽然出生了,却还没有名气,谢灵运还在数百年后出世。

    魏延脑筋急转,笑道:“天下才有一石,文姬你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

    蔡琰扑哧一笑道:“将军,你还记不记得是你首创了拍马屁的说法,你笑你那些下属不要拍马屁,你却对妾身拍起了马屁!”

    蔡琰小脸一紧,佯装愠怒:“将军,你这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真正才高八斗的是我父亲。”

    魏延拱手笑道:“蔡中郎高才,值得这样的赞誉,不过文姬之高才,亦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蔡琰莞尔笑道:“将军,你的词,你的文,便是我父亲在世尚且做不出。将军,你之前给师范学院做的《师说》、给政治学院做的《马说》,我在《大汉旬报》上读过了,写得精辟入理,发人省醒,妾身希望将军你也能给我们女子学院作一篇类似的文章。”

    原来,魏延现在改良了造纸术和印刷术,开始兴办一个报纸,名为《大汉旬报》,主编正是王粲。

    魏延这才想起自己十几天前给师范学院做的《师说》、给政治学院做的《马说》:“王粲把这两篇文章放在大汉旬报了?这两篇文章词藻甚是简易,不成想还能入文姬的法眼。”

    蔡琰见魏延如此谦虚,笑眯眯地送了魏延一个俏媚的白眼,然后一直不差地把那个据魏延所说是他自己创作的《师说》背诵下来:“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当背到最后面那一句“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蔡琰不禁击节赞赏道:“将军您不但开创新诗体-词,你还开创了文体新风,我们今后不用再老是写华而不实的赋了!”

    蔡琰继续念起《马说》:“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蔡琰念完,又是一阵中肯却让魏延脸蛋发热的赞扬。

    魏延心里非常惭愧,难道他能告诉蔡琰这是唐宋八大家韩愈写的吗。

    他只能一脸神秘笑意,不置可否。

    蔡琰原本一直认为自己文才甚高,除了父亲蔡邕之外,她目无余子,连那个卫仲道和父亲的弟子阮瑀在文采上都远不及她。

    她万万没想到魏延这个一直以寒门莽夫面目现世的男人一直不断地给她惊喜,让她认识到自己一直在重复前人的文赋,让她认识到自己的文采还有很大提高空间。

    蔡琰望向魏延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之情,那股崇拜之情让魏延羞惭得无地自容。

    还好魏延已经修炼厚黑学多年,脸皮练得厚厚的,既然已经把韩愈等东汉后文化名人们的诗词歌赋剽窃并挂上自己的名字,就应该心安理得地接受人们对这些诗词的赞颂,特别是那个赞颂的人是一个美女。

    魏延扑哧一笑道:“只要文姬你不要嫌弃我的文章缺乏文采就好。”

    的的确确,跟汉朝时期流行的辞藻华丽的赋,韩愈的议论文未免有些文采不够。

    蔡琰莞尔一笑,轻轻摇摇头道:“看了将军您写的文章,妾身才意识到我们大汉流行的赋都是堆满了毫无意义的华美词藻,华而不实,简直是文字垃圾!”

    魏延原本以为蔡琰这次真的是来求文章来了,他便绞尽脑汁,模仿韩愈的笔触,鼓励女子勇敢地走出家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来担负家庭的重担,来顶住半边天。

    蔡琰看罢,不禁叹息道:“师兄,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这篇文章虽然立意不错,但文采词藻跟之前两篇文章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师妹我都怀疑那两篇文章是不是你写的了。”

    魏延坦然笑道:“你就当那两篇文章不是我写的吧。”

    蔡琰笑眯眯地看着魏延:“不是你写的还能是谁写的呢,王粲只是文辞华丽,但他们见识不高,绝对写不出那样深刻的文章。”

    在随后的日子里,魏延慢慢发现,蔡琰找自己写文章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才女之意不在文,在于情郎也,蔡琰是在借着探讨诗词歌赋之名在倒追自己。

    蔡琰本来年龄不大,没有恨嫁之心,但看到魏延的妻妾们都身怀六甲了,而自己迟迟没有被魏延迎娶,让蔡琰心里烦闷无比,心里又不免对魏延有几分讨厌,讨厌他的忙碌,讨厌他的被动,讨厌他的食言而肥。

    当魏延开始创立通天教,蔡琰终于坐不住了,她心道你有时间搞什么无聊的宗教,为什么不抽点时间把我娶过去啊,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我蔡琰是你魏延的女人了,你为什么还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过呢。

    后来,蔡琰猛然醒悟,一改往昔的矜持,开始主动地靠近魏延。

    从这一天起,蔡琰便以向魏延请教的名义,堂而皇之地每天都来将军府。

    魏延只要忙完政务、军务、教务后回到将军府,他前脚到家,蔡琰后脚就来了,来了以后也不跟魏延谈感情,就只是谈诗词歌赋。

    魏延见蔡琰跟自己只是探讨诗词歌赋,心里骤然轻松很多,便放下心防,跟蔡琰探讨起文学,跟蔡琰的探讨之中,魏延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甚至于,他意识到自己长久以来的精神状态是不好的,需要调整,非常需要调整。

    自从穿越过来,魏延抑制不住体内典型性穿越者的好大喜功,恨不得把后世所有好的东西都搬过来,也恨不得马上把东汉末年的所有历史缺憾都给弥补过来,整个人都呈现出一股狂躁模样,在创建通天教这件事情上表现得特别明显。

    但狂躁的状态不能持久,持续了一年半了,最近忙完了创立通天教的琐事,魏延猛然放松下来,感到自己身心俱疲,因为说到底,在这个东汉末年,他没有知音,他做的一切都必须要苦口婆心地劝服,必须要威逼利诱,真的很累!

    当然魏延感到疲惫的最大成因还不是因为东汉末年的民众无法真正沟通,而是因为他想起了后世二十一世纪的某些民众。

    魏延每次想到后世那些从不关心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只关心自己眼前利益的民众,每次想起那些从不珍惜他人劳动、没有素质、没有廉耻、没有做人基本操守的某些年轻人,他都觉得自己现在忙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特别是搞这个通天教,因为后世那些人根本不屑于自己有没有精神信仰。

    魏延一直有种使命感,要从二世纪开始让这个国家、民族永远成为世界至尊,可想一想有那些无耻、卑鄙、龌蹉的垃圾杂处其间的国家民族有什么好为之努力的呢,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灰心绝望弥漫在魏延的心间,他甚至想完全放弃自己,开始像二世纪的土著一样生活,像曹操那样生活,不要考虑那么多后世的问题,不要去费力不讨好地做一些历史无用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