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的元婴刚出来,一道斧影就劈到了他的头顶,死亡的前一瞬,他心里全是后悔。后悔不应该参与进来,更后悔刚才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尹会主身上,而是直接进入好爷域。

    一念之差,生死之隔,老者的意识随即陷入了一片混沌。

    “呵呵。”

    尹会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杀的好,杀的太好了,如果不是我听信了他的谗言,是绝对不会出手了。为了表达歉意,我愿意送到道友五万灵石。”

    他同样后悔了,不是后悔对萧化出手,而是后悔当初端木济离开交流会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等端木济回了自己的地盘,想要再杀人夺丹,已经变得非常困难。

    “不必了,我杀了你,你的商会就是我的了,五万灵石算什么。”萧化冷声说道。从对方向白虞出手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不会放过这个姓尹的。

    “好,好,好!”

    尹会主怒极反笑,连说三个好字,“阁下胃口不小,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刚落,他就取出一套攻击剑阵。一百一十六柄完全相同的飞剑,环绕在他周身,漂浮不定。

    “去!”

    尹会主轻吐一字,密密麻麻的飞剑立刻组成一个剑阵,包向萧化,吞吐的剑光霎时间就布满了周围的整个空间。

    这姓尹的不愧是一个商楼会主,好东西果然不少。攻向他的一百多把飞剑,竟然每一把都是半天器。光这个剑阵,就够一般元婴后期喝一壶了。

    萧化手握墨屠斧,横空劈出一道血色长虹,所过之处剑光皆尽粉碎。他不是一般的元婴后期,而是接近半步返虚。更何况施展的还是顶级法术血海第一斧。

    剑阵刚一破开,尹会主的法宝就轰了过来。这一刹那,萧化似乎看到自己前方的整个天地,都无声无息的向他倒卷过来。仅仅威势,就压的他几乎窒息。

    这是一种错觉,萧化心里清楚,但这足以说明这一招的强大。刚才的剑阵,不过是姓尹的在为这一招争取时间罢了。

    根本不敢有丝毫犹豫,萧化赶紧燃烧精血,毫无保留的一斧轰出,和尹会主的法宝轰在一起。

    强大的真元反噬下,萧化甚至有了一瞬间的失神,真元如翻江倒海,鲜血从毛孔里溢出来,染红了衣袍,整个成了一血人。

    尹会主也好不到哪去,这一招本来就对他负荷极大,再加上冲击力,伤势是重上加重。不过要比萧化好一些。

    在远处观看的修士,一个个心里直呼来对了,坊市中元婴不少,但打斗却很难看到。尤其是这种大圆满的战斗,如果能从中领悟一些,他们的修为就可能再进一步。

    白虞看到萧化身受重伤,顿时满脸焦急的就要冲过来。萧化赶紧传音将她拦住,他可不想看到白虞因为她送了命。

    尹会主没有继续出手,萧化吞下一枚丹药,也在拖时间疗伤。气氛开始变得凝固起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又有一道身影冲入了战场,落在尹会主旁边,是一个圆脸的中年。之前的交流会上一共有三个元婴大圆满,除了尹会主和端木济,剩下的一个就是他。

    “尹会主实在抱歉,我来迟了一些。”圆脸中年笑道,脸上哪有一点歉意。

    “无妨,项兄来的很是时候。”尹会主淡淡回道。话里的反讽意味显而易见。

    萧化巴不得围攻他的人多一点,这样他天残神通带来的修为就会更高。所以没有出声打断,任凭二人交谈。甚至在想一会儿会不会还有人过来,毕竟姓尹的商会里,肯定不止他一个元婴。

    “尹老弟,看现在的情况,似乎和你前面说的不太一样啊。”圆脸中年道。

    尹会主凝声道:“项兄有话不妨直说。”

    圆脸中年一拍手,道:“尹老弟果然爽快,其实也没什么,你的条件再翻一倍,我帮你出手。”

    尹会主沉默了片刻,才传音说道:“我同意了,此人已经重伤,劳烦项兄作为主攻,我会在一旁伺机相助。”

    “好。”圆脸中年立刻答应,他知道姓尹的拿他打头阵,但情况确实如对方所说,一个重伤之人,应该不会给他造成太大威胁。

    萧化在圆脸中年动手的同时,修为就又攀升了一截,虽然没有到返虚初期,也相差不远了。

    “好小子,竟然还有这种手段。不过这只会让你死的更快。”圆脸中年以为萧化用了什么短时间增加修为的丹药,心里打定主意,先把时间耗过去再说。

    两人瞬间战在一起,不过圆脸中年都是一触即分,没有半点缠斗的意思,可以说只是在防着萧化逃跑。

    不过在萧化的猛烈攻击下,他身形越来越狼狈,久守必失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他也被打出了火气,准备要全力还击了。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的冰寒气息忽然出现,周围的空间似乎都被冰冻。圆脸修士身体一个哆嗦,寒气还没有临近,他就感觉自己的真元运转速度都减缓了许多,甚至经脉中已经出现了冰渣。

    逃!圆脸修士此刻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但下一瞬,他的脸上就出现了绝望,冰寒气息已经席卷到了他的身上。

    “好爷爷救我!”

    他想要开口说出这句话,身体却已经僵硬,连元婴都被冻结。整个人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座冰雕。

    恐怖的冰寒气息萧化也察觉到了,不过几乎在蔓延到他身上的瞬间,他的修为就突破到了返虚后期。真元运转下,渗入他体内的寒气已经没有了威胁。

    “姓尹的,你果然狠毒,连帮你的人都出手杀了。”萧化冷声道。刚才的冰寒气息,是对方捏碎了一枚高级冰符发出来的。

    尹会主面如死灰,他对于萧化的修为,没有多大意外,在他看来这是虚弱期过去了,人家恢复了正常。

    他没有去管锁定自己的杀意,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放声大笑,笑的身体都颤动了起来。笑声中自嘲之意越来越弄,随后已经没了声音,只看到他的嘴还在张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