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影灵盘

    出来紫灵山,项启便一路向西,直奔狂刀门的灰岭而去。

    自然,项启临出门之前,又去了一趟宝典阁,花费几百块灵石,拓印了一份大锗岛的地形图,大锗岛的地形图倒也不复杂,凭借修仙者过目不忘的能力,这张地形图很快便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根据裘千蕊表述的内容,很快,项启在地图上勾勒出一条路线来。

    正是那条途经狂刀门、西河帮、半月谷,最后抵挡天陨城的路线。

    当然,路线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尽可能绕过了地图上标记红色的危险区域,以及各门派的核心统治区域,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真像裘千蕊所说的那般,现在的大锗岛不太平,那么即便绕些远路,多花费一两个月,也是划算的。这倒不是项启胆小怕事,进阶结丹期的他,实力更是提高了很多,他估摸着,若是单打独斗的话,元婴修为之下的修士,他倒不惧怕什么。但是,若不幸卷入大规模的集团作战或者元婴修士的战火中,那就大事不妙了。

    所以,项启制定路线的标准是,在避免通过红色区域的前提下,尽可能挑选偏僻的地带。

    不过,即便如此,穿越狂刀门的灰岭是无法避免的。

    中锗山,这座大锗岛长度第一的山脉,呈南北走向,两端皆通于海,横贯大锗岛,凌天气势,一时无两。

    不过这仅仅针对中锗山北半部分来说的。

    这是因为,中锗山呈现一种奇特景象,以柯西镇为界,南北两侧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若从柯西镇向北望去,只见中锗山完全被皑皑白雪覆盖,高耸挺拔,横亘巍峨,又名白岭;而向南望去,中锗山低缓平整,一马平川,而其上覆盖的山石,多为深灰色的黑斑石,是为灰岭。

    中锗山这种南北较大的差异,至于原因,没有人能说得清。不过,对于立派定宗的门派来说,这些貌似不重要。狂刀门只需判断出,哪里灵气浓郁就可以了。

    所以,狂刀门的所在地,自然而然地被定在白岭了。而灰岭,更多的体现在战略意义上,在灰岭站稳脚跟,也就锁住了大锗岛通往东西的要道。

    正是因此,整个灰岭被狂刀门布下一个禁制大阵,而唯一贯穿东西的通道,便在柯西镇附近。

    而柯西镇附近,狂刀门重兵守卫,并且外放十余支巡逻队伍,他们美其名曰保证过往人员的安全,其实是掌握过往人的讯息,以便掌握其他各大门派的动向。这年头做好情报工作,可比啥都强。

    项启自然不会去闯禁制大阵,那可是狂刀门元婴老祖们的杰作,他自问还没有那个能力。所以,这唯一通过灰岭的地方,就在柯西镇。

    自己来到大锗岛,并没有公开露过几次面,也不是各大门派通缉的大奸大恶之人,安全通过柯西镇,应该问题不大吧。

    不过,项启突然想起十年前在坤轩城的一事,脸上又满是阴沉之色。

    他隐约记得,在坤轩城斩杀的那个筑基修士赵宝,自称狂刀门的少门主,不会因此招来麻烦吧。

    记得当时,自己可是把赵宝的人全给灭杀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应该不会把自己的讯息泄露出去,但他也不能保证,狂刀门没在赵宝身上施展知道自己讯息的秘术,毕竟这修炼界的秘术可是五花八门。

    所以,此事还要谨慎为妙,于是项启施展了一个名为变身的秘术,把自己从一个英俊潇洒高大威猛的俊后生,变成了一个矮短粗的丑汉子。

    俗话说,过犹不及事缓则圆,项启自然不会把自己矮短粗丑到极致,只不过表露出一些此方面的倾向,以便达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

    此时,柯西镇要塞。

    关卡处有两队人马,一对由东向西行,一对由西向东行,正是通过柯西镇要塞的修士。

    而在关卡南北两侧,则各站了十余名筑基期修士,他们身着狂刀门服饰,手持莫名圆盘状法器,正是负责查验过往人员身份的狂刀门弟子。

    不过,在此坐镇的是一位结丹中期修士,姓刘名强,是狂刀门九大分舵之一的飞刀舵舵主。

    此时的刘强也没闲着,而是在据此不远的莫名山巅,暗中催动法力,用手中的影灵盘照向通过要塞之人。

    他此举的目的,正是要再次核验通过柯西镇要塞之人的身份。

    这影灵盘并不是一个法宝,而是一件法器,能够融入一个或者多个人影,而激发后,可以摄入核验之人的人影,与之比对,以便寻出目标。

    影灵盘摄入的人影,可是修士的原本身影,不受变身等秘术影响。

    而结丹修士乃至元婴修士,很难凭借肉眼看出他人的原本身影,除非修炼了某种加持视觉的神通。

    不过,这影灵盘可不是他刘强的法器,他也不想拥有如此鸡肋的法器。他才不想浪费弥之珍贵的青春年华,把它用在这上面呢。

    影灵盘是门主赵德在十年前,花费重金,恳请大锗岛第一炼器大师磐苦上人炼制而成的。

    至于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十年前杀害他儿赵宝的元凶大恶!

    十年前的一天,正在白岭闭关的赵德,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人的残影映像,他大叫一声不好,脸色也变得阴沉至极。

    他知道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自小养尊处优,骄纵蛮横,最爱沾花惹草,招惹是非。就连他,每时每刻不在担忧,若是哪天他得罪了不讲情面的强人,很可能被一刀斩杀掉。

    但是,此子毕竟是他后辈子孙中,天资最好的一人,早被他视作传承衣钵的可造之材,可不忍心让他死于非命。

    他为赵宝增加护卫的同时,也为了以防万一,在赵宝灵海中,下了一道名为影灵禁的秘术,就是在其殒命之际,把敌人真实身影传递回来,以便自己为其报仇雪恨。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一日还是来临了,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还是把自己作死了!

    痛心疾首之余,赵德也暗自欣慰,自己布下的影灵禁,果然把杀害爱子之人的影像传了回来。

    正是项启之影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