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乞讨

    辛建的嘴很硬包拯见一时问不出什么,只能命人将这些丁明启的手下全部抓了起来,押往天长县城的大牢,不管怎么说拐骗民女的罪名他们是跑不了的。

    在县衙中焦急等待的闫旺夫妇终于盼回了自家的女儿。一家人在一起抱头痛哭之后,闫旺来到包拯面前连连向包拯磕头致谢。

    “多谢青天大老爷为小民做主。”闫旺由衷的说道。这一天来闫旺亲眼看到了包拯派出了全部的衙役,还动员了城内的许多人来帮助寻找他们失踪的女儿,而且包拯自己亲自参加到寻找的队伍之中,这真是把百姓的事当自己的事在办,叫他一声青天也不为过。

    “老人家快快请起。你们先回家吧,好好安慰一下女儿。”包拯急忙将闫旺扶了起来。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多做了什么,包拯所受到的教育和听到的宣传都是这样,百姓有事政府集中全力去解决。所以他只觉得自己办了应该做的事情,受到闫旺这样的夸奖有点儿不好意思。

    闫旺一家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追赶丁明启的衙役有人回来报告,有两个人爬下城墙逃到城外去了。

    “大人,我看这案子不如就这样结了。”听到消息的武柏也赶了过来,看包拯在那里深思不语,等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

    “为什么?”包拯感觉这明显不是武柏平日里的办事风格。武柏一向兢兢业业,对所办的案子从不敷衍了事,今天对这件明显没有抓到主谋的案子却要草草结案。

    “辛建已经招认了拐骗民女意图强奸的事实,其他的盐铁司的差人也都承认参与了此事。受害人闫妮也被救了出来。我们可以向提刑司上报受害人已被救,罪犯抓获,这个案子也就这样结了。”武柏嘴里说着,却不敢抬头看包拯。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包拯并没有轻易的被说服,继续追问着。

    “我们不想失去包大人,这案子再往下查下去,肯定要涉及到当朝次辅丁谓丁大人的儿子丁明启,即便是丁谓不出声,下边办事的人也会将案子摆平。可这样下来您不但得罪了盐铁司,连丁次辅都得罪了,您的这个知县也就当到头了。”武柏觉得包拯到了天长县后天长县的各方面都有了起色,如果包拯被罢了官,换了新知县天长县还指不定是什么样一种情形。为此他也只好违背自己的初衷劝包拯就此收手。

    “有道是除恶务尽,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放过他们,他们不思悔改,肯定还会祸害别人,我们就是助纣为虐了。所以即便这个官我不当了也要将此事追究到底。”包拯以前只是想让自己过上舒服的生活。大宋的文人地位高,他就去考科举,大宋官员的待遇好,他就来当官。可这几个月的经历让包拯的想法改变了很多。他发现人越在重要的位置之上越不是完全为自己活着。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县令,每一个决定也会影响到上万人的生活。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责任吧,在一定的位置上就有相应的责任。包拯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高尚可自身的责任他也不想放弃。

    “可是按现在调查的情况,证据也不能确定丁明启就是背后主使之人。我们也只能调查到这里,想要继续对丁明启等有官员身份的人调查我们县衙是办不到的。”武柏也很是发愁,明知道这事就是丁明启干的可却不能制裁他,这让人心中很不痛快。

    “你带人对那些参与此事的盐铁司差人进行审问,力争打开突破口,即便这些人以后翻供也要让丁明启的罪行公之于众,所有的证据都要固定好,将调查和讯问的口供都仔细保存,然后如实移交提刑司。促使提刑司进行调查。到时候我还要直接上奏给皇帝,请求皇帝调查处理丁明启。即便是将朝中的人都得罪光了,也要将丁明启拉下马。让他得到应有的处罚。另外派人继续捉拿逃跑的丁明启,如果抓到他那么事情就会对我们有利。”包拯下了狠心,一定要将这事查到底。

    武柏见劝不动包拯只好起身安排追捕事宜,他从本心上也不想让丁明启就这样跑掉了。

    衙役们的搜索一直未停,几天下来却一无所获。这令参加搜捕的人都很沮丧,这么大一个大活人说没还就没了。

    丁明启和庞昱之所以能够逃脱却是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因为二人一路上是乞讨过来的。当初二人从城墙上爬下来,虽然没有被抓却丢掉了身上的外衣和口袋里的钱财。为了不被抓二人也没找方向只知道跑的离县城越远越好。跑到最后二人实在跑不动了,只好在草丛中躲了一晚,第二天天明时分才找了一个小村庄为自己的辘辘饥肠找点儿吃的。

    丁明启和庞昱二人一出现就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许多人跑过来围观看稀奇。村子里也有人平常会裸露身体,可像丁明启他们这样狼狈的却没有。

    丁明启和庞昱二人经过一夜的奔跑,身上的汗液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显得身上黑一道白一道的。身上有的地方还被树枝划出了血。

    二人的惨相也帮了他们,慌称在路上遇到了强盗,很快就取得了村民们的信任,村民不但找来食物给他们,而且还找了两身旧衣服让他们穿上。

    下一步去哪成了二人最迫切的问题是接下来是要往哪里去。这天长县肯定是呆不了了。

    “去扬州府。”最后丁明启下了决心对庞昱说道。一来扬州离这里近,再者扬州知府梁玉是丁谓的学生,丁明启他们过去了会有照顾的。

    丁明启与庞昱问清了扬州的方向一路上走着就向目标前进了。白天饿了向百姓要饭,晚上困了就钻草丛。他们二人这次是吃了从未吃过的苦。

    追捕的衙役认为丁明启他们娇生惯养的肯定要走大路住旅店,因此就将重点放在了官道之上,使得丁明启和庞昱一路逃到了扬州。

    扬州知府梁玉听说门外有两个叫花了求见,还说是自己的亲戚,这让梁玉很奇怪。想不起来自己哪里有两个穷亲戚。最后他还是决定去看看。

    当站在丁明启和庞昱面前时梁玉吃惊不小:“公子你们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